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何时成为全球货币?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继续生活在美元的阴影里显然是不合适的,人民币应努力追求全球货币的地位,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之后又一个国际储备货币。

100031gtl6t5dzb6zbjb6e

近期全球市场风雨飘摇,无论是欧美市场,还是新兴市场,股市均大幅下挫,新兴市场货币大幅贬值,新一轮经济金融危机似乎正在迫近。当前市场关注的一大焦点在于美联储加息的“靴子”何时落地。

实际上,美联储加息是单选题,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后救市,美联储通过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将联邦基金利率长期维持在0附近,联邦基金利率不可能为负,所以留给美联储的选项只有加息一条。加息意味着美联储彻底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只是市场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加息。

但吊诡的是,现在不管美联储加息与否,市场均视为利空。为什么呢?因为市场认为,美联储加息肯定是因为经济形势彻底转好,现在迟迟还没有加息,那说明美国经济还没有企稳,考虑到股指自金融危机以来已经大幅上涨,后续上涨需要经济基本面的支持,如果经济并没有预期的好,那么股指就会下跌;如果现在加息,那么意味着流动性的收紧,市场利率上升,股票作为风险资产其价格更会下跌。

自从黄金退出货币流通领域以来,美联储主宰的美元一直扮演者全球本位币的角色,美元流动性的收缩会直接导致全球流动性的收缩,美元一加息,全球利率水平都会因此提升。

金本位时代,纸币的发行是和黄金挂钩的,那时候各国央行储存了大量黄金,每收储一定的黄金才能发出去一定的货币。譬如,在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之前,美元是有含金量的,就是政府保证一美元可以兑换多少黄金。二战后至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前,一美元就可以兑换0.88867克。金本位时代,欧洲的货币也是和黄金挂钩的,英镑的名字pound本身就是重量单位,代表多少的黄金。

自从金本位被废除以后,各国货币彻底与黄金脱钩,理论上没有了黄金的束缚,各国央行爱怎么印钱就怎么印。然而,这并非好事。因为纸币如果发行无度,就会导致经济崩溃,纸币本身就会变成废纸一张。

那么发行多少货币合适呢?在没有了黄金这个“锚”之后,并不好确定。于是,一些国家或地区“偷懒”,既然不好确定,那我们就跟着美元走吧!毕竟美国是全球经济老大,美元发多少我们就发多少,我们的货币和美元挂钩。

典型的如港币,就完全和美元亦步亦趋,港府公开保证港币和美元兑换比例保持稳定,这意味着港府不会多发港币也不会少发。多发了,港币相对于美元贬值,美元市价高于官价,那么就会有人以官价买进美元以市价抛售套利,少发了,港币相对于美元升值,美元市价低于官价,就会有人以市价买进美元以官价卖出美元,这种套利行为保证了港币和美元汇价的稳定。

人民币的发行虽然并没有公开声称与美元挂钩,但是从实践看,还是与美元保持着较为稳定的联系,也就是一直是以美元作为隐形的“锚”。翻开中国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其资产端近80%是“外汇”——其中绝大部分是美元,而央行的负债,众所周知基本上就是发行在外的所有人民币。财务上,资产和负债是一一对应的,这意味着央行发行的人民币绝大部分是以买进美元的方式来实现的。

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金本位下,央行买进黄金,发出货币?没错,当前人民币的发行方式很大程度上是以美元为本位币的。过去十多年,中国出口累积起来的巨额外汇被央行收入囊中兑换成了人民币在国内流通。这与金本位时代,黄金辛辛苦苦从地下挖出来然后转运至中央银行的地下金库兑换成纸币异曲同工。如果说有差别,那就是地下金库的黄金不能带来任何收益,中国人民银行则可以把收进来的外汇储备投资于美国的生息资产赚取收益。

正因为人民币和美元这种隐形的挂钩,美元收紧,人民币也很难再行宽松。然而,美国实行零利率多年,加息是内在要求,零利率不可能永久实行下去;中国当前经济则恰逢重大的转型期,增速不断下滑,市场流动性紧张,迫切需要进一步释放流动性、降低人民币利率来挽救经济。

当人民币面临降息压力时,美元却面临加息压力,而作为“本位币”的美元显然是不会考虑人民币的感受的,美元加息势在必行,人民币若仍坚持宽松,那么人民币只有贬值一条路可走了。

这就是前期人民币兑美元中间汇价突然大幅下调的一个主因:乘着我未降息你未加,把人民币一次性贬值到位,那么到时候我真降了,你也真加了,汇率也不会有太大的波动。所以,从前期人民币主动大幅贬值看,人民银行的降息决心还是很坚定的。

有人说,人民币主动贬值是为了刺激出口,这是不对的,今年前7月虽然出口负增长,但是进口下滑更快,所以净出口反而同比增长100%,前7个月贸易顺差已达到1.87亿,照这个速度下去,今年的净出口很可能超过20082.4万亿的峰值。拉动GDP的三驾马车之一的是净出口而非出口,既然净出口那么猛,没有必要贬值货币。实际上,其后央行副行长易纲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贬值10%促进出口是无稽之谈
”。

美元作为全球货币的“本位币”,其享有类似黄金的避险地位,也正因此,每逢全球重大危机,美元资产总是会得到追捧,美元资产总是能够享受到一定的风险溢价。

2008年金融危机虽然发端于美国,但是受到严重打击的是全球其他地区特别是新兴市场的金融资产,美元资产则受到的打击很小。这个从金融危机后美国股指领先全球主要市场的表现可以得到证明。此次捕风捉影的全球危机,又是以新兴市场的股指跌幅远超美国而开始。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继续生活在美元的阴影里显然是不合适的,人民币应努力追求全球货币的地位,力争进入SDR俱乐部,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之后的又一个国际储备货币。

实际上,当前人民币一系列的汇改均是朝上述目标努力的。前期一次性大幅调整汇率中间价,也是为了淡化中间价的官方色彩,与市场接轨。

只要中国经济保持持续的稳定增长,人民币升值是大势所趋,成为全球货币也是指日可待。到那一天,人民币资产也会成为市场的避险选择。

2015/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