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想说爱你不容易

前两天看到一个新浪博友提到了马云卸任阿里巴巴CEO时的演讲。“演讲结束时,马云提到了环境问题,忽然单膝下跪,

微商

前两天看到一个新浪博友提到了马云卸任阿里巴巴CEO时的演讲。“演讲结束时,马云提到了环境问题,忽然单膝下跪,‘这世界每个人做好自己那份工作,做好自己感兴趣的那份工作,已经很了不起,我们一起努力,除了工作以外,完善中国的环境,让水清澈,让天空湛蓝,让粮食安全,我拜托大家!’”该博友分析说,“马云为啥提及信任二字与食品安全,淘宝麾下无数子民(电商)……每天交易多少有毒害食品、生活用品。商品质量就淘宝现在的运营模式,他无法监管。为了保障可观的平台收益,监管过剩,下游电商会流失。不管,一旦出现事故,政府首先追究的是他的责任,这是他永远的痛”。

这位博友的话让我想起了课堂上我给学生提到的苋菜的故事,“一个农民的苋菜没有卖完。丢了觉得可惜,于是这个农民就把苋菜炒了。因为知道自己农药打得偏重,于是这个农民没有让其妻子和孩子吃,自己一个人全吃了,结果中毒了”。这是一个务农的亲戚告诉我的、发生在她乡里的故事。听完这个故事以后,我就打算写一篇文章“小农业为什么没有未来”。可惜,开了一个头就又落下了。这几年电商的发展,让我又重新拾起笔来。这一次的题目是“微商,想说爱你不容易”。下面,我就把那个菜农看作微商,以其为例来说一说我为什么爱大经销商远胜过微商:

如果那个菜农的苋菜被我买了,我吃了,中毒了。好在因为抢救及时,我的命捡回来了。买那个菜农的苋菜,结果我不仅赔进去了时间、受了罪,还花费了金钱。因吃那个苋菜而给我带来的时间、金钱等损失怎么办?当然是找那个菜农赔了。因为购买商品时,实际上在消费者和商家之间有一个潜在的共识,那就是“产品是安全的”。现在,吃那个菜农的苋菜,差一点儿要了我的命。损失当然得由那个菜农赔了。问题是,这容易吗?

首先,找出中毒原因要额外花费时间和金钱。因为那个菜农是一个小菜农,所销售的蔬菜品种非常有限。除了在他那里买菜,我通常还会在其他人那里买菜。到底是因为吃他的苋菜让我中的毒,还是因为吃其他人的菜、肉等让我中的毒,我还得找专业机构作出中毒原因的鉴定。这是要额外花费时间和金钱的。

其次,找到那个菜农也要多花时间和金钱。因为他是一个自产自销的菜农。因为蔬菜的生长周期决定了他通常并不会每天都去卖菜。因此,我要再次遇到那个菜农也是要多花费时间和金钱的。

最后,能够获得足够的赔偿的可能性也较少。我们都知道,在当下的中国,农民很可怜。他是一个菜农,家里通常不会有多少钱。因此,很有可能的情形是:我好不容易找到他,可是他说他没钱。我到他家一看,确实家庭条件不太好。怎么办?好吧,好吧,不用赔了,算我倒霉。

结果就是,我因为消费微商菜农的商品而出了事,遭受了不少损失却难以获得赔偿。相反,那个微商菜农却几乎没有为自己的有毒有害商品而付出代价。提供有毒有害商品,通常不会有啥损失。反倒是因为过量农药的使用而受益,因为过量农药使得菜品更有看相、更好卖。因为隔行如隔山,没有种过菜的很多消费者并不知道农药和菜品相之间的关系,往往会根据菜的看相来选择蔬菜。也就是说,自产自销、直销模式下的菜农很可能会出于个人利益的考虑而给蔬菜喷洒过量的农药。

早在《中间商是如何改善我们的生活的》一文中,我详细解释了借助专业中间商的品牌效应和规模效应等不仅可以让商品的品质更有保障,也会降低我们为购买商品而支付的代价。总之,与微商相比,规模更大的中间商会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因此,当马云提到“新零售”、网上热炒“互联网+”时,我就写了一篇微博“我眼中的新零售”。在这篇微博文章中,我就强调“我眼中的新零售等于零售加互联网。为什么是零售加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加零售呢?原因:传统的销售渠道是有其价值的”。

有的朋友可能有疑问,我强调大企业、大品牌的经销商的商品品质更有保障、性价比更高。那像那个菜农一样的微商怎么办?眼睁睁地看他们饿死吗?当然不是。

品牌意味着品质保障,你我在购买商品时肯定应该优选大品牌、大经销商的商品。大经销商的商品从哪里来呀?往往也是从生产者那里采购来的。如果我是一个菜农,我会专心种菜、种好菜、种品质有保障的菜。然后,把我的菜卖给专门的经销商。如果我是马云,我会换一种服务于小微企业的方式:让各地的大品牌经销商开通网络销售平台,作为消费者的你我通过这些大品牌经销商的网络平台购物;这些大品牌经销商从各个大小生产者手里采购商品。作为消费者的你我借助大品牌经销商的网络平台购买大大小小生产者的商品。与微商直销相比,这种销售模式充分发挥了大品牌经销商的品牌效应保障了商品的品质,且大品牌经销商也借助网络扩大了经营规模。我国的制造业也借助大品牌经销商的品鉴能力而提升品质。最终,让生产者、经销商都充分发挥其专业优势,让所有人都从更专业的市场分工中受益。因此,当很多人津津乐道在谈开网店搞直销、谈微商的优势时,我却怎么也爱不起微商,坚持认为传统大经销商开网店才是正途。

可惜的是,由于马云一开始并没有认识到传统中间商的价值,他认为小微企业是未来的希望,提倡个体创业。因此,他选择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小微企业,这些小微企业借助阿里巴巴等平台开启了网络直销模式。不少在跨境电商、汽车电商等领域中进击的企业却没能挺到最后,其中不乏有名气、有背景的。今后,还不知道又会有多少电商和线下零售店开开关关。“开开关关”,虽然只有四个字。可是这四个字背后是多少人的眼泪和多少的折腾。写到这里,我想起了有关“中央政治局2018年1月30日下午就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进行第三次集体学习”内容的报道,“这次的集体学习,关键词只有一个:实体经济!过去几年,……‘互联网+’大行其道……P2P以及各种金融骗局层出不穷……‘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这……意味着我国将从过去五年的‘互联网+’战略,向‘实体经济+’战略进行转型”。向“实体经济+”战略转型、不再强调“互联网+”战略,我国党中央实施的这种战略转型不知道是在多少人、多少行业付出惨重代价后换来的结果。其实,早有不少人抨击淘宝等……对实体经济带来冲击。格力CEO董明珠之前也曾表示,“90后不愿意去实体经济里工作,在家开网店,这一代人对经济发展有隐患,不仅是网店模式给实体经济带来冲击,它给整个社会都带来了冲击”。

令人高兴的是,马云学得很快。2018年01月27日,《马云再次出手:实体店的春天来了!》的文章在网上传播开来,“大润发作为线下实体业的超级巨头,它的崛起很大程度受益于那个以百货商场为中心的传统零售业时代!如今,这个传统零售业的大船已经开始重新规划航线。大润发的转变,释放了一个重大的信号。随着电子商务的出现,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到来,传统零售业俨然已经到了尽头,远远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早在2017年,各大传统零售巨头,就已经纷纷开始布局新零售”。在这样的字里行间,我读出了“新零售”内涵的变化:这一次的“新零售”等于“零售加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加零售”;传统零售业开始主动融入互联网,开启了互联网时代的销售模式。虽然这一天是经历了一番折腾以后才来的,但来得还不算晚。

马云已经从实践中认识到了传统的价值,开启了“+互联网”模式,开始拥抱大企业。朋友,你还要活在马云昨天的“互联网+”时代,走直销模式、做微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