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理智与法——浙江杭州蓝色钱江放火案有感

在西方正义女神是蒙着双眼的,表示正义即不应畏惧权贵也不应有所偏袒,无视被告的容貌、权力、身分、家世、地位或者可怜与否,只凭客观事实和现行法律来裁决。

正义女神

本文共计1793字,建议阅读时间6分钟。

2017年6月22日5点左右,浙江杭州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发生火灾,导致该户女主人和三个未成年孩子死亡。该室保姆莫焕晶具有重大嫌疑,目前已被警方抓获。莫焕晶初步交代了使用打火机点燃客厅物品纵火的犯罪事实。事后,该户男主人林生斌以物业消防服务未达标,消防队救援不力为由,向物业和消防队提出了质疑,并委托律师向物业索赔,具体索赔金额,业主和物业都未向外界正式公布。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悲剧,如何面对丧失四位至亲后的悲伤?通常有五个阶段:否定,愤怒,讨价还价,沮丧,接受。凭着“不相信,不接受”,可以使当事人暂时抛开伤痛,不被击倒。或许感到麻木、没有存在的意义,但否定心态是重要的保护机制,帮助人们度过最困难的时期。

随后人们往往会开始探究事件的过程和归因。这时很容易出现归因偏差:成功时人们往往归因为自己有能力,失败时则力图把责任推诿给外界和他人。这样对人们的心理调节和自我保护是有利的。面对如此巨大的伤痛,自我攻击?还是向外攻击?自我攻击,少有人可以承受。莫焕晶曾盗窃三名雇主家中财物用于赌博,均被发现后辞退。将这样的人请进家中,姑息养奸,害得一家四口丧命。为什么要将这样的人请到家里来?这无疑是对自己最大的拷问。

向外攻击,问责物业或消防。无论这样的怪责是否正确,都情有可原。所谓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对于因悲痛失去理智的人,宽容一些,而不是冷血的指责他在事件的错误和应承担的责任。

物业和业主本是一个共同体,大家同坐一条船,互相帮助。大家只有信任物业,才会接受物业的服务,并支付费用。物业才能生存和发展。在此次纵火案件中,物业保持了克制,没有与业主互相指责;保安尽到了努力,火势没有扩大;救人也没有错,紧急事件中救人存在不足也在所难免。但物业收取费用,承诺提供的消防服务不达标,应该承担赔偿责任。至于到底赔偿多大金额,物业自会依据和解与否对品牌损失的影响和业主要求的赔偿金额之间的差额,做出最合理的决定,保护好自身的利益。如果达不成和解,也将由法院依据损失和责任认定确定赔偿金额,物业已声明如达不成和解,愿意在法律要求的范围外多承担10%的赔偿责任。

消防队帮助救人,火场情况复杂,即使存在不足,可以总结经验,加强投入,增强消防队伍应对火情的能力。不能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恶意揣测消防人员,用一些僵死的流程来限制他们的救人行为。那样最终受损失的还是社会大众。

Neurons that fire together, wiretogether.一起激活的神经元,一起连接。与我们大脑有关的一切技能、经验、记忆、语言等都有赖于脑部神经元的联结。而神经元之所以这样连接的重要原因:就在于他们是一起激活的,并且激活的次数足够多,或者激活的时候,荷尔蒙足够浓。我们幼时学习语言时,将听到的声音和当时的整个背景,包括画面、动作、气味、味道、感觉等等所有的感觉全部印入了头脑中,控制听觉、味觉、视觉、触觉、运动的神经联在了一块儿,下次我们再听到这个声音时,我们就自动激活了这些连接在一起的神经,模拟了学到这个声音时的画面。而我们获得的每一个概念,其实是通过在脑中模拟体验以前经历中听到这个声音符号的场景或者经历来对这个声音符号进行理解。

可见所有的名词和概念,即使是同一个词,对于不同的人,点亮的脑神经区域都是有差别的,只具有相对和有限的含义,因此即使只有两个人,对于同一名词或者概念的理解也会不同。“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我们每个人对事实的认识和看法其实没有完全相同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认为的“公平”,“正义”,这没有对错,我们没有权力以自己认为的“公平”,“正义”要求别人。指导人们言行和应对的责任和社会的正义,还是要看法院判决。强制规范他人行为的,只有合法和不合法,法院依据证据,按照现行法律宣判,并强制履行。只有设定法律,才能在亿万种公平正义中,确定简单可行的原则。并在社会的变迁中,摸索出社会成本最低,社会效益最大的原则,强制执行,这也是政府存在的重要意义之一。

在西方正义女神是蒙着双眼的,表示正义即不应畏惧权贵也不应有所偏袒,无视被告的容貌、权力、身分、家世、地位或者可怜与否,只凭客观事实和现行法律来裁决。这些都是法院的责任,只要法院把好关,公正判决,此次悲剧的社会负面影响也将会减少。

愿逝者安息,林先生接受现实,坚强面对,早日走出悲痛,人生的路还要继续;保姆得到法律的严惩,这是她应得的;物业和消防工作重新走上正轨。

本文作者徐宁宇为铅笔社成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他的微信公众号:做最好的自己共享人生的精彩。二维码见下,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