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孩子不沾染白左类思想?

一位老先生对我说过一番话,我深以为然。他说,刚毕业的年轻人不要去慈善机构,很容易被毁。

白左

本文共计2180字,建议阅读时间8分钟。

一个规律:有些道理,只有强者和成功者才能接受。而接受了这些道理以后,他们会取得更大的成功。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

英美国家为什么会产生保守主义思想呢?就是因为他们在历史上一直都是赢赢赢。有过挫折,但从未经历彻底的惨败。时间长了,就有了成功者的自信和勇气。我们中国近代以来很不顺,败多胜少,惨败苦败的情况,比比皆是。弄得大家自信全无,灰心丧气,认为中国事事不如人,甚至怀疑我们这个人种和文化是不是属于低劣。

最近三四十年的发展,不但从物质层面改善了亿万中国人的生活,更重要的是,重新唤醒了中国人的自信心。当然要注意不能转为骄傲自满,但现在的中国人,确实更有条件理智平和地看待自身的历史和现实。

如何让孩子不沾染白左类思想?这个问题确实挺难。我也有孩子,教育上很注意这个问题,但孩子们还没长大,也不知道我的做法是否有效。介绍经验什么的,可说完全没有资格。这里就算是我和广大家长聊聊天吧。

白左,首先就要“白”。这是因为,一般来说,白人的生活水平比较高,也就是说,白左往往产生于富裕之家或富裕之国。生来富裕,会让人产生错觉,以为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不必花力气花代价去维持。他们的注意力会更关注尚存的不完美之处,并提出天真的解决方案。白左的误区在于,他们的解决方案,看似能直接解决现有问题,却往往会“唤醒”已经被解决的旧问题。结果,整体局势反而恶化了。

比如,对孕产妇给于更多法律上的特权,看似能够减少孕产妇的生活成本,但却会加大妇女就业的难度。妇女就业,本来是已经解决的问题。经他们这一番折腾,妇女找工作,比以前只会更难。

可是,家庭富裕,毕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总不能为了教育孩子,搬进贫民窟去住吧。

在现有的条件下,我想,是不是可以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一、家长自身要不断克服白左类的思想。人富了以后,白左思想就会难以抑制地生长。必须有意识地克制,才能不中招。家长和孩子朝夕相处。家长的观念会通过生活的点点滴滴影响到孩子。

二、不要让孩子从事太多的公益活动。一位老先生对我说过一番话,我深以为然。他说,刚毕业的年轻人不要去慈善机构,很容易被毁。慈善机构是给人送钱的。给谁送钱,谁也会对你笑脸相迎。时间一长,你就会得意忘形,认识不到奋斗的艰辛和痛苦。年轻人要去企业挣钱。挣钱很难,客户老板都盯着你,稍有差池,就遭到批评甚至辱骂,压力很大。但唯有在这种压力之下,才能学到过硬的真本领,才能真正让别人需要你。

让小孩子热衷于公益活动,这恐怕是培养白左、黄皮白左的最佳途径。参加公益活动,一方面自我的道德感会逐渐膨胀,“圣徒感”油然而生。另外,和年轻人在慈善机构工作类似,公益活动也遇不到什么真正的困难,只会遇到种种“人间温情”。真实社会的残酷和狡诈,被掩盖了。

这样培养长大的孩子,如果家庭条件不好,不得不开始真正的奋斗,往往要经历深刻痛苦的幻灭。家庭条件好的孩子,对社会的认知也是扭曲的。成为花花公子,是最好的结果。弄不好就会成为以各种方式危害社会的“公知型”人物,或者成为没用的废物。

三、接上一条,让孩子见识、经历真实社会的残酷和狡诈。当然,我反对那种矫揉做作的“挫折教育”,那种故意的把戏,效果很差。真实社会中的残酷狡诈,遍地都是,只要家长不刻意帮助孩子解决所有困难,家庭富裕的孩子,也完全有机会了解真实世界和童话世界的区别。

我曾经和一位朋友聊过类似话题。他也是位成功人士,说就是要让孩子的生活从小就幸福,不再受他小时候受过的那些苦。他要尽量给孩子去除所有障碍,让孩子的生活一帆风顺。我问他,你是否认为理想的生活就应该毫无压力、毫无障碍?他沉默了好长时间,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承认他过去的想法是偏颇的,他要回去仔细想想这个问题。

四、鼓励孩子参加正式的体育训练。美国人的心态比欧洲人好得多,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很可能是, 美国人更热爱体育。欧洲人也爱看体育比赛,但要说直接大量参加体育,欧洲人要少得多。在美国,体育简直就是宗教。超级碗决赛就相当于美国这个国家的大祭祀仪式。

美国很多富裕家庭的孩子,从小就参加体育队,经历艰辛刻苦的锻炼,承受各种痛苦和挫折,甚至要面对身体的伤害。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以意志坚定、个性强悍著称。他在回忆录中就说,年轻时参加摔跤队训练的经历,对他个性的形成,至关重要。

毛泽东有一句话说得很好: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理想的人格,往往来自于文武兼备。和平年代,体育代替战争,防止人们过分文弱,防止人们沉溺于温情之中不能自拔。美国很多著名企业家,当年往往都是大学体育队的干将。正是在和他人面对面的竞技中,他们很早就体验到真实社会的残酷竞争和艰苦奋斗的滋味。企业家中也有白左,但比例要比大学中的白面书生低得多。

经济学上有个基础条款,资源是有限的。这个基础条款可没有例外。从世界首富到街上的流浪汉,都是如此。人们永远要面对资源有限这个事实,并设法解决。手握数百亿美元现金的公司,也不可能投资研究所有未来有前途的项目,也必须冒着风险有取有舍。很多大公司就是当初错过了某个重要的项目,超越者就得到了机会。

所有人,从富二代到赤贫者,都无法逃避真实社会,都要面临选择之苦。白左之愚,就在于他们总要有意无意地忽略资源有限这个基础事实。天生富裕,让他们觉得世界完全可以是心想事成的。

让孩子经受艰苦的奋斗,知道失败是什么滋味,也知道成功的代价,这可能是防止白左类思想的最好办法。

李子暘为铅笔经济研究社主编,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