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人民币与SDR

随着IMF将在本月底完成人民币是否加入SDR的最终评估,人民币加入SDR的话题更趋热门。什么是SDR?人民币为什么要加入SDR?人民币能否最终加入SDR?

105035wgcxt1gyglbligba

今年下半年以来,有关人民币加入SDR一直是财经媒体热炒的话题。随着IMF将在本月底完成人民币是否加入SDR的最终评估,这个话题更趋热门。那么,什么是SDR?人民币为什么要加入SDR?人民币能否最终加入SDR?本文也来凑个热闹,聊一聊。

SDR是英文Special
drawing rights
的缩写,翻译过来就是“特别提款权”。它是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分配给会员国的一种使用资金的权利。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基金组织的贷款,还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因为它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有的普通提款权以外的一种补充,所以称为特别提款权。

没有金融知识基础的读者听起来很费劲是不是?可以把IMF想象成一家银行,SDR好比是储户(各会员国)在银行的存款记账单位。当前中国在IMF95.259亿个SDR,占IMF全部SDR4%

SDR的取得有两种方式,一是由IMF按照由议定的份额(会不定期调整)分配,二是从其他会员国买入。怎么买呢?用IMF认可的用以交换SDR的一篮子货币。当前这个货币篮子是由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构成。

一般来说,不会有会员国主动用一篮子货币来兑换其他会员国的SDR,往往是会员国向IMF申请用SDR换取一篮子货币(好比“提款”drawing),然后由IMF安排外汇(实际上就是一篮子货币)富裕会员国予以兑换,这样的话,申请国在IMFSDR头寸会减少(相当于存款减少,因为提款了嘛),兑换国在IMF的头寸会相应增加。

对于IMF来说,会员国之间的SDR头寸交换不改变总的SDR规模(SDR总规模会不定期增加,历史上已经进行了5次增发)。

哪些国家会找IMF要求动用SDR“提款”呢?当然是经济遇到困难、外汇入不敷出,急着用钱(外汇)的国家,这个和个人去银行提款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不急着用现金,大家一般不会去银行提款。所以,这个SDR虽然属于一种储备资产,但不能直接当外汇使用,必须在IMF兑换成一篮子货币才能使用。实际上,市场也不接受SDR。好比你在银行里有存款,但是不可能直接拿着存折去商场买东西,商场不会接受你的存折,商场只接受现金(刷卡也是现金支付的一种方式)。

国际交易不像国内交易,货币的选择始终是一个难题。国内交易没得说,一般都默认使用该国发行的货币。这种使用往往是一种自觉的行为,别人都在用一种货币的时候,你不用的话只会给你自己带来不便。但国际交易用哪种货币充当支付手段,这个就不好说了,因为没有全球政府,没有占绝对统治地位的货币。

以前曾经有过,那就是黄金,黄金那时候是国际贸易的终极支付手段,全球都认可。金本位崩溃以后,黄金退出了货币流通,国际交易的支付货币就五花八门了。理论上,只要交易双方认可,任何货币都可以充当支付手段。但实际上还是倾向于选择自己熟悉的货币。

二战后,美国一跃成为全球头号经济强国,美国也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既然大部分贸易活动与美国有关,美国企业肯定倾向于用本国的货币美元作为贸易结算货币,那么自然而然地,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就得到了确立。逐渐地,那些与美国无关的国际经济活动也多会选择以美元结算。

随着美国经济地位的衰落,欧洲、日本相继崛起,他们在全球经济活动中扮演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他们的货币在国际上使用的机会越来越多。这是马克、欧元、英镑、日元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根本原因。

现在,轮到了人民币。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跃居全球第二,世界最大的货物贸易国。中国的资本开始走向世界。伴随着中国经济向全球扩张,人民币也一路在全球各种场合得到使用。目前,全球共有189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使用人民币作为国际结算和投资货币。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统计,人民币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第四大支付货币、第六大外汇交易货币、第六大国际银行间贷款货币和第七大国际储备货币。

也就是说,综合来看,继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之后,人民币已经自发成为全球第五大国际支付货币。现在的问题是,全世界都基本上接受了人民币作为国际支付的手段,但是在IMF那里,SDR却还兑换不了人民币,IMF篮子里还没装上人民币,这严重脱离了全球经济的发展。

可以说,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是中国人民的愿望,也是全世界那些接受用人民币作为支付手段的人民的愿望。如果SDR篮子里有人民币,那么国际支付中经常用到人民币的国家就可以方便地在IMF那里直接用SDR兑换到人民币,这完全是服务会员的大好事,这甚至是提升IMF自身形象和办事效率的好机会!

某种程度上说,人民币不加入SDR,与其说是中国的损失,还不如说是IMF的损失。所以,IMF总裁拉加德说,人民币纳入SDR不是一个是否纳入的问题,而是一个何时纳入的问题。

SDR设立的初衷是为了补充当时国际贸易中黄金和美元不足的问题,是人为创造的一种国际支付手段,但是自创立之日起,它就在国际支付体系中就没有扮演过重要角色,近于可有可无。按照IMF自己的说法,SDR的规模很小,只是全球GDP0.33%,全球贸易的1%弱以及全球储备的3%。可以说,有没有SDR并不影响到当前全球贸易的开展。

IMF自身也想积极推动SDR的应用,扩大SDR的影响力。怎么推动?将全球第二大(购买力平价第一大)经济体的货币纳入SDR篮子就是很好的举措。没有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支持,SDR是难有更大的作为。

人民币有没有纳入SDR,并不会影响人民币的国际化,只要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那么人民币的国际化只会越来越深入,人民币在全球的地位会越来越重要。这一点,无论是IMF,还是美国、欧洲、日本等都心知肚明。相反,如果继续拒绝人民币加入SDR,那么一旦中国另起炉灶,像设立亚投行一样,自己单独组建“朋友圈”,那么就很尴尬了。

对于人民币来说,加入SDR篮子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它等于昭告天下:人民币正式成为全球五大储备货币了!这就好比举办婚礼并不影响婚姻的合法性,但是婚礼可以很好地起到向亲朋好友广而告之的目的。

虽然加不加入SDR并不影响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但是加入本身客观上可以起到约束人民币的作用。既然正式成为SDR一篮子货币,那么人民币今后的发行管理必然受到更严格监督,也基本上堵死了人民币的退路,必须继续朝着成为负责任的国际货币道路上迈进。

这好比当年加入WTO。加入WTO意味着我们再不可能倒退回去关起门来搞经济了,开不了小差,打不了退堂鼓。无论国内政治气候如何,只有继续开放这一个选项。这可以说是中国经济发展道路的一个外在保障。加入SDR可以起到防止人民币改革走回头路的作用,这或许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制度保障。

2015/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