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垄断行业的价格问题

面对拥堵问题,价格调节应该是首先而不是最后考虑的调节办法。很多人因为情绪上接受不了价格调节,就千方百计构想出如何“根本地”改善问题的方案。这不是正确的思路。

214844geff8d1fe1f300dw

政府垄断某些行业,本身往往是不合理的,需要通过放开准入障碍的办法来解决。但是,垄断产品的价格本身是否应该根据市场供需来调节,是另外一个问题。

即使是政府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根据市场需求来调整价格,仍然能够起到两个作用,一,收费能区分使用者的需求,能把产品分配给需求更大的人。二,收费能帮助政府进行成本核算,让政府好像私营机构那样了解他们提供的设施是否划算,从而为将来的公共建设规模提供指南。

认为只要是政府垄断的行业,其产品就不应该收费或涨价的朋友,不妨设想一下,如果这个道理成立,如果垄断了的行业产品就免费或便宜,那政府垄断经营岂不变成皆大欢喜的事情了?为什么不让政府把各行各业都垄断起来呢?归根结底,产品的价格是由供求决定的,不是由生产者是否垄断、政府部门是否批准来决定的。

面对拥堵问题,价格调节应该是首先而不是最后考虑的调节办法。很多人因为情绪上接受不了价格调节,就千方百计构想出如何“根本地”改善问题的方案。这些方案不管它们本身是否合理,都是关于如何改造一个更完美社会的方案。人们企图构建一个完美世界,顺带解决排队问题,这是不现实的。

正确的思路,是把当前的每个资源争用的个案都解决好,那么整个社会的资源利用才会趋向合理。改革城乡结构、提供更多交通工具、改变中国人回家过年的习惯等等,或许都能解决拥堵难题,但这些都不与用价格机制来分配目前稀缺的道路使用权的方案矛盾。

同样的错误逻辑,也出现在人们关于如何治理交通拥堵的建议上。他们建议改变道理设计、治理公务用车体系、甚至建议政府机关搬出市区。鸡肉供不应求了,人们却坚决反对鸡肉涨价,转而主张和盼望牛肉增产并为其他人所接受。

人们希望把整个社会改造得足够好,以致使得眼前的资源稀缺变得不稀缺,不需要增加负担,这种愿望可以理解,但不现实。

2015/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