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持枪权,以及无政府

中国人爱看武侠,向往快意恩仇的江湖。武侠小说中的江湖,很少与官府扯上关系。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自成体系。

武侠
中国人爱看武侠,向往快意恩仇的江湖。

武侠小说中的江湖,很少与官府扯上关系。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自成体系。虽然金庸先生在处理历史与政治的时候,还是承认了政府才是最大的暴力机关。郭靖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最后成为体制内是一解;杨过,令狐冲等选择退隐江湖为另一解。这暗合儒道两家对政府的态度。武侠故事的终点,总归是放弃暴力,承认政府。但江湖的故事经久不衰,其实反应了中国人对武力的一种态度,一种想要靠自己保护自己的态度。

江湖的规则是,人人都可以习武。练刀练枪练暗器,悉听尊便。市面上有各种门派、各种武功秘籍,有心在职业侠客的路上走下去的年轻人,可以自行选择。

政府当然是希望人们缴械归顺,最多练练拳脚以强身健体,武器的生产与销售都应该由政府统一规划管理。这当然就无法形成江湖。

江湖存在的基础是江湖儿女享有持刀权,持枪权,佩剑权,带暗器权。江湖的逻辑是无政府的。

如果江湖上各大门派林立,口碑实力都不凡,那么一定是先解决了武器的生产和使用问题。华山派练剑,那弟子总得人人有剑吧。这剑总不能比别的门派用的质量差吧。否则光靠苦练剑法,却在硬件上吃了亏,弟子们该纷纷转投武当门下了吧。使毒药的女侠们,这可是化学武器,有的甚至是大规模杀伤性的,原料总不能被国家禁了吧。使暗器的更是烧钱,制作精细、难以回收的飞刀银针什么的,总不能让大侠自己生产吧,还得找到货源。

一个小李飞刀,背后可是一整条产业链呢。也就是说,江湖有一套武功市场,还得有一套与之配套的武器生产市场。我觉得这个设定非常合乎逻辑。正因为买方人数众多,需求多样,才催生出一个高度竞争,高度发达的武器市场,也催生出武功秘籍,狭义精神之类的知识市场和哲学市场。

如果中国在冷兵器时代真的存在这样的江湖,各位大侠没有退隐江湖或被政府诏安,以这样的无政府状态演化下去,当有人发现西洋的火药枪非常厉害的时候,武器商人会向各个门派兜售。那么有些“名门正派”比如少林会说,我们信佛的只练拳脚棍棒,刀枪都不大使,怎么能用这种残忍的杀人武器。剑术特别厉害的门派也反对,说这是暗器伤人。江湖游侠们不受门规约束,林平之家的福威镖局更是趋之若鹜。渐渐使火药枪的侠客们也发展出用枪的门派,秘籍以及哲学。武林新旧势力更替,武器商人们也纷纷引入新的生产线,满足客户的不同需求。中国大地上民风彪悍,卧虎藏龙,那么近代的屈辱历史也该改写了。

武侠精神是中国的个人主义精神,是自己对自己负责,自己保护自己的精神。更是合作与交换的贸易精神。

现在的武侠电视剧,总是修炼内功,拍的神乎其神。运用内力,一个什么波就炸死一大片这种违背能量守恒的武功层出不穷。好像人类的暴力真的只是一种自我修行。最近老虎咬死人的新闻,应该让我们清醒。人类的暴力来源不是身体的修炼,而是来自武器的制造,能源的使用,以及分工合作和贸易。冷兵器时代的大侠也不例外。什么九阴白骨爪,降龙十八掌之类的武功,真的就不怕机关枪了吗?我们的肉身再怎样训练,能敌得过猛兽吗?更别说快过子弹了。这样的功夫应该算是作者的一种走火入魔了吧。

江湖魅力的根源是各显神通。人们充分发挥自己的才智,通过合作与贸易,让暴力有了全新的面貌。市场才能提供新鲜的武器,新鲜的侠客,新鲜的故事和新鲜的精神面貌。侠客小说比起战争小说更有市场,因为他更暗合我们人性中的自主需求,自由需求。

可惜,中国自古侠客不少,江湖却从未成形。反倒是美国,有过这样的时代。独立战争时期的美国,走私商人持枪保护自己的商船不被大英海军以关税为名抢劫,土地开拓者持枪保护自己的家园反抗暴力征税。大英帝国没有了绝对暴力,税也收不上来,最后乖乖的回家去了。可惜如今的美国,曾经理所当然的持枪权也在很多州也被剥夺了。

公民的持枪抢,是公民保护自己的权利。禁枪的人说禁枪保护弱者。但其实“所谓的弱者”才最需要枪。

常看武侠的人都知道,武侠小说里凭空出现的老人、小孩、妇女、残疾人往往身怀绝技,暴力能力一点不弱,甚至更强。大侠们行走江湖,可不敢随随便便欺负弱小。这可不是什么道德高尚可以解释的,而是侠客们经过风险评估之后做出的理性的经济的选择。应该说侠义精神的来源就是这样一个人人享有持刀权,佩剑权,带暗器权的无政府的江湖。  

相反的,一旦离开了江湖,面对官府的顺民们,习武者又是另一番面貌了。采花大盗专挑贫穷的农户家的女儿,没见他们敢对女侠们为所欲为。当然对大富之家的女儿也不敢轻易下手,谁知道他们雇佣了那个门派的人做保镖呢?

如今,在世界性的白左小清新病毒影响下,人们学会了说“他们有枪,我们有花。”屁话,他们有枪我们也要有枪呀!

巴黎恐袭之后,爸爸带着孩子在街头接受采访,孩子说他们有枪,好可怕,我们要搬家。爸爸说,我们不搬家,我们有花。孩子一脸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