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胜选与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不可能真正消灭歧视,只是单纯地钳制了人们的言论自由而已。而歧视从明面上转移到暗地里,平日里似乎一片平静和谐,总有一天会通过某种方式爆发,而且因为被压抑太久的缘故,可能会表现得更为极端。

%e7%89%b9%e6%9c%97%e6%99%ae1

这个月最热门的话题无疑是美国总统大选,一场全美国乃至于全世界关注的政治大戏。Donald Trump(唐纳德·特朗普,以下简称川普)迈向白宫之路无疑充满了故事性:刚走入公众视线时,他在媒体上的形象只是一个口无遮拦的美国富二代;当他宣布参加选举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只是一个跳出来搅局找存在感的小丑;当他出人意料地成为共和党候选人时,媒体几乎一面倒地支持他的对手Hillary Rodham Clinton(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以下简称希拉里);当川普在总统大选中最终胜出,许多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个故事足以拍成一部美国主旋律电影。不过我想不会有导演愿意拍的,毕竟川普在娱乐圈中这么不受欢迎。

作为一个政坛新人,川普是否能在未来的总统宝座上交出一份好看的答卷还是个疑问。但是川普胜选本身就充满了思考点,它撕开了过去人们在媒体上看到的美国的外在形象,露出了真实的美国,看到了“自由、人权”大词下的权利斗争。特别是川普的支持者,过去他们生活在大城市外,不被媒体待见,在大选前一直被视为在“主流”之外。现在,他们却创造了“精英”们不愿承认的历史。

“政治正确”VS“用脚投票”

网民blead3066在凯迪上发表了《在伯克利,我不敢发声。。。》,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今天,在伯克利,在美国言论自由运动的发源地,我是不敢发声的。因为我如果发声,可能会被学校成千上万的左派学生当场骂死(都算轻的……)。可能直接就进医院抢救室了,可能医生问一句我为什么被送进来的之后连救都不会救我了。(………)因为深蓝州的仇恨正是根深到如此程度,美国社会正是分裂到如此程度。”

伯克利大学,被称为“美国最自由、最包容的大学之一”。如今,伯克利的学生却不敢发表与他人不一样的观点。自由原来意味着包容和开放,但是现在在一些人眼里“自由”却成了一种绝对标准,符合他们价值观的才配称“自由”,反对他们的“自由”,就是愚昧落后。

美国过去是个种族歧视严重的国家,黑人最早在美国是作为奴隶存在,南北战争后虽然废除了奴隶制,但是黑人依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无法享受与白人同等的权利,甚至遭受暴力和死亡的威胁。以此为背景,美国黑人与美国白人中的一部分有识之士在20世纪60年代开展了轰轰烈烈的人权运动,通过了一系列的法案保障了黑人在美国的基本权利。80年代又进一步诞生了语言净化运动,要求尽量使用“中立”字眼,避免使用带有歧视性的字眼称呼他人。至此,一系列运动都可称为是有进步意义的。

进入21世纪,“政治正确”慢慢超越了“人权平等”的度,开始变成了小心翼翼的自我审查。最典型的是欧美媒体报道犯罪事件时对黑人和少数族裔罪犯的描述变得小心翼翼,以免一不小心就激怒了观众,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

2015年,由于利比亚等地战火不断,大量中东难民开始北上进入欧洲境内,刚开始,以德国为首的欧洲国家对难民表示了欢迎。时间一长,难民带来的政府支出增加和秩序遭受破坏等问题开始浮现,而欧美从政府到社会组织到媒体在政治正确的观念下对迫在眉睫的问题装聋作哑,甚至出现了人权组织要求被难民强暴的德国女志愿者保持沉默以免“伤害难民感情”这种荒谬之事。

就在欧美努力维持着政治正确的和谐局面时,大洋的另一边,因针对难民的尖锐发言而受人关注的川普,一时间成为媒体痛批的对象,认为他“伤害了难民的感情”,是个“制造仇恨的恶魔”。然而在欧洲,爱与鲜花未能阻止法国发生一系列恐怖袭击;而在美国,媒体一面倒的谴责下川普的支持率反而一路走高。

在总统大选前夕,就有人预言,川普获胜的关键在“沉默的选民”身上,即平时并不表态支持川普甚至在政治正确的压力下支持希拉里,但在关键的投票时投给川普的选民。而正式选举时这些“沉默选民”确实把川普送上了胜选之路。

原因在于政治正确不可能真正消灭歧视,只是单纯地钳制人们的言论自由而已。而歧视从明面上转移到暗地里,平日里似乎一片平静和谐,总有一天会通过某种方式爆发,而且因为被压抑太久的缘故,可能会表现得更为极端。川普对难民的发言过于极端,但是在同样关注难民问题却因为政治正确而缺乏表达渠道的选民眼里,川普不过是说出了皇帝没穿衣服的孩子,比粉饰太平的希拉里可爱太多了。在言论高压环境下,公开表达某种观点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某些麻烦,比如被周围的人疏远、遭受指责甚至吃上官司,所以许多人宁愿保持沉默。但是有机会以实际行动做出关乎自身利益的选择时,人们还是会毫不含糊的。

当宣布川普胜选时,美国的少数族裔、非法移民和白人学生教授开始在各地组织声势浩大的反川普游行;另一边,种族主义抬头,一些支持驱逐移民的人公开呼吁排外或排挤少数族群,动手能力强的甚至已经主动去美墨边境修墙。有人说,川普撕裂了美国,制造了分裂。我不这样认为。事实上,这种分裂和对抗早就有了,只是过去在政治正确的环境下,不同的声音被自以为正确的媒体藏起,制造一片和谐的假象。川普不过戳破了这个假象,让真正的民意赤裸裸地展示在大众眼前。

你说与不说,那些歧视、对抗、忧虑甚至仇恨,它们统统在这里,如果没有人试图去解决这些问题,它们就会一直存在,直到被引爆。

也许美国人该感谢川普,有这样一位总统候选人让他们作选择,否则政治正确的环境久了,不能以言论抒发意见的人可能会用更实际的行动来表态,搬家、移民或者私下成立反对组织甚至走向公开对抗。政治正确可以压制不同的言论,却无法阻止人民选择“用脚投票”。

 

后记:本意是想借大选结果谈一下欧美的“政治正确”多么不靠谱的。结果看到初稿的朋友误以为我支持川普修墙。事实上,在我眼里,美国本身就是个移民建立的国家,现在却驱赶移民,挺可笑的。不过,移民(或难民)本不可怕,跟福利制度和缺乏是非观念的“多元主义”结合却成了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川普驱赶移民显然是舍本逐末的做法,但是比起现有的政策,只能说,不是最坏的做法,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