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豪车里的道德观与现实感

有些骤眼看来有些无赖的想法,如“你开这么贵的车,要我全赔很冤”很可能有合理性,会被法理支持。而这些支持,估计是“自私之人性”往好的那个方向看吧,它希望有益于这个社会的公义良俗和财富增长。

豪车

撞豪车对于当事人来说,是件头疼的事。而因为车辆价值不菲,此中会放大人性,折射出舆论的道德观,媒体热衷报导。最近便有几则类似的新闻。

河南新密一学生骑三轮车碰刮了路边停放宝马,折返清理碎玻璃,留下寒假打工的三百多元和道歉信,车主感其诚,设法找到他,不索赔反赠万元助学金。此事经网络发酵,成为一时美谈。

这学生留下的钱相对一万多元的修理费,只能算是一种象征性的赔偿。他没有留下电话,也没在原地等候,严格来说,依然是属于“交通肇事逃逸”。车主如果坚持要赔偿,也是有理有据。

然而,看完媒体采访经过的人,基本上都能够体谅这位学生。第一是他真没太多拿得出的钱,家里也贫困,而且他家里人知道后立刻说要设法赔偿车主损失。还有,小伙子离开现场后又和同事折返,清扫干净地下玻璃也是难得。设身处地想,他比我们大多数人做得好。

车主坚持不要,还送他钱助学,这是他个人的选择。小伙子也表示以后毕业了会把钱还了。这些举动,可以表明这个小伙子的人品不差。他和车主都赢得赞许是不足为奇。

然而,媒体对这类事情的热衷报导,却令我有些担心。随后有网媒发了一个类似的新聞:

开车蹭了路虎,留下一张字条和四百多元一走了之。并没有其他联系信息,车主也要把钱退回去,赢得一片赞扬。我却丝毫感受不到“暖心”。

路虎车的修理费显然远不止四百多元。一个人在路上碰刮到他人的车子,正常的行为,是应该停下来报案,等候保险、交警处理。一走了之所为何事?是车子没买包括交强性在内的任何保险?无证驾驶?醉驾?难免会让人有种种猜测。

无论如何,把别人车子碰撞后,留下几百元意思意思就一走了之的人,我无法感受到他的真诚。广东俗语有云:“错就要认,打要企定。”真拿不出钱,留下来跟车主坦诚交待,车主如何处理是他自己的选择了。

而我觉得更应警惕的,是媒体对这种行为的报导过于热衷。想一下,如果你某天发现自己的车子被撞了,有人夹着几十元钱在车缝,并且用字条告诉你他的境况有多惨,这些是他能拿出的最多的钱了。你会怎想?

有那么多的媒体报导在,每一个字都似在劝你不要和一个善良的穷人计较,最好还能找到肇事者,把钱退回给他。明明是自己受损了,还不得不把苦往心里咽下去。而本来是侵害了他人权益的人也似乎可以理直气壮起来:我都尽我所能赔你了,你还想怎样?

这其实是给车主订立了一个过高的道德标准。对这种现象,我一直喜欢引用子贡和子路的例子。子贡在国外赎回同胞不愿领赏,子路救了溺水者坦然收受对方酬谢的礼物。孔子批评子贡而赞扬子路,原因简单不过了,对做好事者要求过高,以后就没人愿意做了。孔夫子之高明,是知道拔高了的道德标准对社会毫无益处。

而在这类撞车事件中,有另一种声音值得思考。有人会质疑,这种道路的碰刮小事故人人都会遇上,但如果倒霉碰上动辄几十甚至数百万的豪车,修理费非同小可,太吃亏了。这个问题的确重要,我以前就此写过专栏文章,此处有展开再说之必要。

很多人都听说过有人用古董碰瓷的新闻。譬如随便搜来一则报导:

“洪先生在倒车时,一辆摩托车突然摔倒在车后,摩托车司机声称洪先生碰碎了一件一千多年的古董,要求赔偿两千万元。”

对方还出具了文物所的鉴定,证明碎片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这事虽然最后被识破,对方销声匿迹而去,但不排除真有类似事故发生。问题是,你捧着一个价值连城的易碎文物在街头走动,被人碰撞跌碎,如果要全价赔偿,岂非很不合理?

的确如是。但很多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道理其实是很简单的,你避免不做更多保护措施而携带一件易碎文物招摇过市,比要防止在比肩继踵的街头不发生碰撞,成本要低得多!

法学界有条著名的汉德公式,其实就是与此有关。是勒尼德·汉德法官在1942年美利坚合众国诉卡洛尔拖船公司案中的一次判例。汉德法官比较预防事故的成本和事故损失乘发生的概率,把责任判在成本小的那边。随后便成为美国各级法院在侵权案件中经常使用的判责的依据。

你提着价值千万元的古董,在人群穿行,被碰撞摔烂的几率有十分之一,两者相乘为百万;而你避免这样做,或者给古董做更多保护,相比起来这些额外花销可能微不足道。两者相比,你就更应该为你的携宝逛街负更多责任了。

虽然现在一般的宝马甚至路虎都称不上豪车了,街上那些动辄数百万的车已不鲜见。你开辆十万的车,和一辆超过千万元的车碰撞,即便你责任很小,对方负主责,但对方车子修理费是天文数字,你也负担不起。依据汉德判例,在现实中,相比一般事故,豪车车很可能要负更大责任。当然,故意碰撞的另当别论。

故此,撞豪车事件中,舆论和媒体热捧的无论是象征性留点钱一走了之的肇事者,亦或是不索偿甚至要资助肇事者的车主,这种道德观未必是件好事,孔子教过我们。而有些骤眼看来有些无赖的想法,如“你开这么贵的车,要我全赔很冤”很可能有合理性,会被法理支持。而这些支持,估计是“自私之人性”往好的那个方向看吧,它希望有益于这个社会的公义良俗和财富增长。

本文作者江小鱼为铅笔社资深成员。他的个人公众号:恶人谷主。以下为二维码,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