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创新看待医疗

除了政府管制造成的供给问题以外,也可以从企业家创新的角度,看发生在医疗系统内部的创新,可能给它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以及社会应该怎样去帮助和激励这种创新。

支持计生是“女权”的不正当竞争

强制性的一胎政策,实际上是生育意愿低下的妇女对有“生育优势”的妇女颁布“反不正当竞争法”,禁止她们利用“生育优势”换取在求偶竞争中的优势。

北京胡同值得“保护”吗?

尽管我们几乎习惯性的觉得所有老房子都应该保留,因为那里有历史的印记,但能够留在建筑史上的注定只是极少一部分,对很多房屋或者群落而言,留下一些样本也就足够了。

“免费医疗”是最坏的医疗体制

任何一项合法事业,有人可以在其中挣钱,一定会越来越有效率,越来越合乎道德,越来越造福大众;而只要免费,人性中的懒和坏一定会越来越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支持计生的“女权”错在哪里

在对生育行为的态度上,中国的女权主义者似乎更乐意认为,生育是一件妇女受害,男人受益的事情。的确,男人在生育行为中的直接付出并不多,而女性则要承受十月怀胎之苦,但由此认为生育是一桩妇女吃亏,男人收益的事 …

“保持古都风貌”错在哪里

一栋建筑事关设计师和业主自己的利益,他们对美观的看重其实超过政府的规划师,所以商业化的建筑,再丑丑不到哪去,而集体性的庸俗和丑陋,多半是城市规划师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