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闷的背包客 ——评海淘新政

这是一个必然出现的政策,并且,算不上什么重大改变。可以说,我并不反对这个政策。那些看到关税发生些许变化,就惊呼大事不妙、自由贸易在中国岌岌可危的人,实在缺乏对事实的起码观察。

背包客

前几天去电视台对话节目中谈“海淘税收新政”的话题。此前,我因为要写“财经十事”,看过一些相关的分析报道,对此政策已经有所了解。

对话节目一般都安排正反两方,观点对立,通过辩论让观众了解新闻事件。我估计电视台给我安排的是反方。他们认为我主张市场经济、自由贸易,一定会反对海关加税。其实,我的看法是,这是一个必然出现的政策,并且,算不上什么重大改变。可以说,我并不反对这个政策。

到了电视台以后,看到同来的嘉宾中有一位做跨境电商生意的。我想,这位总该是反对税收新政的吧。没想到,一聊之下,他对新政也举双手赞成。实际上,那期节目中包括我在内的四位嘉宾,都支持或者说不反对海淘税收新政。

跨境电商为什么支持呢?原来,和很多人的印象不同,跨境电商其实一直都在交税。他们和一般进出口贸易商没多大区别。只不过,他们是通过互联网做生意的。国内客户通过网站给他们下订单,他们在境外设有专门的机构,联系供货商进货,然后给国内发货。发货报关的程序,各项海关管理措施,和一般进口商一致,该交的进口税,照样交。

因此,这次税收新政对他们并无影响。受新政影响的,是那些“背包客”。这些背包客并不算是跨境电商。他们通过海关时的身份是旅客,只不过,他们利用进出境的机会,随身携带一些货品——用背包背着,到国内来出售,或者给亲朋好友捎带。除此以外,还有从境外通过邮寄渠道向国内发货的。

自带或者邮寄,都属个人行为,和进口贸易不是一回事,应该区别对待。海关以往对此也确实并不严查,免税区间很大;即使在收税范围内,税收也有优惠,也就是征收所谓“行邮税”。这种行邮税比一般货物进口税要低。

这次新政的内容,概括来说就是,对背包客不再有税收优惠,改为按照一般货物进口征税了。也就是说,对线下进口商、跨境电商、个人携带、邮寄等,征收统一的进口税。当然,对旅客还会有一个随身自购物品的免税额度,但这个额度也不大。

可见,新政是精准对着背包客来的。怪不得跨境电商会很欢迎很高兴。新政等于帮助他们减少了竞争对手。果然,政府在解释推出新政的理由时,重要的一条就是“为了实现税负公平”。

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确实,对背包客的货物免税和税收优惠,本来基于这些是人们入境时携带的正常自带物品。对自带物品也要征税,未免太过苛刻;况且,海关对所有旅客的行李都进行检查、估值、收税什么的,也太麻烦。人员进出海关时,快速畅通也很重要。

可是现在情况已经大不相同。很多人利用这个优惠,大量携带或者邮寄货物,进行商业化经营。背包客和其他进口商已经没有区别。既然商业行为没区别,税收为何要区别对待呢?

不过,我不喜欢“税负公平”这个概念,这个概念很容易被滥用,导致税收之间的攀比。我认为“简化税制”更有说服力。

评价某种税时,税率高低固然重要,税制是否简单明确,同样重要甚至更加重要。

当代很多国家的税制都非常复杂,各种优惠、抵扣、减免、暂行……层出不穷。各个利益集团都竭力在税收上为自己打开一个缺口,只放自己过去,把别人拦住。大家都这样做的结果就是,经年累月之后,税收体系变成一个极端复杂的混沌体。专业人士才能勉强理清其中的门道。

美国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的一个情节让人印象深刻:蒙冤入狱的银行家,精通税收体系和种种避税手段。这种技能太有用了!以至于狱警排着队请这个犯人来帮助填表报税。他对一位警察说,你这支枪是自己买的,但用于公务,可以抵扣一笔税。那警察听着,一脸茫然。要不是银行家提醒,这个警察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知道法律中还有这一条。

有人会说,税制复杂,虽然让人多花时间和精力,但毕竟减了税,也是好事啊。这种说法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税收除了增加企业和个人的经济负担以外,还有一种不可避免的效应,那就是扭曲生产。所有税收都必然扭曲生产,只是程度和方式不同。

收人头税,人们就会隐匿人口;收流转税,人们就会现金交易、不开发票;按工资收税,工资以外的非货币福利收入就会增加;收利润税,企业就会瞒报收入;收房产税,评估房产现值就成了腐败之源。曾有某国按窗户数量收房产税,结果现在去那里还能看到很多窗户很少的房子。

指望税收不扭曲生产是不可能的,但应该尽量选择那种对生产扭曲小的税收方式。税制简单、一致,对生产的扭曲就比较小。

如果对背包客一直沿用原有的税收优惠政策,那么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背包客的行列,甚至那些原本从事正规进口贸易、跨境电商的人,也会千方百计地把自己的业务归入“海淘”的范围,以求减免税收。一些小进口商,会干脆转而去做背包客。这无异于引发了大规模的企业政策投机行为。表面上看,这种行为对消费者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但实际上,这种政策投机行为造成的浪费,巨大无比、弊端很多。

正规的进口商或跨境电商,需要和境外的供货商建立正式业务关系,签订合同,开设银行账户或信用证,对商品做出必要的核查和检验,运输、包装、中文标识都很正常,国内也有相应的售后服务和质量保障。这种跨境商业网络的建立,需要时间和投资。

相反,背包客在境外只是一般的消费者。他们购买的货物,是国外市场上现成的商品。这种行为如果只停留在个人消费的层面上,没问题;如果大量本来应该由进口贸易完成的交易,却因为政策投机的需要,转而按照背包客的方式进行,则会扰乱国外的零售市场,引起其他国家民众的反感。一个万人大工厂的食堂,不去批发市场采购食材,天天派人去社区菜市场买菜,一卡车一卡车地买,动辄来个一扫光,一般消费者很难不烦。

另外,背包客生意还会因为缺乏必要的跨境商业网络,在运输、销售、消费的各个环节都留下隐患。

比如,某人托朋友从国外给孩子购买维生素片,但孩子服用后发生不良反应。家人大惊,到医院检查才得知,因为看不懂包装上的外文说明,他们是按照正常剂量的三倍服用的。

当然,有人会说,这些问题都不难克服。还是免税便宜更重要。但是,还有更麻烦的事情。

如果正规进口商长期缺位,背包客大行其道,境外的人也不是天使。早晚都会出现专门“伺候”背包客的店铺。由于不是正规贸易,没有那些相应的商业制约机制,背包客引发的商品质量、安全等问题会越来越多。

实际上,稍一思考就会意识到,有中国人去其他国家当背包客的,也有亚非拉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人跑到中国当背包客的。中俄贸易的早期,也是背包客居多(那时被称为“倒爷”)。另一方面,发达国家也有关税,却几乎见不到美日欧等发达国家的人跑到别国去当背包客的。

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如果大量通过背包客或邮寄进行,这两个国家一定是贫穷落后,甚至秩序混乱、战火纷飞的国家。正常的贸易,何至于那么狼狈局促。

我父母那一代人,每次出差,决不会空手而归,必要购买携带大量当地土特产。有一次甚至从长沙扛了一袋大米回来。因为本地市场什么都缺,买什么都不方便。有的东西本地甚至根本买不到。出差难得,不能浪费了购物改善生活的机会。

可现在呢?我去外地办事,每次都要为给家人买什么东西费尽脑筋。实在没什么可买的啊。北京什么都有。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以为是个新鲜东西,大老远背回家,却发现附近超市就有卖的。这也太让人无语了。

明显的事实是,背包客其实是商业不发达、不健全的产物。正规商业发展不充分,消费者的需要得不到满足,背包客才有了市场空间。即使仅说价格,大规模的商业流通,只要关税不太高,最终价格也肯定比蚂蚁搬家式的背包客有优势。你往美国背一包中国服装去卖,价格一定干不过沃尔玛。

可见,背包客是个早晚要被淘汰的商业形式。背包客的发展方向,应该是转型为正规的进出口贸易公司。实际上,中国商业现在已经挺发达了,不过,在商业信誉、品牌建设、服务细致程度、消费者习惯等方面,还需要一段时间进一步完善。但商品本身的差异,其实真的已经不大甚至没有区别。

以海淘代购的热点项目——化妆品来说,国内已有多家免税商店。到那里去购物,和到境外没什么区别。自己出国,顺便买上几个,也算正常,但长期通过背包客满足日常需求,越来越没有必要。

今后,背包客还会长期存在,但会限于少量只在国外发行的限量版、极个别型号、某种文化产品等很少见、正规贸易无法顾及的商品,主要满足那些有特殊偏好的少数消费者。绝大多数对外国商品的市场需求,都会通过正规进口贸易和跨境电商来完成。

因此,促进自由贸易、扩大对外开放的重点,不必放在维持背包客这种简单低效的商业形式上,而是应该放在降低正规贸易的关税、完善进出口贸易环境上。而在这些方面,中国政府的动作很多。中国已经和周边好几个重要国家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大量商品的关税也在持续降低。这是令人鼓舞的政策趋势。

在这个大背景下,反观海淘税收新政,就会看出来,这个新政的目的显然不是压制自由贸易或增加关税收入,而是通过简化税制、税负平等来避免正规贸易企业的政策投机行为,从而引导正规进口贸易的发展。至于加快淘汰背包客,确实也是政府的目的之一,毕竟,把国外超市弄成中国进口商的供货源,这事不但令人尴尬,也绝非长久之计。

很多要经常出入境的人,可能会担心海关今后会严查。这个担心实属多余。作为一个政策,肯定要画一条线,每人两千每年两万之类,但新政针对的,毕竟是背包客,不是正常携带物品的旅客。分辨这两种人,对海关人员来说,并不难。

新政初期,难免会有一些人遭遇池鱼之殃。不过,如果政策执行顺利,淘汰背包客的目的达到以后,那条线也就不会被机械严格地执行了,毕竟,严格执行、人人开包检查,成本太过高昂。别说您随身带那点东西,就是货值若干万的集装箱,海关也做不到逐个开箱检查,只能抽查而已。随身带个计算机、照相机什么的,遇到海关人员刁难,一定是小概率。当然,继续当背包客,包里装着上百只口红、几十筒奶粉的,肯定要多交税了。

中国的发展,深深受益于自由贸易。中国也因此成了世界上推进自由贸易最用力的国家。这个态势没有发生丝毫改变。那些看到关税发生些许变化,就惊呼大事不妙、自由贸易在中国岌岌可危的人,实在缺乏对事实的起码观察。

2016/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