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NHS戴高帽用意为何?

过去被摈弃的公费医疗、劳保医疗就是免费医疗。免费的公费、劳保医疗制度从其制度本身就有控制不住医疗费用增长的劣根。

免费医疗f

原编者按:这是一篇充满激情的论述文章,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熊先军强烈反对“免费医疗”。在他看来,过去被摈弃的公费医疗、劳保医疗就是免费医疗。他指出,公费、劳保医疗从建立之日起,几乎年年发文控制医疗费支出,即便是在经济极度困难时期都是如此,免费的公费、劳保医疗制度从其制度本身就有控制不住医疗费用增长的劣根。

去年年末,有人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题为《中国“免费医疗”的可能道路》文章。作者给英国的“国家医疗服务制度”戴了一个“免费医疗”的帽子,继而以用英国医疗保障制度的优点,对我国一些持否认“免费医疗”态度专家的观点,用几乎文革似的语言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批判。

之后,笔锋一转,提出中国“实行税收筹资的免费医疗模式,比实行社会保险模式更具优势”,认为我国医疗卫生体制存在费用较快上涨的原因是“医保和医疗分属两个部门管”,只有实行免费医疗才能解决大处方、药品回扣、过度检查的“医疗体系的痼疾”,建议“应将医疗保障体系和功利医疗服务体系合并,实现国家通过税收资金免费提供医疗服务的模式”,路经是“统筹使用医保和财政资金。一部分医保基金直接用于公立医院日常收支差额和人员经费补偿,最终实现对公立医院进行全面的预算管理”。

整个文章站在“高入云端”的高度,将一个国家的医疗保障制度如“小小寰球”任意捏揉,不乏“可上九天揽月”的大气概。极具诱惑力的“全民免费医疗”,以及非常简单的几个“改革”措施,非常打动13亿中国人的内心。同时,也使从中央到地方、从多个部门到各大研究机构的决策者们、专家们、十几万医保工作者们汗颜。搞了二十多年的医保,这么简单的东西,你们都没有看准方向、找到正确的道路!

回顾我国几十年的历史,大体我们可以发现:出现重大的挫折,往往是在于犯了“简单幼稚病”的左倾错误,取得巨大的成就,往往在于尊重常识,脚踏实地。

对于这篇文章的观点,实话说真不值得费劲去一一理论。比如,即便是英国人自己也从来没宣称自己搞的是“免费医疗”,也承认存在效率低下的问题,作者在《英国时报》为英国人戴高帽子用意为何?

再比如,英国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具有很多优点,但有什么证据证明在中国实行免费医疗比实行社会保险模式“更具优势”?德国等欧洲绝大部分国家、邻居日本以及同根同族的台湾地区都实行了社会医疗保险模式,为什么在中国就没有“优势”?

再比如,导致“医疗体系的痼疾”的原因,为什么不从医疗体系中计划经济管理体制的遗留问题做文章,反而是要通过摧毁好不容易建立的医疗保险制度找出路?这不免让人联想到上世纪60时年代的那场浩劫的口号,换个词就是,目标:“免费医疗就是好!”实现的办法:“砸烂一切旧制度”。

作者最后还大言不惭地臆断“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也对医改作出了新部署,为最终实现免费医疗开辟了道路”。真怀疑这位在“国务院某研究机构”的同志,有没有真学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还是认为自己比制定《决定》的决策者更加聪明。

懂一点中国医疗保障制度的历史的人都知道,我们不是没有进行过“免费医疗”的尝试,连“免费吃饭”都尝试过。公费医疗、劳保医疗就是免费医疗。

在那个时期,医疗机构都是全额拨款养机构养人,同时通过公费、劳保医疗或交费报销或单位直接向医疗机构拨款的方式对医疗消耗性医药物质产品进行成本补偿,公费和劳保职工免费获得服务。多好的设计!合作医疗也按这个思路设计,但几乎是空无一物的免费医疗。

公费、劳保医疗从建立之日起,几乎年年发文控制医疗费支出,即便是在经济极度困难时期都是如此,可见,免费的公费、劳保医疗制度从其制度本身就有控制不住医疗费用增长的劣根!

只是那个时候,全民物资短缺,医药物质也是如此,免费医疗想免费的东西都不存在,所谓大处方、乱检查、拿回扣等“医疗痼疾”没有物质基础,而往往只有少数特权可以免费占用有限的物质,类似至今都在宣称“免费医疗”的北朝鲜。

改革开放初期,生产、流通企业包括医药物质生产领域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带来了物质供应的快速增长,公费、劳保医疗免费制度难以控制医疗费用的弊病日益显露,再加上计划经济的公费、劳保医疗制度根本就不适应市场经济体制,这才对其进行彻底的改革。

201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