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赶走小企业们

赶走小企业,要付出的代价肯定不小,而可见的获利最大的人好像是官员,但那何尝不过是保护自己免受制度的伤害,又有何获利可言呢!

%e6%8a%89%e6%8b%a9

浙江某地最近发生了一起民房倒塌事故,造成21人死亡,惊动省里派人专门来调查事故原因,原因还没调查出来,但市政府针对这次事故,立即出台了“大拆大整”工作方案,并全面推向各个县区乡镇,这个方案主要由两个部分组成。

一个是大拆,即拆除各类违章建筑,危旧房屋,开展城中村改造,即消除房屋安全的各类隐患,这点还是可以理解的。

另一个大整,就不容易理解了。大整的主要内容是取缔和关停“四无”企业,四无主要是指无证无照,无环保措施,无安全保障,无合法场所,前三无,虽说平时都在整治,但属于少数,影响面不大,无合法场所是指在违章建筑和民房里生产的各类小企业,这点打击面就非常大。

众所周知,该市素以民营企业众多出名,家家户户都喜欢开小作坊,小厂,本地人宁为鸡头不为凤尾,每家每户遍布各类小厂,一个村会形成一个产业链从事专业生产。由于各种原因,该地的正式工业厂房非常不足,大部分这类小厂都是在各类临时违章建筑或居住民房内。违章建筑的拆除一直是市政府的一项重点工作,但民房内的企业生产一直处于默认合法的状态。

而此次取缔民房内的生产企业,不像之前只是各种隐患整改,对大部分小企业来说基本属于灭顶之灾。如果真的成行,估计大部分的企业就此关门,带来的债务链破裂,产业链消失,经济损失将非常重大。

这点后果估计决策层肯定也有考虑,但是为何政策还是出来了?这点需要分析。

政府官员也是理性人,不可能是圣人,做各种选择会有利弊权衡。

首先,GDP 能影响官员升迁和上级拨款分配,按理说小企业也有产值,能抬高GDP增长,而中国的经济能够发展,GDP导向对政府的决策选择影响非常大,在大方向上这种影响还是很强烈的。但是这种导向越往基层,这种影响力在不断减弱。在现阶段实体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况下,经济增长更多的是靠人为的推动,如靠政府投资拉动或对统计数据进行纠偏,不再单纯依靠企业报产值,特别是小企业的产值。

二是地方政府收入会影响一把手的决策,现在政府收入主要有两块,一块是卖地收入,但是二线城市房价一直低迷,想推动房价上涨并不容易,但是这种倾向,使地方政府不舍得在低价时卖地,希望囤积土地待涨,使得各类工业厂房的供地不足。

另一块是税收收入,前几年中央出台了各类减税政策,表面上看这是对小企业利好,实际上是一项影响很坏的政策。由于各类小企业不再能提供税收,地方政府对于小企业的生存不再关心,不仅不关心,由于小企业往往会带来劳资纠纷,环境污染,安全事故以及各类麻烦事,小企业在地方政府眼里早从香馍馍变成了大麻烦,但是赶走小企业会产生很大的社会影响,毕竟涉及到各类人的利益,包括一些地方干部的利益,比如房租收入,亲戚的生意等,要取缔难度太大,这种政府与小企业关系一直处于某种平衡状态。

但是为何这次事故后,出来的“大拆大整”政策开始玩真格了,政府主动打破这种平衡呢?

随着以人为本的理念越来越普及,全国各地对人员伤亡的各类事故越来越关注,出现事故后,对官员干部的处理也越来越严厉。这种倾向开始改变官员的行为逻辑。

对照几个月前,本市某镇刚发生一起民房火灾事故,造成三人死亡,乡镇书记主任直接免职,相关十几个官员受到处分。可见这次房塌事故区级的主要领导甚至市里的领导,都难免不受问责。在这种大问责的推动之下,下大决心不计代价赶走小企业便成了官员很自然的选择。

赶走小企业,对于该地未来的经济增长有利还是有害还不得而知,但是对于当下,要付出的代价肯定不小,在没有新的产业可以替代之前,这将对在此地生活的很多人来说是个巨大损失,而可见的获利最大的人好像是官员,但那何尝不过是保护自己免受制度的伤害,又有何获利可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