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主义者的困境

文章描述了环保主义很多主张之间的自相矛盾。他们想要可再生能源,但又因为需要占据大量土地而反对太阳能。他们反对大型工程,但他们主张的小型工程反而对环境更加不利。

621eb92agw1epsi1mgh27j20dw0ab75d

拉斯维加斯西南方40英里处,莫哈韦沙漠中有一段叫做伊凡巴谷的地方。对多数旅行者来说,这个山谷长满了灌木、仙人掌和沙石。在早春的清晨,山谷的景致充满着魔幻般的色彩,美不胜收:一些奇异的野生物种如莫哈韦乳草属植物和沙漠针垫正在盛开,穴鸮、伯劳鸟等来山谷中筑巢,它们和一种叫做沙漠地鼠龟的爬行动物受到联邦法律的特殊保护。

Bright Source Energy公司计划在伊凡巴谷开发一项390兆瓦级的太阳能产业群。为了使这个项目能够顺利运行,他们得计算需要移到新家园的沙漠地鼠龟的数量,统计人员的统计数据比任何人预想的都要多。考虑到先前重新安置这些野生动物的不愉快经历和这些野生动物与环保主义者的牵连,Bright Source公司对这个项目的可行性不再像以前那样确信了。

目前,土地管理局在沙漠西南亚利桑那、新墨西哥、内华达和加利福尼亚大概有20个太阳能、风能和地热项目,俄勒冈州有至少两个风能项目正在不同阶段的开发评估中。所有这些项目都遭到环保团体不同程度的质疑和反对。一些项目也受到当地土著的反对,这其中有环保和文化的因素,因为有些地方被土著视为神圣之地不可侵犯。

笃信可再生和可持续能源的环保主义者对他们同行的反对感到既恼人又尴尬。莫哈韦沙漠是绝佳的太阳能开发之所,这些土地拥有其他地方望尘莫及的大量太阳能辐射,这正是将太阳能转化为电能以满足周边像拉斯维加斯、菲尼克斯、圣地亚哥和连接橙县、里弗赛得和圣地亚哥的大都市能源需求的绝佳之地。

2009年由议员Diane
Feinstein
倡议的法律将莫哈韦沙漠超过百万公顷的土地排除在开发之外,在到2020年加利福尼亚州电力的30%来自于可再生能源这一宏伟目标下,像Bright Source公司的这类项目变得尤为重要。

Feinstein最初的提议是要将250万公顷的土地排除在外,受到工会的抵制,他们预知这将丧失大量建筑工作机会。但是,倡议2009年分置计划的同一个团体-Nature
Conservancy
Audubon Society一如既往地反对在原生态公共土地上进行能源开发。事实是,这些土地之所以能够保持原始状态,是因为他们不适合做其他的开发。若不是最新环保要求,这些沙漠土地在太阳能开发上将是最廉价的。

在一些区域,风能即使没有政府的生产税抵免政策,也能够在市场中竞争,但是太阳能始终依赖补贴或者可再生能源授权才能在价格上与化石能源竞争。目前,太阳能的成本正在迅速下降:太阳能的主要原材料硅的价格显著降低,随着技术不断革新和完善,加工环节成本也在不断降低。由于太阳能是不连续的,需要后备能源的额外支出,但是更有效率的技术也正在降低这项成本。

20107月杜克大学的一份估计显示:美国现在已经处于太阳能比核能更便宜的临界点。太阳能在价格方面无法与传统的燃煤电厂相提并论,但是如果新的燃煤电厂被要求控制温室气体排放量(这个建议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政策支持),那么太阳能就能够与煤电一决高下了。

太阳能项目中唯一没有下降的成本是获取土地和地区开发的成本。多如牛毛的环保报告和持续不断的诉讼威胁即便没有将太阳能开发完全停止,但也着实使其步履维艰。环保团体可能也花费大量的精力与天然气和燃煤电厂抗争,但是当他们反对化石然燃料时,这些成熟行业有足够的资源反抗。不幸的是,太阳能行业正处于摇篮之中,面对扼杀毫无反抗能力。

认为太阳能无论如何都不具备竞争力的质疑声不绝于耳,尤其在Solyndra fiasco事件之后。但是Solyndra破产的原因在于太阳能技术变得越来越便宜,Solyndra和类似公司主要经营屋顶太阳能市场,而不是Mojave的大型太阳能发电站。其经营的小型屋顶装备安装更贵,而且其所处纬度的太阳能仅有Mojave沙漠的四分之一。

公用工程的装置历来比小型屋顶装置廉价,因为技术上更简单。这就相当于通过这项大型沙漠工程为广袤的沙漠安装了无数的镜子获取足够的太阳热量来加热水,然后产生蒸汽带动涡轮机。现在,即便是大型公用工程,也正转而使用太阳能面板通过光电转化过程来产生能量。

环保主义的自我悖论

几乎所有的环保组织都支持任何形式的可再生能源。地球之友(The Friends of the Earth)将自己定位为太阳能的拥趸,最近甚至威胁要起诉英国政府缩减对屋顶太阳能电池板的补贴。

美国环保协会(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在2008年的《科学美国人》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文中提出了一个宏大的向太阳能过度的详细计划,并且指出美国西南部有至少25万英里的土地适合建太阳能电厂。

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NRDC)对此也十分热心,它的网站中这样写道:在西南部将集中建设太阳能发电厂,为当地提供清洁能源。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厂是加利福尼亚的Blythe太阳能发电厂,将于2013年正式运作。

根据桑迪亚国家实验室(Sandia National Laboratories)的估计,到2020年太阳能发电每千瓦/时的成本将减少5美分,这个价格与新型火力发电或燃气发电相比具有竞争力。

但是,在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网站的下一页,质疑声随之而来。一个名为“当可再生能源遭遇荒野与野生动物保护区”的专题写到:一些特定的敏感性陆地——比如自然公园、历史遗迹和野生动物保护区——和一些生态敏感性较强的海域并不适合能源开发……NRDC并不赞同在这样的地方建能源设施和管道运输线。

历史最早、可能最具影响力的环保组织塞拉俱乐部(Sierra Club)在网站上极力赞扬风能、地热能和生物能的优点,并且对太阳能显示出极大的兴趣和热情,称其为“最清洁、最充足和可获得性强的可再生能源,美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太阳能资源。”

但是,在俱乐部中也存在不同的声音;塞拉俱乐部的几个当地分会并不希望在他们周围建太阳能设施。局外人可能把这种反对声视为“邻避主义”(Nimbyism),但是在内部这份质疑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去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将这场争论愈演愈烈。

2010年末塞拉董事会发布备忘录称“经过协商,塞拉不会阻止BrightSource公司在Mojave沙漠的Ivanpah太阳能项目”。但是到2011年初,俱乐部对Czlico太阳能项目提起诉讼。这场诉讼虽然最终被驳回,却告诉大家,开发者并没有致力于减少对环境的破坏。在诉状中有这样一段话:

对可再生能源有强烈需求的这一代决不允许任何太阳能公司在“清洁能源”的幌子下做破坏原始生态环境的勾当。在现已开发的土地和屋顶上已经有足够的太阳能可供开发以满足下一代的需求,我们需要保护沙漠的生态环境。

塞拉的前首席执行官Carl Pope尽管在他的17年任期中对这类事件一直小心处理,但这次却有些不知所措。可能塞拉的董事会认为这次需要一如既往的巧妙处置:他们通过任命Michael Brune试图平衡政策制定者和当地环保组织的冲突。但是,Michael并没能挽回局面,最终黯然离位。离开之际,他评论道:如果我们现在不保护我们的星球,那么未来再也没有一只沙漠地鼠龟能够让我们保护。

塞拉俱乐部最棘手的决定之一不是太阳能而是风能涡轮机。在马萨葡萄园岛附近科德角的Cape风能项目在环保组织之间存在分歧:塞拉跟随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同意这一项目,但是当地环保组织强烈反对这一项目,并不买账。同样的,宾夕法尼亚州的塞拉分会一直反对阿勒格尼山脉地区的脊顶风力项目。

在全国范围内,塞拉俱乐部,地球之友,保育选民联盟和其他类似组织在可再生能源项目上都存在不同意见。但是争论已经超出环保组织内部而广延至热衷于探寻理性处理资源问题的所有人。如果科学是第一参考标准,那么这些内部争论仅是道路中的减速带,最终能源政策将逐渐明朗化。然而不幸的是,科学之外的其他因素在起作用。

虽然均有保护沙漠自然景观的需求,但是以下两个集团在价值观上存在差异。尽管他们都将环保放在首位,但却是以截然不同的方式来做事,而且这种差异不是科学所能调解的。

第一种集团是环保主义者,他们的教父是塞拉俱乐部的创始人John Muir,他向后辈们阐释了自然风光的瑰丽,约塞米蒂谷就是例证,并以保护自然风光作为毕生使命。许多环保主义者甚至将他们的根源追溯至Henry David Thoreau。梭罗(Thoreau)在瓦尔登湖这片纯天然的乐土上快意人生的文字已经根植于美国人民的血液里。当梭罗走出孤独,他写道:我们并不是在坐火车,而是火车在乘坐我们。梭罗的思想在诗人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和哈得孙河画派的艺术家们手中被发扬光大。

第二个集团是自然资源保护论者。他们同意缪尔和梭罗对自然的热爱,但是对人类的作用有不同的看法。环保主义者视科学和工业为环境的威胁,自然资源保护论者则坚信科学和工业的发展是环境的拯救者。

自然资源保护论者也有他们的历史人物,排在首位的当属Gifford Pinchot和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作为国家森林服务(National
Forestry Service
)的主管,Pinchot说服联邦政府保护森林、阻止伐木。作为罗斯福政府的一员,Pinchot大大影响了罗斯福扩张自然公园的决策。

环保主义者将科学和工业为环境之大敌,但是自然资源保护论者却视其为最终的拯救者。

PinchotMuir原本互相欣赏,但当Muir读到Pinchot允许羊儿在草地吃草时,他们之间产生了激烈的争论。当1897年这两位在西雅图一家旅店的休息室遇见时,Muir急切地问Pinchot这是不是真的。当Pinchot点头后,Muir说他再也不想和Pinchot说话了。

几年之后,更糟糕的事发生了。Pinchot满心欢喜地接受在Tuolomne河筑坝,在赫奇峡谷建大型储水池以便为旧金山提供一个饮用水系统的计划。在这个计划甚嚣尘上之际,Muir简直要发疯了。赫奇峡谷和约塞米蒂国家公园一样,风光迤逦,令人称奇。他认为上述计划是对自然的亵渎。于是Muir带领塞拉俱乐部的成员一致反对这个项目,但是奥肖纳西水坝(O’Shaughnessy)还是于1923年完工了。

赫奇峡谷的争论至今依然存在。没过几年就会有人提议拆除水坝,让峡谷恢复自然原貌。最近关于赫奇峡谷需要恢复原貌的提议是由加利福尼亚参议员Dan Lungren发起的,他压根儿并没有见过这个让他不快的水坝。

在华盛顿、俄勒冈州和爱达荷,环保组织正在将其他的水坝拆除。环保主义者认为水坝改变河流生态系统,威胁水生动物生存以及对河流两岸土地造成破坏,一直将其视为对环境的践踏。

到目前为止,水利发电仍是可再生能源的主力军,但是如果塞拉俱乐部、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和荒野保护协会赢得了他们拆除水坝计划的胜利,就不会是今天的局面了。事实上,如果像风能、地热能和生物能这样的可再生能源仅是按照能源部门要求的速度发展的话,国家将在下一个十年体验可再生能源的匮乏。

不要制定宏大计划

在反对大型工程方面,有这样一群环境主义者,他们并不认为自然环境碰不得,只是反对大型工程计划。这其中典型的人物是Amory Lovins,他是美国洛矶山研究所(Rocky
Mountain Institute)的主席,美国洛矶山研究所是一家可再生能源咨询公司和智库,他的客户包括英国石油公司陶氏化学、通用汽车公司、三菱和其他众多电力和油气公司。

Lovins在追求他的环保事业过程中强调科学和经济,而不是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在2009年2月,他在纽约时报的博客中发问:“一个大的经济体难道就需要规模庞大的电厂吗?”

Lovins坚持未来的电厂应该都是小规模的,他们能够进行有效的联网式管理,也将因为多样化而更加安全。小型发电站将更容易获得融资,对市场规模要求小,资本筹划也更容易消化。Lovins很清楚以上这些,他反问道:“这个故事中的哪一部分是将市场视为圭臬的人所不能理解的呢?”

细想一下:太阳能和风能在地区之间分布并不平衡,建设大型能源基础设施以实现全国范围内的能源最优分配是不是更合理呢?圣地亚哥可能某一天能够实现全部用太阳能提供能源。西雅图与圣地亚哥不同,居民将更多的依靠哥伦比亚河峡谷的风能。由于需要大量新的运输管线,我们将在传输上付出巨大成本,尤其是当我们采用Lovins提议的小型发电站时更需要精密的传输网络。

Lovins仍然保持与塞拉俱乐部、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和其他可再生能源机构站在同一立场,即小优于大。关于建设分散化的太阳能,包括屋顶太阳能电池板的提议被一个以“小即美”为口号的环保组织发挥的淋漓尽致,又在Ernst Schumacher 1973年的同名书中得到广泛传播。

Schumacher的时间把握得恰到好处。西方世界刚从第一次石油危机的泥潭中走出来的人们还惊魂未定,许多人轻易地接受Schumacher兜售的资本过剩论,并将其归因于公司、机构、城市和组织的大型化。

Schumacher近代的追随者视全球化与资本主义巨人症有关,与环保主义的极简派艺术正相反。联邦保存研究所(Preservation Institute)甚至将Schumacher的书中要旨作为公司宗旨。这与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流行观点相反,当时人们笃信影响政策最保险的办法就是推动大型项目。

在太阳能领域,一些大型电厂还是在备受争议的地方拔地而起。2008年1月科学美国人杂志的封面是环境保护基金崇拜的人物Ken Zweibel和其他两个提出到2050年将美国的全部电网改造成太阳能的工程师。

这项宏大计划需要的并不是奇迹般的技术突破,而是大量新的太阳能场、管道线和压缩空气能源储存设施。当然,这项计划需要4.6万平方英里的土地。尽管这不足美国西南地区面积的5%,问题在于现在需要使用这些土地。这项计划标价约4200亿美元。很显然,文章作者和杂志编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搅活太阳能开发这盘棋。

斯坦福大学工程学的Mark Jacobson教授和加利福尼亚戴维斯分校的Mark
Delucchi教授在这一点上走的更远。2009年11月他们提出(只是一个大致的想法,并没有形成具体的细节)到2030年风能、水能和太阳能这三者将提供世界需要的所有能量。

让我们回到像Bright Source 和Blythe
Solar这样的公司,他们需要大片土地建设太阳能发电设备为数以千亿的家庭提供能源。Bright Source公司明白沙漠龟和其他一些濒危物种绝不是唯一的障碍,他们也需要消除将大型发电厂视为垄断的怀疑。

除了环保主义者,自然资源保护论者,还有另一个环境保护团体:零增长集团(Anti-growth contigent)。

除了环保主义者和小型化主义者,另一个环保集团也在扼杀可再生能源的热情。这便是零增长集团,他们视人口增长和资源开发为资本主义体系的缺点。一个名字再次出现,令人惊讶,他便是Amory Lovins。很显然,在他1977年的文章Mother Jones中有这样一段言论:仅仅因为人类想要就不计一切代价去发现一种名曰清洁、廉价和充足的能源几乎是灾难性的,我们应该寻找的是这样一种能源,它既能满足我们的能源需求,又不以损害我们的地球和其他物种为代价。

Paul Ehrlich在Lovins发表这一观点两年前就严厉地提出:在这个时候给社会廉价能源无异于给无知孩童一把枪。Ehrlich因其1968年的书《人口爆炸》而出名,他在全国广泛宣传人口增长和核能的危害。Lovins在20世纪70年代观点有所缓和,而Ehrlich却一贯如此。Ehrlich极讨厌核能,但是为了满足日益增长人口的能源需求,除了核能别无选择。

今天,仍有环保主义者不愿相信Ehrlich的观点是错误的。Richard
Heinberg在他2011年的书《增长的终结》(The
End of Growth)中写道:重新恢复传统的经济增长是不可能的,开发新能源不是一个权宜之计,而是长久之计。

他列举了一些影响因素:能源枯竭、负面的环境影响和持续的金融混乱。在早期的书《断电》(Powerdown)中,Heinberg指出这是关于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的虚假承诺:“每一次为了应对日益增长的食物和燃料需求,我们人类就会绞尽脑汁去开发新能源;一旦我们发现了新的能源,就宣称其比现有能源更廉价和充足,继而又继续增长人口,给环境增加更多的负担,以至于使生态系统达到不能承受之重。”

追随Heinberg哲学的环保组织会支持科学美国人2050年全太阳能发电计划吗?恐怕不会。零增长集团更倾向于反对任何形式的廉价能源。他们的目标是更少的能源,而不是更廉价的能源。正相反,要使能源更少就需要使其变得更加昂贵。

能源效率:王牌还是百搭牌?

当环保主义者在反对大型太阳能和风能项目之际,他们也模糊地提出了一些替代方案。较受欢迎的方法是使能源使用变得更有效率。塞拉俱乐部的国民能源政策是这样表述的:能源效率即为使用提升的技术和操作用更少的燃料来完成同样的服务。能源效率是清洁且富有效率的工具,有效率的转换系统和高效的沟通,建筑和设备能效标准,清洁能源融资和自动控制技术等提议的基础。

所以当加利福尼亚的Edison想要建造穿过安萨玻里哥沙漠公园的管线将可再生地热能运输到圣地亚哥时,当地的萨拉俱乐部分会提出他们可以通过节约措施节省大量能源。

无独有偶,当Next Era(美国最大的风能开发者的能源公司)提议在马林县(Marin County)建造风能涡轮机时,也遭到环保主义者的激烈反对:他们认为这是一片敏感的沿海区域,马林县居民不需要大型发电项目而可以通过一系列节约举措来节省能源。

加州格外关注能源保护和使用效率。1975年加州和全国的人均能源消费量几乎是一样的,全国水平现在已经上升了80%,而加州仍保持1975年的水平。但是在这一统计数字背后,我们也需考虑加州的两个特别因素:

首先,在过去的43年里,加州失去了它大多数的能源密集型制造企业,其次越来越多的居民在更适宜居住的地区集聚生活。然而,加州立法机构和公共事业委员会已经设计了一些卓有成效的激励措施鼓励提高能源使用效率。

节约和效率的有效性能够实现,但是却被夸大了。几年前,加州公共政策的Dian Grueneich说到:能源节约是所有能源需求中的重中之重,其影响是持久的,每花在能源节约上的一美元将收获两美元,另一美元可以用来再投资。我们并不需要Dick Cheney所说的2000座新电厂,通过对提高能源效率的投资,我们将不再需要建设新电厂,只需在必要时候替换旧的即可。

不需要任何新电厂?加州可能会为其人均能源消费量而感到自豪,但是他的总消费量却随着其人口增长在节节攀升。不乏有通过限制移民来保持人口零增长的倡议者,但是鲜有环保主义者与之同一阵营。在2009年的7月,联邦移民局对25个环保组织进行调查后发现,尽管19个都认为人口增长是个大问题,但仅有3个希望减少移民。在激烈的辩论后,塞拉俱乐部决定保持中立。

即使人口增长率已经有了显著降低,能源效率和减少能源消费之间的关系依旧扑朔迷离。1975年到1980年这段时期,汽车燃油效率标准首次出台和经济下滑的同时发力,提高了能源效率和减少了能源消费,此时这两者同时实现,但大多数情况下,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却是此消彼长。

能源效率提高使得成本降低,这将提高能源需求。这一现象是在1985年由一位研究煤炭利用的英国经济学家William Jevons发现的。他提到:James Watt的发电机比William
Newcomen的更有效率,那么煤炭消耗降低了吗?当然没有!正像Jevons说的,认为提高能源效率将减少能源消费是令人疑惑的,而事实也证明正相反。

Jevons悖论常常被称之为“反弹效应”。由于更有效率的方法降低了能源单位产出的成本,一个行业接着一个行业,一个社会接着一个社会越来越密集地使用此种能源。一些环保团体对此仍然心存疑虑。David Owen在2010年12月20日在纽约客杂志的文章中将Jevons的数据更新至当前,受到Amory Lovin的反对和David
Goldstein(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博主)的嘲讽。Lovins重提1970年燃料标准的成功,Goldstein运用加州最近的历史:虽然加州的能源使用率仍在上升,他的人均消费量却不再减少。

能源扩张

能源扩张已经成为那些想要保护沙漠和其他荒野原生态的环保主义者的热门词汇,同样在核能支持者眼中也十分有用。举个例子,自然保护协会的罗伯特麦克唐纳发表了一篇关于测算各种能源土地需求的学术文章。麦克唐纳比较了每年产生一兆能量时所需的土地。结果显示到目前为止,核能最经济,仅需要2.4平方公里,煤大约是10平方公里,其次是天然气为18平方公里,太阳能光伏大概是37平方公里。

麦克唐纳的研究正值总量管制与交易法案(cap-and-trade bill)活跃的时期。他提醒当局在制定政策时需要考虑土地使用量和开发不同能源的选址问题以便发挥土地的最大影响。它将文章命名为“能源扩张或者能源效率:气候政策对美国自然生态的影响”。

在文章发表后不久,美国参议员Lamar Alexander(核能倡导者)为华尔街日报撰写了一篇社论,文中多处引用麦克唐纳的报告并总结道:“可再生能源不是免费的午餐,它将对美国的地形造成前所未有的损害。当我们沉迷于能源扩张之际,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一下核能。”

在核能问题之外,一份美国脱离控制二氧化碳排放的声明使得环保主义者忧心忡忡。燃烧煤却不排放二氧化碳被煤炭行业游说者视为救赎之道。煤炭永远不会清洁,虽然他们可以脱硫和脱氮,煤灰也可已经处理后变得安全,唯一悬而未决的难题在于至今尚未找到能够燃烧煤、却不排放二氧化碳的技术。

美国和中国正在尝试制无碳煤。要使之成为现实,有两点经济上的考虑:首先,二氧化碳排放要变得昂贵,这可以通过总量限制和交易法案或者税收实现,其次具有竞争力的无碳能源需要变得昂贵。此时,国会对碳排放还没有采取行动,但是环境保护署正在制定这样的监管规则。随着这些像核能、太阳能和风能这样的无碳能源价格变量正日益掌握在环保组织手中,最终他们将抬高准入成本和土地成本,同时压低材料和能源成本。

如果主流环保集团过去40年中用与核能同样的思维做大型太阳能、风能和地热能项目的话,后者可能遭受与核能同样的命运。上个核电站是1977年批准的,1996年才开始建造。目前有大量的核能项目处于不同阶段的规划和初步建设之中,但是成本已经急剧上升以至于已经不能确定是不是仍值得建造。

与此同时,由于环保主义者的游说和立法对核能采取事实上的禁令,一些新提议设立的项目正在被取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核能产业目前正在使用一些环保主义的观点让核能重新回到游戏中。

至于目前关于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的争论,结果仍是悬而未决。太阳能毕竟不是核能,它没有核能那样的大规模杀伤性威胁。但是如果太阳能产业对每一英寸太阳能电板和传输线都发起诉讼的话,至少在美国,太阳能发展将不可能实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环保组织明白这个问题的多大部分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们将如何运用这部分影响力呢?

 

作者是北加州马林县的作家和金融顾问。

译者: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助理—朱琳

原文地址:The Environmentalist’s Dilemma

201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