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政府不管禽流感

人们如果真的关心患者生死,就应该慷慨解囊,而不是呼吁“政府管一管”。嘴里说着关心,眼睛却盯着别人钱包,怂恿政府去抢,这种人非君子。市场只是免于强制,并不保证没有疾病、没有贫穷。当然了,强制更保证不了。

15080157nit0z0qroito4s

终于有人诘问:“你们总说政府这也不用管,那也不用管,那禽流感呢?”我的回答是:“也不用,虽然我本科学的是公共卫生。”

首先,定义一下什么叫“管”:

一、政府强制征税,以补贴医院、救治患者。

二、政府在“必要”时侵犯个人权利,强制治疗患者、隔离密切接触者,强制扑杀家禽。

政府的“管”等于“强制”。离开强制,就无法对抗禽流感了么?我没那么悲观,因为相信市场的力量。

先讨论第一条。一位患者被确诊为禽流感,治很贵,不治很可能死,还可能传染其他人(目前只是怀疑,没有证据),怎么办?不靠政府靠谁?

一靠自己,二靠保险,三靠借贷,四靠募捐。

命是自己的,当然首先靠自己。如果患者较富,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自然有医院给他治。患者如果较穷,担心生病没钱治,就应该提前买保险。禽流感治费用很高,但是患概率极低,所以其保费也不会太高。个人如果因为无知、省钱或者不重视没有买保险,就应该承担后果。

如果亲友、金融机构没有能力或者意愿借贷,患者就只能靠募捐了。人们如果真的关心患者生死,就应该慷慨解囊,而不是呼吁“政府管一管”。嘴里说着关心,眼睛却盯着别人钱包,怂恿政府去抢,这种人非君子。如果募捐不到足够的钱,患者就听天由命吧,想想有多少人因为没钱死于白血病。市场只是免于强制,并不保证没有疾病、没有贫穷。当然了,强制更保证不了。

再讨论第二条。某人从某摊位买了两只鸡,后来人和鸡都确诊为禽流感。患者已经有症状,想跑也跑不动,倒是密切接触者更可怕。假如政府不采取强制措施,密切接触者进入公共场所、剩下的鸡流入市场怎么办?

市场自有办法。首先,这是大新闻,媒体会报道,侦探公司什么的也会跟进。公交公司、航空公司、百货公司如果担心疫情影响生意,想知道密切接触者在哪里,可以花钱买消息,然后对客户说:“我们重金聘请侦探,掌握了所有密切接触者的行踪。他们胆敢闯入,我们先警告后开枪。”普通人想知道,可以安装手机应用,或者订阅预警短信,躲开不就行了嘛!人们真的愿意掏钱,不愁没人提供服务。

再说了,密切接触者一旦走出自家地盘,就踏上了别人的土地。那片土地的主人有权利命令其退出,射杀闯入者。这不叫强制,叫捍卫产权。密切接触者想自证健康,就必须老老实实接受隔离、体检,否则寸步难行。

鸡的问题更好解决。一旦爆发疫情,商家就必须自证清白,否则客户不买。这个时候,哪个商家敢卖可疑的鸡,就是自砸饭碗。如果谁不怕死、图便宜,去不可靠的摊位买鸡并染上病,我只能表示同情,并支持其诉讼、索赔。

疑似带病毒的鸡是有主的,如果政府出钱买鸡扑杀,纳税人就得买单。发现死鸡,要不要扑杀、扑杀范围多大都是问题。价格过高,可能导致道德风险。王局长的小舅子养很多鸡卖不掉,可能顺手就卖给纳税人了。价格过低甚至没有补偿,主人就不乐意,可能偷偷把鸡卖掉。人们只看到政府扑杀得挺彻底,看不到隐藏的风险,还不如让风险暴露出来。

防治禽流感本来可以成为一门生意,只是因为政府在管,所以未成气候。人们如果真的关心健康,并愿意为消除疫情、恐慌付费,市场上自会有商家提供服务。这可是求之不得的“刚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