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得人心的法律

执行恶法也需要成本,一旦它成为公众笑柄,被普遍抵掉,就离废除不远了。越是煞有介事地执行,让人觉得正义满满,它离废除就越远。

092944ntrktiukhsz5xw88

政府颁布任何一项法律总会有各种不同意见,这再正常不过。不同法律在舆论和执行时获得的支持,也有如天壤之别。

有些法律一颁布就被视为“恶法”,正派人士都对它激烈批评,民众拼死抵抗,法律执行成本奇高。比如计划生育,尽管条文上它尽量地使自己看起来温和一些,这掩盖不了计生三十年的血色。

有些法律受批评不那么严重,民众却不那么认真对待,一有机会就想钻法律空子。随着观念自由开放,“形式避法,实质违法”的行为,人们都不太以为然,甚至觉得光荣。最典型的是走私。很多海上的网上代购,实质就是在规避关税。民众出国旅游,总寻着法律空子往国内带点货,没觉得什么大不了。

赖昌星当年是走私大亨,媒体口诛笔伐。在赖昌星老家,当地人并不视他为大奸大恶,却因其慈善视之为能人、善人。类似还有投机倒把罪,现在大多数人视为荒谬。

还有一类法律,从有人类文明起,就坚如磐石。例如将谋杀、抢劫、盗窃和强奸定为犯罪,这是古老的文明法则。法律将这些行为定为犯罪,不仅很有必要,简直是理所当然。如果政府放任盗贼,鼓励强奸,保护杀人犯,它的最起码道义基础将不复存在。这也是为什么古今中外,几乎所有类型国家的法律,都将这些行为定为犯罪。

很多人会说,这是因为“民心所向”。这说法是对的。可是同样政府制定的法律,“民心”待遇为何如此不同。“民心”也存在标准?认为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

我的提问到此为止。“只要政府颁布的法律就是好的”,这是一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奴隶心理。对于善法的标准,一直以来争论不休。有人说善法应该提供正义、自由、秩序等,每个人都有不同看法。我的观点是:善法保护权利,恶法侵犯权利。这里的权利指人身权和财产权。法律只需要保护权利,并与正义、自由和秩序这些价值和谐不悖。

谋杀、抢劫、盗窃、强奸,这些无疑是侵犯人身和财产权的。法律理当使作恶者被惩罚,受侵犯者获补偿。唯有如此才谈得上安全、和平和秩序。无论出于“维护统治需要”还是“树立威信”,政府打击此类犯罪的正当性鲜有人质疑。至于惩罚尺度,则是另外一个话题。

政府禁止贸易,或者只允许政府渔利,不允许民众参与,大道理说破天,事实上它侵犯了个人交易的权利。生孩子先办准生证,多生孩子结扎罚款,这侵犯了个人的身体权和生育权。我们看那些饱受争议,或者已经冰消瓦解的坏政策,它们坏就坏在:侵犯权利。

理解这一点,你就能对“善法”和“恶法”有一个起码认识。观察最低工资法,它的本质就是侵犯个人和企业自由缔约的权利。一旦执行到位,就变成侵犯企业财产权的工具。政府规定,餐厅包座不得设立“最低消费”,本质是侵犯了餐厅自由定价的权利。

对于你认定的侵权恶法,应该怎么对待呢?我并不鼓励民众“积极抗法”,为了一个理念,不计成本地撞得头破血流。谴责唾弃是最低成本的,消极对待,视若无睹就不错了。在自身无损的情况下,通过建言献策,努力行动,瓦解恶法,那真是功德无量。

执行恶法也需要成本,一旦它成为公众笑柄,被普遍抵掉,就离废除不远了。越是煞有介事地执行,让人觉得正义满满,它离废除就越远。

最糟糕的情形是什么呢?明知是恶法,却要以“法治”之名要求执行。前段时间,前著名律师李庄到餐馆吃饭,服务员告知“最低消费条款”。李庄当即拿出“最低罚款3万”的政府规定恫吓。有人批评李庄是“恶法复读机”,他回应,“即便恶法也是游戏规则的准绳”。

李庄不拿出恶法,餐厅和客人之间就没有“游戏规则”吗?李庄之错,无非是将政府条文奉若神明,明知是恶,还要积极执行。很多人为李庄辩护,说“只要有好处,管他恶法还是良好”——如果是这种心态,那是只贪蝇头小利,不问是非的讼棍,离真正的法治就更远了。

注释:题图反映的是一个走私场景。

2014/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