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宽松的障眼法

在刚刚结束的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强调要定向调控,而非全面放水。5000亿SLF对经济的影响可能有限,但货币的口子没有扎紧,已是明显的事实。

2015081910120812

中世纪阿拉伯商业繁荣的时候,商人之间有一种有趣的交易规则。卖方以120迪拉姆(一种阿拉伯货币)的价格出卖商品,约定买方1年后支付,此时商品名义所有权已发生转移。随即卖方再付100迪拉姆,把商品“买”回来。两个交易交织起来,就是一个年息20%的贷款合同,一下突破了伊斯兰教“禁止收利息”的规定。花样虽繁,实质不变。

现代国家似乎也深得障眼法的精髓,以此突破经济生活中的禁忌。众所周知,政府开动印钞机往市场中注入钞票,直接后果是民众手中的钞票将变得不值钱。这是一种变相征税,俗称“通胀税”。

20世纪以来,尽管有各种花团锦簇的理论称,政府印钞将促进经济发展,伦理上的难关始终过不去。通胀抢劫总是被广泛地厌恶、抵制。于是,经济学界出冒出了一大堆云山雾罩的黑话,“注入流动性”“量化宽松”“货币宽松政策”,实际上都是制造通胀的委婉说法,简而言之:印钞。

当然,现代央行已基本不靠印钞制造通胀,而是通过部分准备金的放大效应增减货币供应。简而言之,假定央行规定准备金率为10%,根据放大效应,100元的基础货币(M1)最多可以创造1000元的广义货币,也就是M2M2以银行存款,支票账户等形式存在。因此,只要调节基础货币和准备金率,就能够“牵一发而动全身”。

目前央行的准备金手段主要有:一、直接调整准备金率。准备金率越低,银行就可以拆出更多钱来放贷,层层传递,就会引起信贷扩张;二、再贴现政策。央行买进商业银行未到期的票据,通过调节贴现率,给商业银行释放更多的存款。银行基础货币一增加,可以扩张的货币自然也就增加。第三就是在公开市场操作。发行银行票据、正回购、逆回购都是这一类的路数。当央行卖出票据,收回货币,这就是货币收缩,反之就是宽松化。

说到这里,再看看今天谈论的SLF(常备借贷便利)。它的实质是什么呢?那就是央行向商业银行发起,“一对一”的短期货币注入。实现方式是有价证券的抵押,或者直接是信用借款。这种“拿钱”通常用于抒解市面上的资金燃眉之急。

SLF(常备借贷便利)和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有很多相似之处,例如都是通过调节存款货币实现货币伸缩。不过“公开市场操作”麻烦一些,因为无论正回购(央行出卖有价证券,回笼货币),还是逆回购(商业银行出卖有价证券,获取货币),都需要有价证券作支持。央行和商业银行的票证事实上都有限,能够撬动的资金也有限。SLF只需要“抵押”就能操作,便利于突发状况的资金调动。

2013年初央行设立SLF,经历20136月、8月和12月的“钱荒”波动,央行开始倾向于采用新手段应对危机。20141月,央行宣布在10省市开展SLF操作试点,就是为了演练春节期间资金紧张的应对。

此次央行为何突然对五大行宣布注入5000亿元资金呢?市面上猜测纷纭。近期市场平稳,银行间的拆借利率无异常波动,没有资金紧张的传闻。很多人都在为央行放水寻找理由,例如“局部流动性紧张”“外汇顺差人民币占款过多”“新股申购密集引起资金紧张”,有些媒体甚至搬出“季末考核”“国庆节临近”的说法,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没有异议的是,市场对于此次SLF的评估都是:5000亿元量级相当于一次全面0.5%的全面降准。这是一个货币扩张的信号。在刚刚结束的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强调要定向调控,而非全面放水,这5000亿SLF很可能仅仅是开始。从时限和绝对数额看,它对经济的影响可能有限,但货币的口子没有扎紧已是明显的事实。

2014/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