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业垄断难破

盐业体制改革几乎已成共识,反对者也心照不宣。但盐业垄断集团用各种方法阻扰改革维持垄断。盐业体制改革还未进入政策讨论阶段,就无疾而终。

pencil-default

发改委下令废止《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几乎是以静悄悄的方式出台。媒体抱以了极大热情,消息一出就传遍全网,盐业股集体暴涨。盐协人士随即澄清,废止相关文件并不意味食盐专营向社会资本放开。重新看了一眼文件,没错,废除的只是《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并非《食盐专营办法》。

今年218日,中国盐业股份有限公司同样静悄悄地在北京揭牌成立。这个国资委旗下新设的股份公司,有着“谋求海外上市”的勃勃野心。它的股东是盐业总公司和七省市盐业公司,董事长茆庆国、总经理李耀强都来自盐业总公司。这分明是要“鲲鹏展翅”,大施方略的节奏,怎么可能被突然废去武功?

20135月,我曾采访多位盐业人士,掌握食盐专营改革的基础性资料。食盐行业对专营之认识,已经远超公众理解,剩下的几乎只是利益集团的盘踞和博弈。

有一种说法:食盐专营是为了杜绝工业盐渗入。其实盐业部门(盐业局和国营盐业公司)口中所称的工业盐(工业氯化钠),无论其成分还是生产流程,几乎与食盐无异。他们常年宣传的“工业盐中毒”只是亚硝酸钠误食事件。亚硝酸钠价格远远高于工业盐,往便宜东西里掺杂昂贵的东西,这是市场竞争中绝难出现的现象。工业盐和亚硝酸钠相提并论,似乎是有意的混淆。原国务院经贸委盐业管理办公室陈国卫称,“工业盐长期被当作有毒物质炒作,妖魔化,很大程度是盐业系统维护专营体制的宣传。”

实行食盐专营的另一个理由是,全民补碘。根据法律规定,盐业公司负责碘盐加工、市场供应的监督管理。盐生产成本约为200/吨,未加碘的工业盐市场价约为300/吨左右。盐企卖给国营盐业公司,价格通常为400/吨。盐业公司加碘后价格就变为1500元~2000/吨。近年部分盐业公司指定制盐企直接加碘,价格通常为900/吨。

盐业公司通过“生产碘盐指标”控制制盐企业。如果每年多给5万吨指标,就能获得超过两百万利润。盐务局(盐业公司)以此向制盐企业吃拿卡要,索要各种赞助,这在盐业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

无论媒体还是政策研究领域,主张盐业改革的声音实际已占了上风。这让盐业利益集团深感自危。原国务院经贸委盐业管理办公室陈国卫称,每当“盐改”风声放出,盐业总公司会在中央报纸“企业风采”栏目做整版报道,实际是花钱打广告。

他们要求地方盐政局加紧打击私盐,渲染工业盐危害。他们甚至会直接往高层领导写信,以错误知识进行误导。盐业体制改革还未进入政策讨论阶段,就无疾而终。

陈国卫称,“2010年改革呼声最强烈的时候,中盐总公司甚至已通知省级盐业公司作好放开专营准备。”盐业体制改革几乎已成共识,反对者也心照不宣。“只要国务院领导没下决心,他们能拖一天算一天。”

一般民众担心的,盐业竞争将导致食盐质量下降,这种焦虑其实多馀。相反,多年食盐专营导致劣盐流行,补碘过量,这些都成为大问题。盐企缺乏改进工艺的动力,民众也缺乏多样选择。只因食盐在国民经济中占比太小,人们的痛感太微弱,盐业公司才好混水摸鱼,闷声发财,人们几乎把它遗忘了。

2014/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