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日关系的展望

日本这个国家,很精致,但格局毕竟远远不如中国这样的泱泱大国。

riben

本文共计2040字,建议阅读时间12分钟。

我是个亲日派。不但有好几个日本朋友,还强烈希望中日友好。

说起来,中日关系真是令人蹉叹不已。我简单回顾一下啊。

虽然是英国人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但真正把中国打痛,让中国朝野上下强烈震动的,是1984年的甲午战争。打个比方说,首富日进斗金,你不会嫉妒。但办公室你曾经的手下出去创业,发了大财,你就很难平静了。如果他进而来收购了你们的公司,成了你的老板,你就很有理由气急败坏了。

中国人一直都没把日本当回事。没想到甲午战争却被这个小国打得惨败。这太让人过不去了。甲午战争是中国近代史重要的转折点之一。救亡图存、彻底变革的意识从那以后真正深入中国社会。认识和承认自己的落后,也是从那时开始。

既然承认落后,接下来就是开始大学特学先进国家。首先学的目标,就是日本。所以,虽然甲午战争中两国为敌,但之后中日关系却比以前密切多了。大量中国青年到日本留学。

如果那个势头延续下去,中日两国本来可以成为关系非常好的两个国家,甚至成为英美那种有着特殊关系的国家。可惜,日本国内政治出了问题,下克上,狂妄无知的小青年夺了权,对中国这个又老又大、又穷又弱的国家,鄙视不已,妄动野心,发动了侵略。

从技术的层面看,日本完全有机会彻底征服中国。中国后来是依靠美国才打败了日本。但深入了解历史就会发现,日本在最鼎盛的时候,其实也没有能力完全吞并中国。硬吃下去,一定消化不良。要知道,中国在最衰弱的时候,列强加在一起也不曾彻底征服中国。中国人并不像印度人、阿拉伯人、非洲人、东南亚土著那样容易征服。日本一个国家,就更不必奢望了。

战后,中国社会没有平静下来。反观日本,则在美国的控制之下,有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发展空间,创造出经济奇迹,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日之间的差距再一次拉大,大到让人难堪。

有意思的是,这个时期,中日关系反而再一次空前友好。在政府层面,日本给中国提供了巨额发展援助,条件非常优惠,实实在在地促进了中国的发展。民间层面,日本的各种文化大量进入中国。电影电视剧、动画片、家用电器、企业管理、流行歌曲等等。这时候我正好处于少年青年时代,于是便成了坚定的亲日派。

实际上,我不仅是亲日派,我还认为中国应该大力学习日本这个身边的老师,从具体技术到企业管理,从讲究卫生的习惯到认真刻苦的工作态度,日本人都值得中国人学习。

后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其间从日本那里学到很多,但更多地是学美国。再后来,中日关系出现了倒退,目前陷入比较冷淡的状态。

到了今天,虽然我还是个亲日派,但主张学习日本的劲头,也没多少了。随着中国各方面的发展进步,从中国看过去,日本可学的方面,还有,但也越来越少了,同时,日本的缺点逐渐显露出来了。

日本这个国家,很精致,但格局毕竟远远不如中国这样的泱泱大国。日本人的生活,从物质层面看,质量很高,但个人的生活压力也很大。日本基本是个单一民族国家,人们彼此间的认同感很高。这有很多好处,比如社会矛盾不那么激化,人与人之间的斗争不那么残忍;但也有不好,那就是社会比较紧密,集体对个人的控制力度比较强,个人自主的空间比较小。

说到中日关系,表面上看,两国关系冷淡,主要原因在中国,但从深层次来看,其实主要要看日本的选择。中国再次崛起以后,势不可挡地重新占据了东亚领导国家的地位。但是,由于历史的惯性,也由于国际主流舆论对非民主国家的妖魔化,日本还是更愿意把自己看作美国的小兄弟,而不甘心成为中国为首的东亚体系的第二把手。

说起来,日本当年侵略时提出来、后来因此无人再提的“大东亚共荣圈”,其实是我对未来东亚秩序的期望。中国、日本、韩国,同属于一种文化传统,人种一致,文字上也有相通之处,完全有可能形成一种紧密的国家间共同体。日本曾经想要成为这个共同体的领导国家,现在看来,虽然还很强大、优秀,但日本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这个共同体如果能出现,领导国家一定是中国。问题的关键在于日本、韩国能不能面对和接受这个现实。

这个共同体如果成真,不仅能够从根本上稳定东亚局势,发挥各国优势,在协作中促进各国发展,更重要的,这个共同体凭借其巨大的体量和软硬实力,将让世界认识到一个不同于西方的国家模式——基于有效治理而不是基于个人分立的国家模式。

至于个人对日本的心态,再出现很多像我这样的亲日派,看来不容易。毕竟新一代的人很难理解索尼、东芝、夏普、日立这些字眼在我们眼中曾经的高上大形象。新一代的人,可能更需要克制的,是对外交往中的自大狂妄,而不是我们这一辈人曾经的妄自菲薄。

新一代人的有利之处是他们有更多的机会直接接触日本和日本人,能够直接感受到日本社会的优秀所在,当然,也能感受到其不足之处。他们对日本的认识,将更加具体而饱满。毕竟,面对面的直接接触,比隔海相望,要真切多了。

我建议的心态是:从东亚领导国家的高度,对日本,抱着欣赏、合作的态度,重视远景,忽略小节,感受差异,但也洞察内在的一致。我们需要一种开放、豁达的大国心态。既然在现实和实力层面上中国已经取得了持久的压倒性优势,我们也没有理由在心理上还保持斤斤计较的弱者心态。

李子暘为铅笔经济研究社主编,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