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为何与我无关

我这样既没有钱买房,也没有房子可以卖,远离了财富神话的人该不该焦虑呢?

房子

焦虑-

政策的变化和房价的继续上涨至少给我们带来了四种焦虑。

买房者焦虑该不该现在买,不买今后是否就再也买不起了。卖房者焦虑是否该卖,会不会错过这一波行情,就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而更焦虑的其实是大多数像我一样的人,既没钱买房,手中亦无房可卖。每天都听着巨额财富的神话,深深焦虑着自己是否已经被这个创造财富的时代遗忘。

不过还有一种更高端的焦虑,就是超然世外以国家的视角,担心年轻人被房价压抑得失去了梦想,把房子当做毕生追求。而这样下去这个国家将会失去未来和希望。

所以才会有下面这样的段子。

-段子-

“几人打车到清华,聊起某某几年前就买房了,真是人生赢家。出租车司机大爷默默听了很久说:我家拆迁分了几套房,可我就是个开车的,你们才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如果你们北大清华毕业生,人生的目标就是在北京买套房,而不是思考国家的未来,那这个国家真的没有希望了。”

-房价-

房价的高企让本地的士司机拥有了比名牌大学生更多的财富。可名牌大学生明明拥有更强的财富创造能力。这合理吗?会伤害这个国家的未来吗?房价到底是什么?

理解房价当然有很多个维度,但是如果从的士司机和大学生的维度,事情其实很单纯。

城市空间短期来看十分有限,为了让城市容纳更多优秀的财富创造者,就必须把原先城市中的失去创造力的人置换出来,而置换出来的方法就是通过房价,让这些失去创造力的劳动者心甘情愿的让出自己的房产,腾出空间给更高端的劳动者。房价因此上涨自然而然。

而且并不会伤害国家的未来。段子中的说法,好像一个清华北大毕业生把在北京买房当做人生目标,就会放弃自己所学,把毕生精力投入到一砖一瓦当中自己亲手盖一幢房子似的。

其实买房所需要的钱从哪里来?正是他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实现了价值的创造得来的。用来买房就会让他在别处创造的价值化为乌有吗?当然不会,甚至为了买房,他就得不断提高自己实现价值、创造财富的能力,不断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创造财富才行。

当然,还有很多不创造财富的劳动对人类的发展也极为重要,甚至不可或缺。但是把这部分劳动让给真正的有钱人或者无心赚钱的人不是更好么,而让愿意赚钱的名牌大学生多做为社会创造财富的事,又怎么会让这个国家失去未来呢?

-学区房-

那么学区房涨到连清华北大毕业生都买不起的程度还合理吗?

我不知道合不合理,但是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北大清华毕业生都买不起。只要不是所有的清华北大毕业生都买不起,学区房就可以说是有可见的预期收益的。

不管这个收益是指投资房产的收益还是投资下一代的收益,就看你愿不愿意承担相应的风险罢了。而多数人都会选择无视投资下一代的风险,因为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孩子是脓包,不值得这样的投资。

因此,学区房房价如此之高,可能不能说合理还是不合理,因为你既可以说这样不理性,同时也可以说它其实符合人性。

-脱离焦虑-

那么,我这样既没有钱买房,也没有房子可以卖,远离了财富神话的人该不该焦虑呢?我想除了无可奈何也还有另一番计算可供参考。

所谓无可奈何,是对我们确实难以搭上这趟车的人来说的。谁不想天天看着自己投资的房产成倍的增长呢?但是我们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赶上这趟车,当然无可奈何。但是倒也不必因此焦虑,因为这个世界毕竟不止一种投资,一种价值。

而另一番计算,就是寻找除了房价之外的财富增长。如果一种投资既不需要把大城市里的人请出来,也不是要在大城市里占一块儿地方等着被别人请走,那房价的涨跌就与它无关。

所以我们除了让自己拼命在大城市工作,贷款买房之外,还有另一种选择,就是把原本用来拼命工作的时间,投入到能够增长个人价值的事情上,用这些时间来积累出自己的比较优势。而用时间积累出来的价值,是没有多少捷径可以赶超的,一旦形成,就能持续产生价值。当下,这种价值变现的途径和机会已经越来越多,正在等着更多有积累有能力的人。

-成就-

所以从成就自己这个角度来思考,与其拼命在大城市占一块儿地方等着被人拿钱请走,不如用这个精力让自己变得更自由,并且利用这份自由来实现别人无暇顾及的人生价值,而且这种价值的实现也并不需要大城市为我腾出空间。因此房价涨跌并不会影响我成就自己的人生。

目光看得更长远一些,在四五十年之后,回想人生,希望我最大的成就是写出了一本有人喜欢的书,或是留下了某种能够描述当代中国经济的理论,而不是住的地方房价涨了十倍。

本文作者夏西为铅笔社成员。他的个人公众号:狗头山军师(summerseex),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