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虐童一定会发生?

自古以来,有付出才会有回报,消费者想要获得高质量的服务,必定要付出相应的回报,公平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还是一个效率问题。

虐

本文共计2485字,建议阅读时间10分钟。

近日,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园区涉嫌虐童事件引发网络热议,利用网络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编造“老虎团”人员集体猥亵幼儿虚假信息的刘某也被拘留。继医患关系水火不容之后,幼教行业也大家闹得沸沸扬扬,各种各样的文章也很多,有幼儿家长大骂,幼稚园老师收费高,心太黑。而幼稚园老师则抱怨,工作太累,工资太低,家长不信任,工作没尊严,太苦太累价值感匮乏。如果证实,无论是有变态猥亵儿童,还是有人造谣诬陷部队,法律都理应严惩不贷,在这里我只想谈谈针扎虐童全国处处开花泛滥成灾的原因。

这个世界,最痛快的事情,就是花钱了。因为花钱,我们可以得到很多想要的东西,享受想要的服务;当然,反过来,最痛苦的事,那就是挣钱了,为了挣钱我们必须把心爱的东西交给别人,必须帮别人干活。在我看来,交换过程中,如果大家明码标价,你情我愿,那就是公平的了,大家权利义务是对等的。但如果说还有比挣钱更痛苦的事,那就是对风险的厌恶,如果涉及家里最宝贝的孩子,那这个风险就更难承担了。

人人都是想少花钱,多享受的,少担风险,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也不例外,可以理解,可怕的是,想少花钱,少担风险,然后,寄希望于政府,以为政府可以帮忙实现这个目标,更恐怖的是,政府真的通过法律等形式承认了这种诉求。

其实,政府是很高兴帮忙的,就像两只小猪分大饼故事中的狐狸,它能不乐意么?但政府是不能提供医疗、教育等等服务的,风险也不会自动消失。那政府怎么帮忙呢?用一句术语就是,政府通过加重产品服务提供商的责任或者减少其权利,来帮助花钱人。

加重责任和减少权力这是一体的两面就不一一举例了,我们来看看加重商品服务提供商的责任会出现什么?刚好有几个热点的例子可以借用一下:

第一个例子就是老人摔到的问题。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举手之劳就救人一命,无论是从道德方面,还是投资收益率方面都是极好的,那为什么大家都不做了呢?

问题就出在加重责任上面。法律上民事诉讼有一个原则叫做:“谁主张,谁举证”。意思是说,你说是谁推倒你的,那好,你就拿出证据来,证明是他把你推倒的。

以彭宇案为例,先不论最终认定的事实如何,我们看法院判词怎么说的,“根据日常生活经验分析,原告倒地的原因除了被他人的外力因素撞倒之外,还有绊倒或滑倒等自身原因情形,但双方在庭审中均未陈述存在原告绊倒或滑倒等事实,被告也未对此提供反证证明。”

我们来着重看一下这句“被告也未对此提供反证证明。”这就是加重了帮扶者的责任,本来是倒地者举证帮扶者施加了损害,变成了由帮扶者举证自己没有施加损害。结果嘛,大家也很清楚了。这种情况,可以看做帮扶者的直接退出。

第二个例子,很有意思,可能政府认为军人在婚姻中是需要保护一方,因此出台了一个军婚法来“保护”军人婚姻,规定一旦军人的婚姻出现问题,对簿公堂,判决会照顾军人一方,按照军婚法判决,不以普通婚姻法为基准。这就是加重了非军人一方的责任。

结果如何呢?有些小姑娘,青春靓丽,本来跟部队的小伙子情投意合,但一了解到这些规定,再看看那些非军人一方离婚时的死去活来,早都吓得落荒而逃了。最后的结果是,如果社会正常情况是六分男配五分女,那么,有了军婚法,四分女配六分军男就变得合理了。规则明确了,一般人都会有自己的考量,谁也不是傻子。

最后结果就是,由于有了法律的保护,军人的婚姻处境更加恶劣或者压根找不到对象了,类似的例子还有最低工资保护。

第三个例子就是小孩在学校意外受伤,家长大闹学校,最终政府为维稳向学校施压,学校在无责任的情况下进行赔偿,好像皆大欢喜。然后呢?然后就是学校取消一切校外活动,限制学生课间活动,减少体育活动的强度和频次,等等。这样的新闻大家可以自己找,学校还有很多办法。这种情况,可以看做是降低服务品质。

以虐童事件为例,由于幼儿发育不完善,非常容易摔倒,但小孩,尤其是男孩天性活泼,喜欢乱蹦乱跳,摔伤等意外风险非常高,而一旦受伤,家长到幼儿园找麻烦,政府却一味维稳,幼儿园无论是否存在过失,都是需要赔偿,而且富人能量更高,闹事能力更强,导致所有幼儿园均倾向聘请凶恶幼教让小孩子减少户外活动。所以,出现全国各地到处都有幼教针扎顽皮幼儿的情况。

所以,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公平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还是一个效率问题,因为只有公平了我们才能支付最少的支出获得最大的收益,你想要少付出,多获得,那不好意思,最终结果往往是多付出,少获得,或者干脆获不得了。小孩受伤这个风险,天生就是存在的,如果不区分幼儿园和老师是否有责任,而一味将这个风险强加到幼儿园和老师身上,家长有问题就去幼儿园闹,政府和稀泥,那么幼儿园自然会加强对幼儿的约束。最好,小孩一直手背手坐在小板凳上。

自古以来,有付出才会有回报,消费者想要获得高质量的服务,必定要付出相应的回报。这些付出,如果由商品和服务的提供商获得,那么就能吸引更多、更聪明、更漂亮、更专业的人来提供各种优质的、个性化的商品和服务,消费者也能获得更多的选择。但如果消费者的付出被权力掌控者获得了,掌握权力的人本身是不提高商品和服务的,羊毛只能出在羊身上,权力获得的部分,只能依据买方市场或者卖方市场的情况,在消费者和提供商之间按不同比例分摊。而一味加重提供商责任的结果,就只能是更差劲的商品,更缩水的服务。

市场并不能避免意外的发生,它只是为不同风险偏好的消费者提供不同的选择,有些家长喜欢低价,就会有低消费的产品提供;有些不差钱,那就会有高消费等着他们;有些家长愿意承担更多的风险,在幼儿园和老师没有责任的情况下,不会过多追究他们的的责任,那就会有机构为孩子提供更自由宽松的环境和教育;有的家长不愿意承担风险那也没有关系,自然有机构来满足家长们的要求,毕竟杨永信办的电击学校都存在这么多年了,保证能为你培养循规蹈矩绝对安全的孩子。而政府的垄断和加强管理只是加大了成本(官员的花费可不低),并减少了消费者自己选择的权力而已,在上面军人案例中,政府在你的择偶条件中强制增加了一条:不愿意轻易离婚,其他条件当然就要放宽。而在幼儿园中,政府强制增加了一条是: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孩子绝对安全。那要方框的其他条件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