自动驾驶的另一种技术演进模式

笔者完全相信现有技术路线最终能实现L5级别自动驾驶。问题是无法控制也不能预见其进程。技术厂商都有不甘人后的心态和自卖自夸的动机,倾向于乐观预期、描绘科幻的愿景、夸大自己的领先优势。考虑到可能的巨大社会效益,起码应该有人去做预研与论证。有的科研需要实验数据推动。而公路信号系统重新设计,可以先基于已有成熟技术做预研、论证和仿真模拟。等需要拿一个城市来做试验,中国的制度优势就显现出来了。

一块屏幕能改变命运?学校教育无法代替

不要嘲笑大多数人在生活中的庸俗选择,不要老想着特立独行。生活方式上,要随大流。这不是什么放弃独立思考,这是接受久经考验的群体智慧。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接受是明智的。

张军/王永钦:中国发展模式的经验与挑战,从“做对激励”到“做对价格”

从中长期的角度而言,中国过去四十年的发展战略和相应的治理结构,可以解释中国迄今为止的成功,同时也蕴含了中国未来改革的空间和路径。随着中国经济离世界技术前沿越来越近,学习和模仿的潜力越来越有限,中国正面临着从基于投资的发展阶段转变到基于创新的发展阶段的关键历史时刻;同时,随着市场的越来越完备,在从“将价格做错”转变到“将价格做对”的(尤其是要素市场和金融市场的价格)关键历史时刻,前期最优的治理结构和发展策略也应该不失时机地加以调整,这可能是下一阶段改革所面临的最大任务和挑战。

自然野生的就是最好的吗?

本文共计2925字,建议阅读时间8分钟。 作者:李子暘 一种广泛存在的迷信是:野生的动物更好,味道好,营养也更均衡。人工饲养的则不好,比如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