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前例的城市化

一个地方是否宜居,关键的是能否给所在的居民提供优厚的收入,很多内地的人跑到沿海地区,农村往城市跑,国内往国外移民甚至偷渡,都是为了追求更多的收入。是否能给居民带来收入,这是一个地区宜居的最好指标。

城市化

人们总是对农村抱有很多幻想,认为农村才是天然的,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反观城市,整整一个反自然的人造环境,几乎见不到泥土,空气中飘着汽车尾气和工业废气,道路堵塞着各种车辆,物价又高又贵,夜里到处都是人工的灯光,人们在无日无夜的娱乐和工作中磨损着他们的生命,伴随着抑郁和各种城市病。

他们认为人是自然的产物,就如尘归尘土归土,人最终要回归自然,不能忘了他们只是自然的一部分,不能忘记自己是自然的这个根本。

然而,人类几百万年的文明,在做的是什么?不过是在努力摆脱自然的束缚,用一切能想到的办法脱离自然,在几万年前,人类通过驯化动物和植物,造就了农业的人工环境,因为纯天然的农产品无法满足人类日益增长的人口,人类的发展原本就是一场反自然的革命。

虽然最早的超过10万人的城市出现在古希腊的商业发达地区雅典,但只有到大航海之后,商业的普遍发达,才催生了农业革命和近代工业化进程,让全世界的人口增长迅猛,各类大型城市才开始出现。

城市人口的集中,促成了各项产业的分工,只有足够的人口才能养活各种非主流的不同生产和服务,并让某些非主流孵化成主流文化或需求。人们在偏远的地区很难找不到各种不同的职业和生活方式,也意味着生活少了很多选择。是的,城市的生活总是非常昂贵,但是离开了城市你拿再多的钱可能也买不到那些在城市里看来昂贵的服务,从这种角度看,这种昂贵也是物有所值的。

一个地方是否宜居,最关键的并非是看这里的自然风光是否美丽无污染,是否慢生活,那是度假区的要求。一个地方是否宜居,关键的是能否给所在的居民提供优厚的收入,很多内地的人跑到沿海地区,农村往城市跑,国内往国外移民甚至偷渡,都是为了追求更多的收入。是否能给居民带来收入,这是一个地区宜居的最好指标。

城市相对于农村,确实能提供这点好处,城市庞大的人口能支撑各种复杂的行业,为有各种不同技能的人提供工作岗位,或者为人们培训各种不同的工作技能,而各种技能和机会又大大提高了人们的收入水平。

英语里对于国家有三个词语,分别指代领土、人民和政府。我这里也借鉴这个概念,什么是农村?是指拥有行政体制下集聚居住着从事农业的农民的土地。

经常到农村的人可能会发现,低年龄的种地的农民越来越少,很多地方三十多岁以下的人基本没人懂得如何种地,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农业一直以来都是个低产出低收入的产业,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城市周边的人很快会发现,固守土地越来越不是一件合算的事情,他们很快会去城市寻找合适的工作,人口会慢慢向城镇或城市聚集,农村只会越来越凋僻,当农村的人口减少到一定程度以后,农村的行政设置也将不再合算,没有了人口和政府的农村不再存在,只剩下一片农地而已。而城镇会走向城市,小城市会走向大城市,如同熵变一样慢慢演化。

城市不仅养活了各种不同的行业,也是各种不同商业的试验场,各类创新都是在城市的商业运作中出现的,城市也是各种新鲜知识的出场地。人们在某些偏远的内地农村,很可能五年十年都没有变化,在那里时间几乎停滞,一代一代重复的过去。而城市,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虽然互联网拉近了人们,让人们学习知识变得容易,但其实知识除了人们口头或书本表达的知识,更多的知识来自于人们的互动,通过实实在在的生活反馈的感受,这种知识往往比书面知识更具体,更可用。而城市正是人与人之间学习知识的最好平台。

人们心目中想象的那个美好农村也是存在的,但是那是你去度假的马尔代夫岛屿一样,虽然美好,却是昂贵的。每当你在“农村”的林荫道路上感慨农村的美丽时,你要记得你之所以能在这里享受美好,恰恰是因为你是一个城市人,真正的农村人是无法享受这份美好的。

未来的农村将会消失,但农村的土地不会改变,它将成为城市分工的一部分,或成为城市工业的原料厂房,或成为城市服务业的一个接待区域。作为人类的一分子,我们需要明白在这个史无前例的城市化进程中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