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上访,谁错了?

这部电影涉及了当前在中国极为敏感的上访题材,嬉笑怒骂之后,却令人不得不去思考到底谁做错了什么?

%e6%bd%98%e9%87%91%e8%8e%b2

(提示:本文严重剧透)

 

“你是李雪莲吗,我咋觉得你是潘金莲呢?”

村妇李雪莲为生二胎,与丈夫秦玉河商量“假离婚”,结果丈夫却趁机假戏真做与别的女人结了婚。李雪莲找前夫讲道理,反被前夫诬为“潘金莲”。为了“讨个公道”,她层层上访,直至闹上京城。从基层法官到各级领导,无不对她感到头疼,为了防止李雪莲上访想尽他们能想到的各种办法,却没取得期望的效果。这场上访户与官员的斗智斗勇,最后以秦玉河因意外身亡,李雪莲放弃上访而结束。

由于这部电影涉及了当前在中国极为敏感的上访题材,因此刚上映便引起了极大反响。于是我怀着极大的兴趣把电影看了两遍。看第一次的时候,觉得整部电影荒诞不经,里面的人物都如小丑般可笑;看第二次的时候,却感觉不到可笑了,只觉得从李雪莲到各级官员,都能在现实社会里找到他们的身影,每个“不合道理”的情节,背后又有多少无奈呢?

一边是只想“要说法”的“刁民”、一边是只想“保官帽”的“庸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奸大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有自己的无奈,结果却把问题越闹越大。电影嬉笑怒骂之后却令人不得不去思考到底谁做错了什么。特别是政府工作者,在此情此景,到底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一、 “有所不为”——权力的限制

李雪莲十年上访,从基层到中央搞得鸡飞狗跳,但也没达成她的目的。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对于李雪莲这样的上访户,主观拖延她的问题显然不是理性选择,真正的原因在于李雪莲的上访本身就不合理。

根据电影情节,李雪莲首先对信访渠道认识不清,县长安排了信访局局长去接访,李雪莲却非要直接见县长,但信访局是直接负责信访工作的机构,通过信访局表达诉求才是正确渠道;其次法律上并不支持“假离婚”的说法,只要婚姻双方当事人依法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婚姻关系即宣告解除,其离婚是合法有效的,负责管理离婚登记的人员只对离婚程序是否合规负责,没有义务去鉴定离婚理由是否属实;第三,秦玉河散布“李雪莲是潘金莲”的言论,李雪莲完全可以名誉侵权或者诽谤对秦玉河提出诉讼,根据《信访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对依法应当通过诉讼、仲裁、行政复议等法定途径解决的投诉请求,信访人应当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程序向有关机关提出。”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问题,通过信访反而难以解决。

许多上访户都如李雪莲一般觉得自己“走投无路”,他们自有一套世界观,觉得自己的要求都是合理正当的,政府不满足他的要求就是贪赃枉法鱼肉百姓。事实上,不作为的政府官员当然有,但也有不少上访户的问题出在没有合理的信访诉求或者没有通过正确的信访渠道。地方政府没有帮李雪莲解决问题,恰恰是“不可为”,而非“不作为”。

秦玉河固然私德有亏,但李雪莲的上访同样对他和他现在的妻子造成了困扰。要是政府为了平息李雪莲的上访而满足她的要求,这就变成了对秦玉河合法权利的侵犯,结果有可能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制造出更多的上访户。

对于政府而言,必须知道自己权力的边界在哪里,满足一部分人的无理要求,必然是侵犯另一部分人的权利。只有限制住政府的“乱作为”,才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基石。

二、“有所作为”——“能吏”的重要性

李雪莲上访问题拖而不决,原因之一是从基层法院到各级政府,缺乏“以人为本”的思想。“为人民服务”不等同于必须满足人民的一切需求,但是真正有能力有担当的官员,可以在法律和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妥善地解决实际问题。

从电影里李雪莲的言行可以得出,法盲和性格偏执是李雪莲成为老上访户的直接原因。深层原因追究,李雪莲生于农村,知识匮乏,信息封闭,身边没有真心关注她想法的人。地方政府在处理李雪莲上访事件上简单粗暴,李雪莲的困惑得不到疏解,诉求得不到回应,也不知道如何解决问题,只好一路上访,才导致了“芝麻变成了西瓜,蚂蚁变成了大象”。

如果在李雪莲上访的初期就对其做好普法工作和情绪疏导工作,帮助其在离婚的阴影中走出来,是可以避免问题的进一步扩大化的。“该为不为”的结果,就是日后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和成本去弥补当初的过失。

如果秦玉河不是因为意外身亡,李雪莲的上访未必会停止,将来也未必不会出现王雪莲、张雪莲。政府必须主动介入化解矛盾才能获得一个安定的社会环境,而不能指望靠“运气”。

三、政府的工作——“戴着镣铐跳舞”

政府在行政中不得滥用权力,但以此为原则的基础上,政府在解决社会问题上还是大有空间的,这就考验了官员的行政水平。政府工作人员抱着“只做好份内事”的心态,固然不会犯错,但是许多问题并不会自然消失,迟早会被激化。“官员不作为,就是最大的腐败”并非毫无道理。

防止政府权力侵害公民私权是必须的,但权力并非是关起来欣赏的,合理利用权力解决问题同样重要。一个遵纪守法不越雷池的官员容易当,一个做好本分的官员也不难,难的是如何在不越权的前提下解决更多的社会问题。好的政府,既不能是无限扩权的政府,也不能是碌碌无为的政府,如何打造一个“有为政府”,必然是个长久的议题。

 

本文原题为:《你不是“潘金莲,我也不当糊涂官》作者为铅笔社成员。微博,微信公众号为:核动力猫天。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