垄断企业的致命缺陷

很多人批评垄断国企,但中国的垄断国企看上去发展得不错。经济学家是不是夸大了行政垄断的危害?微信的成功暴露出了垄断国企的致命缺陷。“干了这么多年,一直以为联通是竞争对手。没想到腾讯才是我们的最大对手。”

pencil-default

“干了这么多年,一直以为联通是竞争对手。没想到腾讯才是我们的最大对手。”据说,这是中国移动一位高层管理者发出的感叹。

无论是否真有一位移动高层发过这个感叹,在移动公司内部,这种想法一定是真实存在的。腾讯的微信,釜底抽薪一般抢走了移动们大量的短信和语音业务。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移动们还要帮着腾讯从自己手中抢业务——微信是在移动联通电信们投巨资建立的网络上传递的。

移动联通电信都是行政垄断权企业。国家暴力帮助他们阻止竞争对手进入市场。在这种垄断权保护之下,他们都成为巨型企业,营业额和利润惊人。但是,面对微信的大举进攻,他们却一筹莫展鲜有对策。这些垄断企业,财力雄厚,又有种种特殊政策,为什么就竞争不过微信呢?

这个讽刺性的事实暴露出貌似强大的垄断企业的致命缺陷。这个缺陷就是:他们永远无法适应变化。

垄断企业一般都是大企业。大企业在应对环境变化上本就有严重缺陷:反应太慢。无论垄断国企还是私企,规模一大,内部就会多多少少官僚化,更习惯于在既有轨道上前进,很难做出转折性变革。现有的优势地位,虽然带来了丰厚收益,但也成为企业创新的障碍。彻底转向的机会成本太大。

不过,大型私企,如果领导人励精图治、大胆变革、勇于突破,还有可能进行成功的战略性转变。在微软向互联网的转变中,比尔盖茨的作用不可替代。他几乎是用一己之力带领微软改变了战略方向。换个稍差的人,微软可能已成为过去时。

IBM、通用电气等企业的转变则更为成功,仍旧保持了行业领导者的地位。

垄断企业的僵化,则是“胎里带”的。不管领导人是谁,都无法改变。这源于垄断企业的本质特点:他们的生存发展,靠国家暴力禁止竞争对手入场。禁止别人入场竞争,可以,但一定要明确到底要封闭哪个产业。垄断权一定针对具体产业,比如移动电话市场不允许其他人进入。没人能垄断所有产业,更没人能预先垄断未来才会出现的产业。

在原有的产业内,垄断企业不需要考虑别人的竞争。这貌似轻松,但代价是自身竞争力必然停滞不前甚至衰退。高额的垄断利润掩盖了竞争力的不足。但是,一旦产业格局发生变化——这是必然的,国家根据原有产业划分提供的暴力保护也就鞭长莫及,不再能帮助垄断企业逃避竞争。

对,移动电话的业务由你们垄断,别人不许干。但做个门户网站,在PC上弄个即时通讯小软件,看上去和移动电话没什么关系吧。别人干这个,并没有进入垄断禁区吧。国家暴力纵使厉害,也不能胡抡乱打吧。

开始,即时通讯软件只是通过计算机发送文字,渐渐就越来越丰富。后来有了智能手机,可以安装各种软件。这些产业都不是垄断的。谁都可以来做。于是,就有了微信。

按原有的产业划分,微信算什么呢?网页?电话?短信?软件?都是,又都不是。四不像加大全乎。政府立刻用暴力打击?恐怕没那么简单。谁敢不经批准开办电话公司,就把他抓起来,这个可以做到。但从其他行业冲过来的四不像大全乎,这个……稍一犹豫,微信已经做大。等到手机短信语音业务大量被抢走,移动们才恍然大悟:狼来了!

那么,离开了国家暴力保护,垄断企业有没有可能像微软、IBM那样励精图治积极变革,成功应对环境变化呢?回答是,不可能。

对于垄断企业管理者来说,最优策略是把既有业务做大。规模越大,政治影响力越大,继续维持垄断地位的机会越大。看,我们的表现多好,没有辜负国家对我们的信任和重托。没必要开放市场,继续让我们垄断好了。

况且,创新的失败率很高。世界上最聪明的大脑用自己的真金白银去做风险投资,失败率都在90%以上。垄断企业越出本行业去创新,失败率只会更高。大胆创新者,只会因为不可避免的创新失败而被迅速撤换。

即使垄断企业管理者个人非常优秀,有灵敏的市场嗅觉,意识到产业正在发生重大变迁,想要积极应对,政府也不可能给他那么大的权力,让他大量地自由投资于未知领域。原因是:这种行为和贪污腐败乱花钱,无法区分。

为了避免贪腐,政府只能严格控制这些管理者的权限。政府给你们垄断权,是让你们好好为人民提供移动电话服务的。谁让你擅自决定投资其他的?这些投资,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吗?新业务造成亏损,你能负责吗?

可见,只要垄断企业的管理者还没有丧心病狂失去理智,他就不可能不务正业天天搞彻底革命,以应对未来的技术变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他要做的,就是延续现有的业务模式,简单地扩大规模。

这就是垄断企业注定固执僵化的原因。能改变吗?

实事求是地说,以既有业务的发展来衡量,移动联通等垄断企业做得还是不错的。电信服务的水平一直在提高,价格大幅下降。很多批评垄断企业的人不愿意提及或承认这些事实。这不是客观的态度。这种态度只能削弱反行政垄断的说服力。

中国的垄断企业,实际上身处市场经济的包围之中。他们所需的各种市场要素:原料、能源、劳动力,等等,都要靠竞价从市场中获得,并不像计划经济时期的国企那样由政府无偿划拨。市场竞争的因素,已经不可阻挡地渗入垄断企业之中。在这种条件下,努力发展现有业务,甚至在本行业范围内稍有创新,他们还是能够做到的。

没必要否认这个事实。承认这一点,也不能增加任何垄断企业的经济合理性。他们的致命缺陷,不在这里,在于不能适应变化,不能适应技术和消费者偏好变化导致的市场环境变化。

对垄断企业不幸但对社会很幸运的是,技术发展突破原有产业格局的情况,正在越来越频繁地发生。尤其是在信息产业中,原来互不相关、彼此分离的电话、广播、报纸、出版、计算机、网站、软件……正在融为一体。

一个固执僵化必须坚守原来阵地的企业,即使有国家暴力保护,面对纷繁快速变化的环境,试图“以不变应万变”,结果也只能是被消费者抛弃和市场份额流失。微信之类强有力竞争对手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垄断权对此无能为力。国家暴力并不能强迫消费者继续光顾你。有些原本被国家暴力保护的垄断企业,随着其市场地位的下降,甚至可能变成政府的财政包袱,比如报业。

国家封闭市场、用垄断来确保特殊利益,结果却是给自己增加一大堆财政包袱。这恐怕是官员们想不到的吧。国家暴力确实不好惹,但暴力并不万能。如果违背市场规律,暴力越强,施暴者的负担反而越重。这就叫做:脚上的泡——自己走出来的。

同样面对环境变化,市场应对则毫无障碍。市场的绝技是“破坏性创新”。英雄不问出处。过去如何成功,不重要,今天做对做错,才重要。让做出错误决策的企业家承受亏损,乃至失败破产,正是市场机制的一部分。在这方面,市场格外严厉而有效。

原来成功的企业,对环境变化应对好的,继续高歌猛进。应对不好的,迅速衰落。但无论怎样,市场和消费者都不受影响。新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转眼间就成为新的强者,接过被淘汰者的资源,继续为消费者竭诚服务。

新人之间,也同样是激烈的竞争。一家成功的新企业,必定伴有无数失败的创业者。和微软、GoogleFacebook同时创业却最终消失的失败者不知道有多少。一将功成万骨枯。但是要记住,是“薄情寡义”的消费者让犯错的企业家付出惨重代价。如果你想知道是谁那么残忍,让曾经辉煌的企业一败涂地,让雄心勃勃的创业者黯然离场,照照镜子就可以了。

市场就是通过这种广泛试错,加上用利润重奖成功者,来应对技术和消费者偏好等环境变化。高失败率但也高收益的风险投资是这种试错方式的典型表现。没人能预知未来。风险和不确定性永远都在。大家都要摸索。失败必不可少,关键是确保成功不断涌现。市场就是这样应对环境变化的。

实际上,这是人们应付未来不确定性的唯一可行办法。舍此之外,再无他法。

垄断企业根本就做不到市场这种全社会都有机会参与的“广泛试错”。市场的试错,无数人参与,并不在乎一城一地某家企业的成败得失,要的只是通过竞争发现最优者——无论他是谁。市场不需要诺基亚一直保持创新。市场通过苹果干掉诺基亚来保持创新。

垄断权则意味着坚守待援,他们必须确保现有垄断企业的始终成功。但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世界上无论谁也做不到。

罗斯巴德曾经预言,当代世界技术的快速发展将让国家对市场的干预越来越困难和无效。技术发展缓慢时,产业格局可能多年不发生变化。国家垄断了某个行业,就可以长久获取超额利润。现在,这种“好年景”越来越短了。国家垄断某个行业,开始可能得利不少,但技术快速发展让垄断越来越难,收益越来越低,甚至成为财政负担。

垄断是梦想,竞争是法则。明智的统治者,面对这不可改变的规律,会放弃愚蠢的冲动,服从市场的指挥。愚昧的统治者,则会继续徒劳地对抗市场,然后继续收获失败。

2013/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