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式管理难道就是折腾吗?

如果时而来一场“运动”,和科层制唱唱反调,围绕着某个特定任务,短时间打破一下制度、常规、专业分工,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折腾,但却能起到恢复机构活力、遏止官僚主义的作用。

111

本文共计2634字,建议阅读时间8分钟。

近些年来,有一个有趣又意外的现象:曾经不可一世、被认为可以轻松打败中国本土企业的那些巨型跨国公司,在竞争中纷纷败下阵来,被起初并不起眼,甚至土了吧唧的本土企业打得大败。电信设备、手机、银行、家电、电商……很多行业,都是这样。

为何会如此呢?除了本土企业家格外努力以外,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跨国大企业内部的管理问题。企业规模一旦变大,政府部门中常见的官僚主义、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等现象,在企业中同样会多多少少地出现,有时还会很严重。外企也不例外。

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

这个问题如果用理论术语表述的话,就是高层集中控制和基层办事能力之间的矛盾。任何一个组织,都必然要有来自高层的控制,否则组织就会涣散甚至解体。但高层控制太严的话,也会影响基层处理实际事务的能力。事事都要请示汇报,难免效率低耽误事。不请示不汇报擅自办理,又会削弱高层控制。是个两难。

如果组织的层级很多,这个问题会越发严重。一个大型跨国公司,总部在纽约,亚太部在新加坡,中国总部在上海。北京分部为了应对竞争对手的价格战,想要推出一个有奖销售活动。拟定活动方案和预算后,一级级报告打上去,经过冗长的程序,终于,来自纽约的批示下来了,可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有奖销售活动早就时过境迁不必做了。这样的情况多次重复以后,本土竞争对手当然就会逐渐赶上甚至超过原来的庞然大物。

111

有人认为,扁平化管理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对绝大多数大型企业来说,科层制管理是必须的。事实上,科层制管理虽然有弊端,但却是人类历史上的重大发明之一。没有科层制管理,很多大型企业和机构根本就不会出现。科层制极大地扩展了人们的管理能力。

也就是说,对大多数大型机构来说,只能在保留科层制管理的前提下寻找解决办法。

在管理学理论上和实际操作层面上,人们进行了很多摸索,结论是:想要彻底解决高层控制和基层能力之间的矛盾,找到一劳永逸的办法,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动态中随时、不断地解决问题,不让问题发展到很严重的程度。

或许,看看现实中那些比较成功的大型科层制机构是怎样做的,从中找到可以借鉴的经验,是个可取的解决之道。

说到大型科层制机构,最典型的就是政府了。尤其是中国政府,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科层制机构。中国是一个大国,管理这样一个国家,扁平化管理完全不可能。从中央到地方,至少要有三到四个权力级别。同时,政府内部必然存在种种官僚主义和低效浪费之处。

那么,中国政府在解决上述问题时,是否成功呢?看起来很成功。一方面,中国保持了中央高度的控制力和全国的凝聚力,同时,地方政府的工作能力还很强。张五常等经济学家认为,地方政府之间的竞争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核心原因。

这其中的成功经验是什么呢?

谢晋导演的名作《芙蓉镇》结尾,有一个堪称神来之笔的镜头:已经疯了的积极分子王秋赦兴奋地大喊:“运动啦!运动啦!”

这个镜头的冲击力非常强。它表达出了当时一种强烈的社会情绪:再也不要搞运动了。

中国后来果然就基本告别了“文革”那样的政治运动,但中国是不是就从此不再搞运动了呢?可能出乎很多人的预料,中国社会实际上一直在搞运动,不过不再搞斗争型的政治运动了,而是转而去搞生产型的经济运动。

在推动经济发展时,中国政府一再使用运动的方式。实际结果表明,效果很好,不但推动了经济持续高速发展,还有效地缓解了中央控制和地方办事能力之间的矛盾。既保持了高层的控制力,也保持了基层的工作能力。

举个例子。

2010年,为了争取富士康工厂落户郑州,河南省政府、郑州市政府倾尽全力,开展了一场“招商引资运动”。时任省委书记、省长利用和郭台铭的老交情直接推动。常务副省长和主管副省长组团赴深圳和富士康多次会谈。

郑州市成立了由市长任组长的富士康投资项目协调推进领导小组,专门负责富士康的招商工作。用一位官员的话说:“富士康的事情已经不是简单的招商,而是政治责任,从上到下,郑州市各局办各区县全部都是一把手亲自抓,到处亮绿灯。”

郑州海关抽调各个部门的业务骨干,专门成立了“富士康项目组”,对富士康提供“贴身服务”。进出口企业办理海关注册登记证书,流程有10多个环节,但从富士康的工作人员走进海关的那一刻算起,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拿到了证书。

厂房施工都是三班倒,24小时不停。为了鼓励加快进度,项目建设指挥部开展了活动竞赛,对一等奖的获奖单位奖励15万元,二等奖奖励10万元。

……

222

郑州富士康招商过程中,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其实,这就是一场“经济运动”。而类似的经济运动在中国广泛存在。招商引资、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园区建设、旧城改造、国企改革,等等,往往都采用这种运动的方式。在某地的创建文明城市活动中,地方政府要求所有干部放下工作、上街扫地。

经济运动的特征和过去的政治运动很类似——为了某个目标,现有的种种制度都可以突破,特事特办;但这种方式只适用于“运动”中,过后还要回复常态;打破固有的官员分工,围绕目标,各人按照临时确定的任务全力以赴。概括来说就是:反制度、反常规、反专业。

经济运动中,还演化出一些中国特色的工作方式,比如现场会,把各个职能部门的领导召集到一起,快速高效地处理棘手问题。和政治运动中的批斗会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是把批斗对象换成了棘手问题,把整人换成了促进发展。

科层制的特征恰恰就在于:常规化、制度化、专业化。不管什么问题,从发动战争到修建道路,科层机构都会将之转换为科层问题,也就是变成起草文件、传递文件、逐级请示批示、制定编制预算等等。这方面一个经典的笑话就是:

——精简机构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新成立一个精简机构办公室。

333

于是,对于大型机构来说,一方面科层制必不可少,但科层制本身会被自身的逻辑困住,渐渐丧失活力、效率降低、官僚主义盛行,导致整个机构的行动能力下降,就像那些笨重的跨国大企业一样。

如果时而来一场“运动”,和科层制唱唱反调,围绕着某个特定任务,短时间打破一下制度、常规、专业分工,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折腾,但却能起到恢复机构活力、遏止官僚主义的作用。更重要的是,这种“运动”,可以打破机构各部门各级别的分界,加强内部沟通和理解,防止局部利益的持续分化和固化。

马云曾经说过一句话:“公司有两个时候要学会折腾,一个是好的时候,一个是走投无路的时候。”

走投无路的时候要折腾,这好懂,挣扎嘛,可是,为什么公司好的时候,反而要学会折腾呢?原因就在于,我们永远需要面对的这个两难问题:既要保持又要遏制科层制。企业家,尤其是大型企业的管理者,学会折腾,准确掌握其间的力度和节奏,很有必要。

李子暘为铅笔经济研究社主编,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