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究生比男生差,这话能讲吗?

用“言论自由”的原则来对抗“政治正确”,本身是逻辑不自洽的,而且还会在很大程度上损坏社会秩序的约束机制。

女生

本文共计2361字,建议阅读时间12分钟。

事情缘起于浙江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冯钢老师下面的这一条微博:

11

冯钢老师因为这条4年前的微博,在微博上被围攻谩骂,并被告之浙江大学,要求浙江大学辞退他,以及要求他本人道歉。当然,冯钢老师非常个性,跟网友对骂至今,一点不在乎网友的舆论压力和威胁。而今天,一个叫萧瀚的老师跳出来为冯老师辩护,写了一篇名叫《政治正确与言论自由:关于“冯钢”事件的几点看法》,由于文章较长,我就截取个开头供大家参阅一下(如下图),具体可以去微博里查看全文。

22

我今天写这篇文章就是为了反驳萧瀚老师的文章的。我要论证的是:萧用“言论自由”的原则来对抗“政治正确”,本身是逻辑不自洽的,而且还会在很大程度上损坏社会秩序的约束机制。同时我还会阐明政治正确的本质是什么,以及如何对待它。

萧老师认为,冯老师言论属言论自由范畴,却因为政治不正确而受到社会舆论的打压和威胁,这样是非常不应该的,还顺手引用了布伦南大法官的名句“如果言论自由不会冒犯谁的话,那就一文不值”。从他的言论,我们可以推出一个结论和一个逻辑不自洽,一个结论是:只要言论符合言论自由的原则,那么言论就不应该受到社会舆论的打压和威胁;一个逻辑不自洽是:对应的社会舆论,难道就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吗?既然对应的社会舆论是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虽然它已经冒犯了冯钢老师,但不也正符合“如果言论自由不会冒犯谁的话,那就一文不值”的标准吗?

新制度经济学把制度分为两类,一类是正式约束,另一类是非正式约束。所谓的正式约束是指成文的法律,而非正式约束一般是指社会规范,道德准则以及习俗惯例等。正式约束(即法律),主要是通过国家强制惩罚来推动公民遵守的;而非正式约束一般是通过三种惩罚方式来约束人的行为的:第一方惩罚,第二方惩罚和第三方惩罚;第一方惩罚是指违反规范和准则者自身的内疚和恐惧;第二方惩罚,是指被侵犯者对侵犯者的惩罚,比如当你被谩骂时,用肉身去打击那个骂你的人;而第三方惩罚则是指当事人之外的第三方,比如旁观者,比如网友们,比如你的同事们,通过社会舆论压力,排斥,驱逐等非法律强制方式来进行惩罚,以保证大家遵守社会规范和道德准则。最近的研究表明,一个社会的秩序,85%靠非正式约束来维持,可见非正式约束的重要性,也可见第三方惩罚的重要性。而社会舆论压力则是第三方惩罚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所谓言论自由是在法律层面上的概念,即指只要不超出法律规定的言论自由边界,就不会也不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然而,我们必须要搞清楚的是,有非常多的言论虽然符合法律意义上的言论自由,但并不符合这个社会的公序良俗,不符合这个社会到道德准则,要知道法律上的言论自由边界并不同公序良俗的边界重合,言论自由的范围常常会远宽于公序良俗。如果像萧瀚老师所讲,只要符合言论自由边界的言论,就不应该受到社会舆论的压力,那么我们就是典型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丢掉了一个维护社会公序良俗最重要的武器。

举个例子,假设一个教授公然发表女性应该裹小脚和三从四德的言论,这种言论符合言论自由,并不触犯法律,但它已经触犯了现今中国的道德标准,当社会舆论要求大学辞退该教授时,我们大多人还是会觉得应该的,甚至我们自身就是社会舆论的一部分,积极且踊跃着,这时候我想萧瀚老师也会是其中的一份子,而不会跳出来用言论自由来为这个教授辩护。

让我们回到”政治正确“本身,政治正确的本质是什么?从上面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其实政治正确无外乎就是一种”道德准则“,它是最近几十年于欧美发达国家形成的一系列”道德准则“。”政治正确“起作用的方式跟社会规范道德准则一模一样,当有人政治不正确时(即违反那些道德准则),就有一群信奉这些”政治正确“准则的人跳出来,通过舆论压力的形式,对违反者进行惩罚,轻者被逼道歉,重者丢掉工作,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当然说了这么多,我其实是支持冯钢老师的。之所以支持他,老老实实的说就是因为我不认同所谓的”政治正确“的道德准则,而不会扯出”言论自由“的大旗。政治正确作为西方左翼的道德规范,才短短数十载(甚至不过十多载),未经历时间之考验。且由于其从诞生到现在,已经矫枉过正,严重阻碍了正常的政治讨论和科学讨论。政治家们为了防止触到雷区,常常不敢实事求是的讨论政治及其解决方案,科学家们为了防止触到雷区,许多领域也不敢去碰。由于政治正确涉及到社会方方面面,因此也严重阻碍了人们进行有效的公共讨论,使人战战兢兢,动辄得咎,结果美国虽然在法律上大力支持的言论自由,但因为政治正确,反而导致民间更大程度上地压制了言论的表达。所以从整体看,它是低效和阻碍社会发展的,因此我反对”政治正确“对应的一系列道德准则,我相信它们终究会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淘汰出局。

冯钢教授不过是称述了他认为的现实而已,言论没什么不当的,却受到如此大的舆论压力,实属不应该。我觉得最有资格评价他的,是他手下的那些报考,在读以及毕业的女博士。但从目前来看,还未一个女博士站出来指责他,而且从他的微博上来看,不管从招生,还是教学过程中,他对自己并未实际歧视女性相当有信心。

最后让我们顺便谈谈言论自由的边界问题。针对言论自由,我这里主要从四个方面来谈,分别是:个人名誉,国家安全,社会伦理,政治平等,四个方面来进行阐述。美国联邦分别有四个最重要的案例或法案涉及到这四个方面的言论自由边界问题。首先针对个人名誉,对应的美国最高院的案例是1964年的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对应的书籍是《批评官员的尺度》,树立了”明知故犯原则“;针对国家安全方面,是1971年纽约时报对美国政府案,树立了”清晰可见的危险原则“;针对社会伦理,是2000年美国政府诉花花公子案;针对政治平等,则有1917年《federal election campaign act》。(以上言论自由相关内容参考刘瑜的《美国政治概论》)由于篇幅有限,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自行百度相关案例,了解相关详细内容。以上,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