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车讨论中的计划经济残余

专车是大众出行,还是高端出行?其实,这个问题是一个伪问题,而且,由这个伪问题的争论,还会推出很多谬误。

勤劳与管制

当技术条件发生变化,新技术产生了新的商业模式,必然有竞争力极大。这也是为什么Uber、滴滴快的们历经折腾,仍然顽强生长,他们身后站着消费者的需求与福利。

为什么打车软件很难上市

任何可持续性经营,必须解决掉政策与法律障碍。更抽象的看,这是一场资本与僵化政策、既得利益的对决。

化工业的发展有利于环保

人类进入工业社会之后,在机械、化工等技术的帮助下,生活水平手了极大提高。不过,大多数人并没有很好的理解现代生活背后的这些技术,并且因为陌生而产生恐惧。

按学校档次定工资不是歧视

企业设置学历、学校等条件并不是歧视。这是企业寻找有能力的毕业生的一种低成本办法。最荒谬的是教育部,一边设立211、985等级,一边却发文制止企业以学校等级作为招聘条件。

中国式医患矛盾的法治死结

公安部发出过严打医闹的政策。在此次事件中,不管是在场群众、警察的观念,还是政府出于维稳之需的迅速赔偿,都立即消解了这种通过外部制度加强法治的努力。

中国经济学教育只是西化不足

不管是从当下社会观念对微观经济现象的一些错误结论,还是从现实经济发展的需要,或者从这个国家、民族的长远发展来看,经济学教育都不是西化过度了,而是西化不足。

北京最严格入学政策的暴力本质

以行政替代法律,以“宏观调控目标”替代公民权利的做法,却在这个国家大行其道,究其原因,是因为其身后的暴力逻辑。

流量包月清零是合理的

虽然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但中国国内移动通讯领域的竞争还是实实在在的。流量的打包销售,以及流量月底清零,都是一种出于经济规律的合理的销售方式。消费者不应煽动情绪,提出无理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