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刘鑫真的是正义吗?

建立在自由的基础之上的道德,才是“真道德”。

1

本文共计2569字,建议阅读时间10分钟。

上一次这么热闹的公众道德狂欢,还是保姆纵火案的时候(嗯,没错,保姆纵火案,既不是绿城纵火案也不是绿城失火案)。相同的是,案件的元凶远离了舆论风暴的中心,架在审判台上的却是没有作恶而且还是受害者的人。就连平日里靠贩卖三观为生的大V也说:“我反对网络暴力,但这次例外”。大V都发话了,其他人自然是纷纷拿出看家本领,把从不在家族朋友圈里展示的那一面淋漓地使出来。

我对这种公众审判一直是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尤其是在案件讨论变成对刘鑫无休止的咒骂、羞辱、造谣后,更是觉得这种行为恶心透顶。

道德狂欢的一个特点,面对“审判”对象,谁越龌龊、越恶毒、越下作,谁的自我感觉就越良好。

道德绑架是怎么形成的?

通常情况下,我们说一个人作恶,是说他做了什么;刘鑫是个例外,她“作恶”是因为她“没做什么”。

“江歌是为了刘鑫而死的,刘鑫就算当时没有拼死去救江歌,事后也该承担起责任来,但是刘鑫却一直在逃避责任,然后她活该被骂。”

这里有一个谬误,即使假设江歌是真的为救刘鑫而死的,她的见义勇为也不是一场交易。真正要负责的是杀人犯,刘鑫不过是另一个受害人,从法律上来说,刘鑫完全无责。

当然从道义来说,刘鑫积极补偿江母,把江母当自己母亲看待,两人相依为命互相温暖,这是很符合社会的“道德审美”的。

但这只是刘鑫的一个选择而已,对于刘鑫而言,她作为一个受害人想忘掉过去重新开始生活,也是她的选择。

但是“正义群众”不答应啊。在“善良人”眼里,江歌帮助了刘鑫,江歌死了,刘鑫就得一辈子背负着责任生活下去。重新生活?不行的。烫头发?不行的。唱K?不行的。江歌都为你刘鑫死了,你刘鑫不为江歌披麻戴孝三年,怎么行?我们要声讨你。

很多人犯的错误就是把自己内心的美好愿望强行加给别人,变成别人的义务,别人办不到或者不去办,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坏人。其实,有这种想法的人,才是真正的混账,跟自己喜欢狗就不准别人吃狗肉还声称“这是因为我们有爱心”的狗粉是一丘之貉。

2

(多少干扰别人生活的行为都是建立在“我很善良”的理由之上)

还有人说:“我们批判刘鑫,就是为了唤起人性中善良的部分,让世界不再冷漠。”听起来多么高尚的理由,似乎他们这么做真的能让世界变好似的。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於诸侯,有能赎之者,取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而让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夫圣人之举事,可以移风易俗,而教导可施于百姓,非独适己之行也。今鲁国富者寡而贫者多,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

不要忘记,人类历史上所有以改造人性为目标的运动,最后都是以灾难性的后果收场的。

你也没有更高尚,你只是运气没有特别差

有个在网上蹭热度的媒体发布了这样一个投票:如果刘鑫来你公司面试,你会录取她么?底下的评论自然是一面倒地表态“坚决不录取”。有个女的评论:“认为可以录取刘鑫的难道不怕被她害死?”还拿到了高点赞数。

我倒是很奇怪,什么样的人需要整天担心被人弄死?是欠了黑社会一屁股债还是也交了一个性格缺陷的男朋友,以至于需要身边全是江歌随时帮她挡刀?

刘鑫的“恶”是什么?自私,懦弱。一个自私懦弱的人在现实中有多大危害呢?没啥危害。自私懦弱本身就不是大奸大恶,何况小坏毛病每个人身上都有,最多是发生在别人身上比发生在自己身上“更可恶”。

刘鑫真正的问题是“太倒霉了”。她遇到的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不会遇到的情况。在危急情景下,人的各种特质都很容易被放大,何况还有个江歌把刘鑫映衬得更渺小了。

漫漫人海中,刘鑫千千万万,包括对刘鑫恶语相向的人,骨子里可能还不如刘鑫。真正稀有的是江歌,是陈世峰,是江母。这几个人中缺了任何一个,都不至于凑出一个引爆热点的故事,而偏偏刘鑫全遇上了。

从这点来说,批判刘鑫也不完全是因为她的“自私”,而是这个故事让愤怒群众有了参与感。自私就该被骂的话,骂得过来么?何况不该先骂自己么?

挥舞着道德大棒的人,并不见得道德高尚,只是运气没有差到被抓起来树典型而已。如果自私就该声讨,几个人敢说自己不是被围攻的对象?没有被揪到镁光灯下吹毛求疵地找污点,不等于真干净。大多数人只是运气好,或者说没有太糟糕,没有被命运抽到上审判台而已。

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对耶稣说:“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听见这话,众人一个一个地都走了。

–《约翰福音》第八章

3

自由主义者的道德观

自由主义者往往容易被贴上“冷血”“自私”“没人味”的标签。因为自由主义者在面对社会热点时往往不会血脉偾张,甚至会刻意与汹涌的民意保持距离,所以也很容易被人批评:“到底是多冷血的人,才会不激动。”

激动就一定是正确的吗?或者说,激动的人就一定善良吗?

在面对舆论热点,许多人都面临同样的问题:一是如果自己不是当事人,掌握的信息不够充分,很难完全复原事件的原貌(很多义愤填膺的人,愤怒的理由往往依据单方面散布的事实,甚至只是网上的以讹传讹。);二是不同的个体在精神层面(性格、抗压能力、分析能力等等)存在着差异,不可能对所有人提出统一的要求;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人的同情心往往是不均匀的,你同情了甲,那么就不会同情与甲有利益冲突的乙,甚至会支持甲侵害乙利益的行为。

影视里,“房东”往往是以反面形象出现的:凶神恶煞,整天威胁租户赶紧交租。而交不起房租的穷人往往看起来很可怜很无助。

4

现实是,房东收取房租,与交不起房租的租客解除合同,都是合法合理的行为;不交房租的租客,实际上是损害房东利益的人。这一点,不因租客本人的贫富而改变。但许多人却有着另类的逻辑:如果租客有钱不交该谴责,但如果租客是“好人”却交不起房租,则房东应当“宽限”一下。不肯宽限的房东,则是为富不仁。对穷人的同情,变成了对穷人侵权行为的支持,这就不是善良了,而是没有起码的是非观念。

同情心要有,但不能泛滥,更不能让同情心左右了是非观,否则,判断问题的标准就会变成“谁惨谁有理”。

5

真正的道德,是“以万物为刍狗”,既不偏向A,也不偏向B。能做到这点时,戾气也就会少了许多,不会因为自己的不理性而去制造更多的受害者。

提倡道德是可以且应该的,但必须建立在“充分尊重任何人的自由选择”的基础之上。对他人缺乏尊重,那么“道德”必然变成“道德绑架”。建立在自由的基础之上的道德,才是“真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