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北上广欢(qing)迎(li)高(di)级(duan)人才(kou)?

近几天发酵的两件事,大兴的火和幼儿园的恶,归根结底,都是我们快速城镇化造成的。

22

本文共计2250字,建议阅读时间10分钟。

知乎上有个爆火的,被河蟹的问题。

11

但我并不想谈这个敏感的话题,我不想去喝茶。

所以这篇文章纯粹是,

无聊的碎碎念。

22

先来看这样一组历史记录:

1789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开始

1792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成立
1804拿破仑称帝,法兰西第一帝国开始
1810-1826拉丁美洲反对西班牙殖民统治的独立运动
1815维也纳体系的确立
1836-1848英国宪章运动
1844德意志西西里工人起义

这段记录说明什么呢?欧洲18世纪到19世纪中叶,真是非常动荡的时期。

如何解释这个时间段爆发了这么多激烈的流血牺牲事件呢?我历史并大好。但是,从城镇化的角度,我能给出的一个理由就是,这个阶段,农村人口大量的向城镇迁徙,并且,非常低成本的城镇化运动加速完成。[1]

老外是没有户籍制度这一说的,他们迁徙的速度非常快,也非常自由。但是这个时期,社会不是很景气,大家发现,村里无法维持生计,来了大城市自己还是流民。所以,就业、治安、环境、疾病都成了问题。

当不能解决最底层这部分人的就业问题时,阶级斗争就出来了,社会矛盾就爆发了,新制度就成立了——马克思和恩格斯两位老爷子正是因为预料到这一点,才成为伟大的革命家。

如果不提欧洲,那么19世纪末的美国,包括20世纪50年代的拉美,都是在这样一个刚刚完成低成本城镇化状态下爆发的激烈革命。

历史是一面镜子。中国现在,同样的,进入了城镇化加速阶段后半场。如何安排2亿农民进城的就业,居住问题,如何进行一场全面的,深刻的城镇化改革,是摆在我们面前,必须攻克的重大难关。

44

近几天发酵的两件事,大兴的火和幼儿园的恶,归根结底,都是我们快速城镇化造成的。大兴的一场火引发了违规出租公寓的飓风腾退运动,幼儿园老师肆无忌惮的虐待孩子,也本质上是因为一线教育资源稀缺,幼儿园供不应求带来的恶果。[2]

同在北上深,资源并不是能平均的分配到每个人身上。

虽然现在我们的城镇化进程已经到了后半段,但是真正享受的城市医疗、教育配套资源的连一半人口也没有——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城镇化官方数据53%,而真正享受到城市的各种医疗、教育配套资源的比率只有38%。

机智的我兔早就深刻的认识到这一问题,思路和工作方法上也做了根本调整。比如我兔提出的根本矛盾的转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但是怎么解决这个矛盾呢?

这个矛盾,从经济学上来说,是无解的。

因为资源是稀缺的,好的资源永远是供不应求。

如何凭空造出那么多资源?

钱从哪里来?专业的人才从哪里来?地又从哪里来?

这些问题,虽然难倒了经济学家们,但没有难倒我们的ZF。

经济上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只能有行政手段解决了。

所以,才有了

“疏解北京人口,京津冀协同发展”

“多地二线城市全面开放落户限制,欢迎高端人才”

“发展特色小城镇(我们不允许有贫民窟)”[3]

“租售并举”

等等一系列措施。

这种方法,不仅解决供需资源错配的问题,也能盘活全国棋子,缩小贫富差距,实现城市间的协调发展。我想未来的发展思路是全国人民相对均衡的散落在大公鸡的几个大城市圈圈里,不会允许出现几个单核的超级城市。

有人说,人口是聚集的,是流往大城市的,这种逆市场化的结果终将失败。但我们有独特的优势,我们的Government power非常强大。我们既然走了其他国家都没走过的路,那么就要用其他国家没有用过的方法解决问题。

用“清理低端人口”这种偏情绪化词语解释的。“优化人口结构”这个词可能更为恰当一点。

没有人生而低端。

55

哎,这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不过,如果有一天北京要赶我走,我一定会赖着不走。

[1]注:西方发达国家城市化进程分为三个阶段:产业革命(1750年)以前为缓慢发展阶段;18世纪中叶到19世纪末为加速发展阶段;第三阶段是从20世纪开始到现在,为成熟阶段。

[2]多年以前,计划经济时代,有很多单位办的托儿所,那时这样的问题似乎并不多,毕竟都是单位自己人。不过此后,随着入园儿童的减少,加上年轻一代的父母也有能力带,这样的公共服务急剧减少,计划经济时代单位办托儿所的现象早已不复存在。此后,2012年政府颁布了《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提高了准入门槛,严厉限制了幼儿园入园年龄,不少公办幼儿园又陆续取消“托班”。与此同时,民办不但因资质受抑制,而且质量也堪忧。目前,中国的0到3岁幼儿托管率只有4%。即便3-6岁的幼儿园阶段,不少城市也都存在入托难。供给在减少,可是最近随着二胎的放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城市生活的节奏加快,对幼儿园、托儿所的需求却在逐步增多。供给减少,需求增多,最简单的常识也能判断:卖方市提供的服务质量低下,是逻辑上的必然。

http://usstock.jrj.com.cn/2017/11/24001023687799.shtml

[3]推动城市化进程,我们要么放开户籍限制,允许各类人进城,但这样会在城市边缘形成大量的贫民窟,这是我们共产主义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思路是在小城镇投入一定量资金,建设成本远低于大城市,也能形成人口聚集,创造就业需求。从根本上解决农村人口的转移问题。

后记:

最几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其实,昨天就想把三色幼儿园的事情发表出来,但一是没有实地考察,二是尚未出结果,想了想还是不能随便带节奏,所以忍住了。

网上有上百万名网友热烈声讨。好像大家都出离愤怒,恨不得把虐童,XQ者抽筋扒皮。

但是现实是什么呢?

在被爆丑闻的幼儿园里,一片祥和。

66

圈子里认识的一个大V,义愤填膺的写下一篇讨伐文章。没五分钟就过10W+,然后,他带着孩子去了红黄蓝幼儿园去上学。没错,他的孩子也在同一品牌的学校。

我问去了实地调查的基友,他说,现场情况,家长们也不团结,互相指责,还有的家长说说笑笑看热闹。除了出事的班级,其他班级都好好的上课。

彷佛网上那些愤怒的人群,从来没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