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某中国奥派的局限

以前有个笑话,说有个人吃了三个烧饼,吃饱了,他说,早知如此,前两个烧饼可以不用吃,只吃第三个烧饼就行。中国奥派基本上也是这个逻辑。

烧饼

本文共约4500字,建议阅读时间15分钟。

    房产的话题太复杂,我本草根,对这个话题想不太清楚,只是昨夜同社文章《为什么今年如此大规模的限购》遭欧神嘲讽,为同社打抱不平,故作此文。

欧神是奥派,一向推崇个人自由奋斗,反对政府管制,对限购一向持反对态度,本人曾经对他的文章也十分赞许,先引用一段他关于限购的故事。

“清晨四点,晨雾蔼蔼。菜农李大爷推着一辆板车进城。

板车上是他这周的收获,400斤大白菜。李大爷希望能以2元/斤的价格出售这些白菜。这样他才能换回足够的金钱去购买大米,柴火,生活必需品。

“嗖嗖嗖”,桥面上突然闪过几个黑影。李大爷抬头一看,几位彪形大汉站在了路口。

“你,这些白菜,大爷要了”。

“喏”

“0.5元/斤,这里是贰百元。你回去吧”。

“大爷大爷,俺这个是口粮生活费的。家里等着开锅呢”。

“你这菜已经被钦点为卧牛山黑风寨的专用食品,这是0.5元/斤,你拿去吧”。

“启禀太岁,0.5元/斤真的不能卖。全家老小几十张口,指着这些菜吃饭呢”。

“嘭”地一脚,菜农李大爷被踢飞了起来。在空中旋了一个圈,喷出三口鲜血,吐出五颗牙齿。

“这些白菜,不许推到城里去销售。只许在路口卖给我们黑风寨好汉懂么”。

“不许卖给城里人2元/斤,只许卖给黑风寨0.5元/斤,这叫降低强盗生活成本懂么”。

李大爷颤颤巍巍地伸出一根手指,“你们,你们这是车匪路霸”。

黑风寨的好汉唰地抽出一张皇榜。得意洋洋地说;

“看,我们有文本的。我们这叫限购”!”

然后欧神做了他的推论,限购就是“禁止了高收入人群购买资格,只剩下低收入人群”。故事很幽默,逻辑看上去也比较严密。但故事和理论毕竟是凭空推演,现实世界却复杂得多,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欧神不称自己是奥派,而称自己是马基雅维利,他只将奥派理论作为工具。

那现实世界是怎样呢?回到本文标题,介绍一本不太为人熟知的书《心路沧桑》。有人说共产党是最大的成功学,1921年建党,1949年夺取全国政权,到现在全球经济总量排名第二,并且和美国的距离还在不断缩小。有这些成就,你就得服气。共产党为什么能取得如此伟大的成就呢?《心路沧桑》这本书从一个历史片段阐释了共产党的力量来源。

这本书有个副标题:《从国民党五十军到共产党60军》,主要介绍1945年后共产党将国民党一支军队(国军番号为50军)改造成共产党人民军队的一段历史。书中前三章介绍50军与蒋介石的矛盾,共产党策反了50军的军长和几个师长。按我们以前的想法,擒贼先擒王,只要搞定了军官,其他士兵不是只有跟着走吗?然而事情却并没那么简单。试想,假如你在国民党这边享受着高官厚禄,你会愿意到共产党这边受苦吗?物质利益是比说服教育更有力量的。事实上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共产党在整训这支国民党军队初期,有些官兵对共产党指导员打黑枪,还有些士兵随连营级军官逃跑。这些军官认定共产党打不赢有新式装备和美国援助的政府军,也不愿受共产党纪律的约束,想带着士兵逃回以“戴罪立功”。按我们一般人的想法要想管束好一只不听话的部队,应该立即将这支部队缴械,杀人立威,然后将士兵打散混编到别的军队。但共产党并没有这么做,因为怕国民党政府大肆宣传“看,投降过去就是这么个下场,军官都成了有名无实的光杆司令”。如此一来则对后续部队的投诚有不好的影响。

那共产党是用什么办法呢?

国民党军是绝想不到的,就算看到也学不会。这个方法称为泪血大控诉:共产党是先派党员深入士兵中间,了解情况,然后找出一些穷苦人家的典型,到主席台上控诉旧社会与旧军队的黑暗。让我们看下现实世界里里的地主。

 

 

这些事情绝不是特例,书中也列了数据。“据当时对4个营,2个连,1个教导队控诉情况的不完全统计,起义官兵家属被地主恶霸残害致死的有392人,被奸污霸占的105人”。将这些血淋淋的事实在大会上控诉出来,将内心深处的苦难悲鸣出来,台下的听众感同身受万人同哭,那种气氛绝对是排山倒海,震天动地的。经此之后,谁也不可能将这支部队从共产党那拉走了。

后来这支脱胎换骨的部队以自身的经历和经验又改编国民党的几支部队,包括前几年电视上演的傻儿军长范绍增。并且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作战艰苦顽强,屡立战功,其中惨烈绝不是像大部分国民党那样望风溃逃的情形。这是后话。

 

以前有个笑话,说有个人吃了三个烧饼,吃饱了,他说,早知如此,前两个烧饼可以不用吃,只吃第三个烧饼就行。中国奥派基本上也是这个逻辑,只要直接对外开放就好了嘛。事实果真如此吗?

我们来看这些泪血大控诉中的两种角色:地主和贫农。

欧神也是个民族主义者,他在文中多次提到,中华民族是最勤劳、最智慧、最优秀的民族,是最神佑的民族。勤劳致富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这点当然应当发扬。可是我们如果回到书中那个年代,我们有自信能通过勤劳耕作摆脱被人奴役的命运么?

我不知道书中那些的地主的祖先是如何成为地主的,也许是通过辛勤劳作和一些人生智慧获得了初始田地,然后累代经营逐步土豪。也许是日夜苦读,通过考试改变了人生命运。也许是在朝为官,利用特权巧取豪夺。但到书中时代他们已经成了恶霸。皇权不下县,国奥想象中的无政府状态是部分存在的,然而并不那么美好。其实这样的故事并没有结束,看看印度不就是如此么,豪强雄霸一方,贫者无立锥之地。

欧神曾提出中国应恢复古代一夫一妻多妾制(原文的初衷是提高人口生育率),欧神应该是成功者,有此想法很正常,哪个男人有钱了不想多几个女人呢?但我觉得一夫一妻制不仅保护弱者,也是保护强者不被弱者围殴的。猴王打败其他公猴,独霸整个部落的母猴,可是他却要时刻应对其他公猴的挑战。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限购其实和一夫一妻制很像,是分配有限资源的一种平衡政策。假如你一个人拥有几百个女人,而周边却全是一群火气旺盛的单身雄性,你睡得安稳吗?假如你一个人独占整座城市,并且还在用钱收购周边村落,但是城市里到处是无处安身者,你又睡得安稳吗?

强者当然会可以有更多财富,这是他辛苦奋斗的奖赏。可是如果并不创造财富,而只是不断利用手中已有的财富兼并弱者的财产却不见得是好事,中国几千来不断重复王朝更迭的故事,很大原因就是土地兼并形成的利益集团,最后贫者生活无着,揭竿而起。

一切都需要平衡!

 

限购能起到限购的作用吗?

应该说看不见的手有它自身的逻辑,限价很多时候并不起作用。不准汽油跌价,加油站会附赠洗车服务。不准火车票涨价,那要增加排队的时间或者找黄牛加价。

但房产有着特殊的双重属性,一是使用,二是投资。政府要打压的应该是投机属性,所谓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到底有没有效果呢?

再引用欧神的一段话

“Q:“离婚购房”大法不行了,怎么办。A: 破,可以破。

Q: 购房资格连续60个月,怎么办A: 破,可以破。

Q: 史上最严“商住限购”怎么办A: 破,可以破。

咨询的人二眼放光,泛着白花花的泪光。

“原来都可以破,那您赶快教我们啊”。

“对不起,不教不教。这次真的不能教了”。无论付费私密,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再教了。

不能再继续往下教,是因为我感到很“厌倦”。

之前的“离婚单身”,理论上可以辟路。但实际操作中,整个流程十分繁琐。中介小伙甚至要和70岁老太结婚。[1]

想想都累死人。

经过了“十天九政”调控升级,目前的政策,仍然可以破。

或者你可以说,“人类历史亘古至今”,你见过没有漏洞的制度么?

但是,我真心感到厌倦。

“破限购”这种事,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漫长。整个流程走完,仿佛过掉了大半人生。

对于最后一班未上船的群众,拯救他们真的值得么。必要么。 ”

 

似乎是增加了炒房者的成本,感觉还是有点效吧。

本文作者为铅笔社成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