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评封神(三) 部落冲突

话说这冀州侯苏护与商纣王言语冲突,纣王要将苏护捉拿问斩,身边两位宠臣费仲尤浑求情,纣王觉得吓唬了一下苏护也就算了,将苏护放了。没想,这苏护一时兴起,在午门外题写反诗。

封神

本文共计3732字,建议阅读时间12分钟。

话说这冀州侯苏护与商纣王言语冲突,纣王要将苏护捉拿问斩,身边两位宠臣费仲尤浑求情,纣王觉得吓唬了一下苏护也就算了,将苏护放了。没想,这苏护一时兴起,在午门外题写反诗,“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从诗的意思来看呀,这苏护还称不上造反,也称不上独立。只是永不朝商嘛,就是永远不来朝拜你了,跟后来武王写的那种吊民伐罪之类的革命言论不是一回事。这冀州候呢也是他实际上就相当于冀州这地方的小国王,这冀州侯也跟后来汉朝时的冀州牧不一样,比如后来曹操就当过冀州牧,州牧啥意思呢,那就是皇帝把天下百姓当成牛羊,州牧呢,就相当于皇帝派出去的牧羊犬,曹操做的这个冀州牧呢就是皇帝派曹操去做冀州这块地方的牧羊犬,替皇帝守着羊群,别让羊丢了。我说这么多呢,就想说明这冀州侯苏护那时相对独立,冀州这块领地是他自己的,不是殷商天子的,他有自己的武装,自己的财政,他觉得自己武力强横。

历史上这苏护呀不是冀州侯,只是一个小部落的首领,但我们评的是《封神演义》这部书,不是历史哈,如果讲历史那后来那几百个神仙就都没法讲了。

这冀州侯觉得这纣王是要强夺自己的女儿为妃,有辱自己的尊严,今天你要我的女儿我答应了,那明天你得寸进尺又要我的土地人民我可怎么办?于是这冀州侯为了给 纣王醒醒神,不让这纣王沉溺酒色,希望这纣王他老人家呢身心健康,早日发展成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五好学生,于是起而独立,连夜奔回。好像说错了,原先这五好学生不是德智体美劳,是仁义礼智信,五常嘛,也就是前面他题反诗写的“君坏臣纲,有败五常”。但纣王这边不这么看,好你个苏护,你不带贡品也就算了,我好意与你联姻,对你是客客气气的商量,你却咆哮朝堂,我没拿你治罪,让你早离朝歌,指望你感念我不杀之恩,没想你却题此反诗在午门之外,现在这天下诸侯都在此齐集,我若不显下手段,天下诸侯谁还服我,到那时所有诸侯闹独立,那不秩序崩坏,战端四起,为了国家统一大业,决不能让你脱离秩序。

纣王大怒,即命:“宣殷破败、晁田、鲁雄等统领六师,朕须亲征, 必灭其国!”请注意,他召的这些人里头没有国防部长武成王黄飞虎,我分析这黄飞虎他也不是纣王这一系里头的。把这几个人召上来之后呢,纣王宣布:”苏护反商,题诗午门,甚辱 朝纲,情殊可恨,法纪难容。卿等统人马廿万为先锋,朕亲率六师以声其罪。”这鲁雄劝下了“苏护得罪于陛下,何劳御驾亲征?况且四大镇诸侯俱在都城,尚未归国,陛下可点一二路征伐,以擒苏护,明正其罪,自不失挞伐之威。何必圣驾远事其 地?”其实这是说得客气,真实的情况可能是呀,这精锐部队都被闻太师调走了,剩下的部队呢被黄飞虎把持着,根本就没有多少部队供纣王驱策,所以还是调别路诸侯的兵马。调谁呢?费仲回答,这冀州属于北伯候辖区内,派北伯侯崇侯虎去比较合适。派别路大军呢路途遥远,调度不便,纣王准奏。

这时鲁雄呢又推荐让西伯侯姬昌一同前去:原文是“侯虎虽镇北地,恩信尚未孚于人,恐此行未能伸朝廷威德;不如西伯姬昌,仁义素闻,陛下若假以节钺,自不劳矢石,可擒苏护以正其罪。”意思是说这北伯侯虽然镇守北方,但打仗可能水平不够 ,不一定能打赢,不如这西伯侯姬昌,仁义之名远扬,让这西伯侯去呢,不用打仗就可以让这苏护感化,自动投降。这话说得很没道理,什么时候打仗是能够靠道德力量感化敌人投降的吗?并且多路大军出征,必定要有个主帅才能协调指挥,你现在这派两路诸侯共同出征,那到底谁听谁的呢?我们还是得重复我以前重复的那句话,《封神演义》的作者是明清时代的人,那个时代是礼教思想占主要地位,那礼教呢是讲君仁臣忠,儒家呢除了要求臣下要忠诚,对君主也是有标准的,这个标准就是君主要施仁政,那周文王(当时还是西伯侯)又是儒家的典范,自然要突出一下。只不过到了后来”仁政“这个理论变味了,成了威胁皇帝不能惩罚臣下的理论支持,如果敢于处罚臣下,不管有没有理,都是暴君。而积弱不振的宋朝成了所有文臣士大夫们一致推崇的天堂。因为和文人们的利益相关,所以文人们反复宣传。仁政成了那个时代的政治正确。而主张对大臣要赏罚分明、严刑峻法的法家则一直不受待见。要说呢,”仁政“这个口号也不算错,但皇帝接触不到普通百姓,想减税,减不到百姓头上,只是便宜了权贵和官僚。

书上说这纣王思想良久,俱准奏。他同意了,于是这纣王下发旨意,让这两方诸侯出兵,共同攻打冀州侯苏护。这两位伯爵接到旨意,心思当然是不一样的,这崇侯虎是急着出兵,因为是他辖区内嘛,这姬昌还发点小牢骚,说”兵乃凶象,所经地方,必有惊扰之虞,且劳民伤财,穷兵黩武,师出无名,皆非盛世所宜有者也。”这就是一句没用的废话, 那依着这说法,那闻太师也不必去平北海之乱了,后来你儿子姬不也吊兵伐罪,侵略商朝嘛。所以呀还是脑袋决定屁股,因为这苏护在北方,就算打赢了这西伯侯姬昌呢也得不到啥好处,反倒是要浪费不少人力物力,所以他不想出兵,使出了中国人惯用的手段,推拖拉,先让你崇侯虎去打,打得差不多的时候呢,再看情况进行处理。原文是西伯便对二丞相言:“侯虎先去,姬昌暂回西 岐,领兵续进。”他也没说不去,是说你先去,我以后再来,其实就是推拖拉。这姬昌这般打算,暂且不提,且说这北伯侯崇侯虎领兵前来攻打冀州侯。估计这苏护也有点怕了,原文是苏护问曰:“是那路诸侯为将?” 探事回曰:“乃北伯侯崇侯虎。”苏护大怒曰:“若是别镇诸侯,还有 他议。此人素行不道,断不能以礼解释。不若乘此大破其兵,以振军威,且为万姓除害。”那意思就是说,就算投降我也要先打赢两场战,取得谈判的资本再来投降,如果你刚来我就直接投降呢,那投降后的待遇问题可能就很糟糕。

战争共分三个阶段,先是常规战争,再来是法术战争,最后是相持阶段。先说这常规战争,这书上描写得很热闹,但是与《三国演义》,《隋唐英雄传》、《说岳全传》这些小说描写的战争境况差不多,就是两军对垒,然后各派一员大将打马上前,大喝一声”来将通名,宝刀不斩无名之辈“通完姓名之后再拿兵器互磕,好像中国人打仗几千年来都是一个模式从来不曾变过。我们来看书中描写,两军对垒,这些士兵全在旁边看着,好像士兵的作用就是在主将没磕赢的情况下把主将抢回来,也不出手设个绊马索什么的。很有点费厄泼赖。可是到了晚上却又不费厄泼赖了,而是派士兵去劫营偷袭。既然允许搞诡计,何不在战场上就搞点陷阱呢,射个冷箭啥的。

应该说商周时期打战主要还是车战,兵士都是贵族,打战规则还是很有些骑士风度,基本还是一对一,先摆好堂堂之阵,然后再打,并且你如果认输了,我也就不下狠手了。我们都知道有个成语叫宋襄之仁,就是春秋时期宋襄公打仗时不肯占对方便宜,非要等对手过了河摆好堂堂之阵才动手,结果大败亏输。大家千万不要以为只有宋襄公一个人蠢,宋襄公时期已是东周,他只不过沿用西周时的老作派而已,其他诸侯其实差不多。武王伐纣胜利,周朝也没有对商朝赶尽杀绝,如果纣王不是自焚,应该仍可继续称侯。宋襄公就是商朝的后裔,并且他的爵位是公爵,在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里是最高一等。司马迁因为宋襄公这种讲究规则的老贵族作派,并不笑他蠢,反而把他列为春秋五霸之一。

但书中就这么设定,我们也还按书中情节来讲,书接前文,打常规战争苏护方大胜,毕竟他有主场优势,早有准备,不论两军对垒还是晚上劫营,北伯侯崇侯虎都没打赢。战争进入第二阶段,北伯侯崇侯虎的弟弟崇黑虎来了,开始法术战争,说是这崇黑虎背上有个葫芦,里面能放出一只铁嘴神鹰,一下就将苏护的几员大将拿下了,包括苏护的儿子苏全忠。这里我不明白的就是封神演义里这些家伙有宝贝都不先拿出来,非得先打常规战争,在战马上交手几个回合后,再把宝贝祭出。我们平时不都说先下手为强嘛,八国联军侵华时也没有在马上对砍,而是直接就洋枪洋炮开路嘛。

要说这苏护吧,可能平日养尊处优,没有经受过什么挫折。在纣王面前先不知天高地厚很是嚣张,现在战争受挫,损兵折将,连儿子都被抓走,一下就自暴自弃了。苏护先是想要自杀,又怕战败后老婆女儿被人强暴,想在自杀前先把女儿老婆给杀了。书上原文是“……倘久后此城一破,使我妻女擒往朝歌,露面抛头,尸 骸残暴,惹天下诸侯等笑我为无谋之辈,不若先杀其妻女,然后自刎,庶几不失丈夫之所为。”苏护带十分烦恼,仗剑走进后厅,”并且这家伙全然不反省自己在外交场合里的愚蠢举动,反倒把战争责任和战事失利全部推到自己女儿身上。他提了剑冲向女儿妲己,并对女儿骂道:“冤家!为你,兄被他人所擒,城被他人所困,父母被他人所杀,宗庙 被他人所有。生了你一人,断送我苏氏一门!”。真是丑态百出,枉为人父。

好在苏护手下还有一员猛将叫郑伦,也会个法术,鼻子哼一道白光,人看了就从马上跌倒,用这法术把崇黑虎给抓了。

正在两边都互有损伤,相持消耗的阶段,西伯侯姬昌出马了,他也不出面,只差人送来一封书信,大意就是:苏护你糊涂呀,你写什么反诗,激怒纣王,如今搞得乱七八糟了吧,你简直是瞎搞。纣王想娶你女儿作妃子,无论是对你家的荣华富贵,还是两国间的和平发展都是好事,你干嘛拒绝呢,另打战了,赶快把你女儿送过去当妃子吧。当然原文写得很是冠冕堂皇,令人肃然起敬。

那苏护经过这几年的战争挫折,早就不想打了,见姬昌写信来,也就马上就坡下驴,同意送女儿给纣王了。妲己终于出场了。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江伊为铅笔社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