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愤青:经济学最多是政治范畴里的小手段而已

经济学,我从来未曾认为经济学会是一门独立的学科。

LINYFI

本文由扯淡堂(ID:Rzycblfg)授权转载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本文共计925字,建议阅读时间3分钟。

当下中国的经济学家中,几乎都是为高额的出场费而生的,很少有经济学家,真正提出实践有用的观点和见解。但是他们之间却从来争斗不休,谁都看不起谁,林毅夫是被围攻的最多的一个经济学家,我个人感觉他被围攻最大的理由并不是说他的经济学水平有多差,而是因为他被政府所喜欢和接纳,林毅夫是为数不多的货真价实出过系统性研究的经济学家,但他最比较不可思议的是同时被中西方都能接受的经济学家。他在中国被争议的背后,是普遍性经济学家的一种失意的集中表现,说白了是嫉妒的结果。

 

所以反对他的人,因为学术上很难对抗林毅夫,所以往往都是从道德上下手,指责他为御用经济学家,为政府喉舌,问题是他提出了很多公开的方案,而反对他的人却从来没有提出过一份方案。

 

经济学,我从来未曾认为会应该是一门独立的学科。理论上,他是研究经济发展的一门学科,但是问题是经济发展的背后极大的取决于国家实际控制人对国家的理解和未来目标的设定,所以经济学最多是政治范畴里的小手段而已,所有研究经济的最终目的,很大程度都是服务于政治的一种手段,政治的目的是多元的、博弈的。经济学过于简单的设定前提条件,最终的结果,其实就是没有可用之处。

 

这个角度来看,我很少会听经济学家讲了什么,做了什么。事实上,他们研究的很多所谓的理论,都只是把社会过去的经济现象的规律给总结出来,那只代表了过去,永远不会代表未来,社会如果按照经济学家的结论去运行,就不会有进步了。

 

林毅夫的一生是个很明显的叛逆过程,出生在台湾,抱着篮球来到大陆本身就是个传奇。他的学术生涯是芝加哥大学的博士,芝加哥学派的舵主是弗里德曼。这个老兄提出了通胀的结论来质疑凯恩斯主义,他认为凯恩斯主义助推了西方社会的毫无节制的滥发货币,造成社会的滞胀。他跟哈耶克都天然的认为政府和市场之间相互独立的关系被凯恩斯给破坏了,必须要分开两者的界限。所谓的小政府,大社会,政府别干预经济,市场自由选择。他认为经济自由最终促进政治自由。

 

而林毅夫毕业于芝加哥大学,却在中国大力支持产业政策,政府要制定目标干预市场经济促进发展。而且林毅夫并非是为批判而批判,他对芝加哥学派的研究非常严谨系统,他叛出芝加哥学派,很大程度上应该是在实践中发现在这个学派的思想经不起实践的推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