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法自毙的大众公司

企业并不总是欢迎自由竞争,他们经常一有机会就利用政府打击竞争对手。不过事情发展往往超出他们预料,最后作茧自缚。大众汽车“排放门”事件恰如其分地说明了这一点。

091648pmm6fe3zfo6pfz1m

企业并不总是欢迎自由竞争,他们经常一有机会就利用政府打击竞争对手。大企业指责闯入者扰乱市场秩序,小公司指控巨无霸垄断;工会要求提高最低工资,完全不顾低收入者死活;食品巨头推动严格的安全标准,恨不能将街边摊一扫而空。这些情形都很常见,不过事情发展往往超出他们预料,最后作茧自缚。大众汽车尾气检测作弊事件恰如其分地说明了这一点。

多年以来,大众汽车一直是涡轮增压发动机的普及者,这给了竞争对手很大压力。这种发动机减少耗油量同时还能减少污染物排放,缺点是配件复杂且昂贵。据说兰博基尼总裁对此评论:“涡轮增压是给那些无法达成预订目标的人准备的方案”。

这原是汽车发展的技术分歧,无可厚非。问题在于,大众汽车大力推行新技术,是在迎合严苛的环保要求,同时也是环保新标准的鼓吹者。温室效应在科学上还有争议,这不妨碍政府在环保的政治正确下,不断提高标准。

最近几年,欧盟对汽车废气排放和耗油量的要求,越来越严格。按照减排计划,很多欧洲车厂沿用多年的传统发动机未来难以达标。大众汽车对苛刻的新标准不置一词,广告上还猛打环保牌。

环保不是没有成本,大众汽车本身就是受害者。此次作弊的原理是这样:汽车上装置软件,连带传感装置,自动识别汽车处于检测环境,并向发动机发送指令,开启尾气净化。当汽车正常行驶,尾气净化系统关闭——整个过程神不知鬼不觉。业内人士估计,大众要为这套软件装置额外花费数千万美元。

这笔开支是划算的。尾气净化需要尿素融液喷射,这种融液需经常添加,一旦缺少将引起系统故障,影响汽车使用。作弊减少了融液消耗,减少了车主添加尿素融液的麻烦和开支。欧洲一些国家对高排放汽车征收尾气税,大众既提供高排量汽车,也帮车主省了一笔税。既迎合环保需求,获得美誉,同时降低成本,扩大销量,大众各方讨好,销量几乎占欧洲汽车市场的半壁江山。

一方面迎合环保观念,别有用心地鼓吹汽车环保新标准,另一方面弄虚作假,欺骗消费者,这才是大众汽车最该受谴责之处。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此之谓也。很多人说:企业要生存发展,自然要借力用力,追逐利润最大化。大众CEO文德恩可以这样想,观察者有必要指出:企业行为要贪恋眼前利益,也要顾及长远,评估政策的合理性,并做出正确响应。为恶法添砖加瓦,到头来成为恶法牺牲品,没有人会同情。

环保管制会推高成本,行业失去竞争力,最终损害消费者利益。大众汽车对此非常熟知,他们不应迎合公众话语,标榜自己高风亮节,鼓吹更严标准。大众不惜作弊,也要维护无法企极的严厉标准,甚至利用政治正确贬低对手。

早在1997年,福特公司就被曝出货车上安装了类似的作弊装置。去年韩国起亚和现代汽车也因为操纵测试数据,被罚款1亿美元。严格的环保法规正逼迫企业做出不法举动,正如高税收环境下,逃税必定盛行。英国金融时报称,采用作弊手段应付测试,这种做法在汽车界很寻常,大众汽车只是这场作弊竞赛的失败者。可见,在环保政治正确下,汽车业的潜规则已多么败坏。

环保是有成本的,追求高标准环保,必定要牺牲汽车的性能、便利和价格。正确的做法,是企业自发地寻找平衡点,消费者自由选择,在各项优劣上做出选择。企业当然可以宣传环保,但是不应该被置于生死存亡的境地上。政府标准的最大问题是,它很容易被绑架抬高,并且强制执行,直接影响产品能否上市。这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企业竞争余地也变少。

从某种意义说,大众咎由自取,不值得施予太多同情。汽车业能否打破沉默,对严厉的环保管制发出抗议,这才事关长远。节能环保可以成为招牌,但不能关乎生死。环保标准应该很宽松,让企业和消费者有更多选择,并且最好由民间评级,而不是政府颁发准生证。

如果汽车业不作反思,落井下石,一再鼓吹更严格的环保标准,绳索迟早会套到自己头上。在极端环保主义者看来,汽车本身就不环保。

本文发表在2015928日的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