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的经济学原理—交换产生价值

虽然人类祖先并不懂经济学,但经济学的理论还是影响了他们的行为。

微信图片_20181001160257

本文共计3957字,建议阅读时间18分钟。

达尔文提的物种起源出版到现在已经快160年了,但一直到今天进化论的精髓“自然选择”还是屡招人们的误解。进化论的核心思想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生物个体通过随机的突变,通过自然选择的筛选,淘汰不适应环境的生物个体,留下能更好适应环境的生物个体,通过一代代的遗传突变和筛选的积累,逐渐完成对环境的适应。在这个过程中,生物个体没有一丁点的主动性,完全是被动的随机的改变然后等待自然选择的筛选,这一点很违背直觉。很多人对自然选择的误解就是来自于这种直觉,认为生物多少会有一些主动的为了适应环境而做出的改变,这样就能更快更好的适应环境,这其实就是拉马克的用进废退理论,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了。

为什么这种漫无目的的突变加上自然选择的筛选会有如此高的效率,让各个物种在复杂的环境中快速适应环境呢?因为这是一个正反馈系统,好的变异能更好的适应环境产生更多后代,后代遗传了这种变异继续产生更多后代,很快这种变异就能遍布整个种群了。而不好的变异留下后代的概率就比较低,用不了几代就会被淘汰出局。自然选择的这种筛选机制很像是市场经济,虽然市场经济没有一个整体的规划,但市场会通过他的奖惩机制不断筛选和纠正整个市场的经济行为,这比计划经济这种用理性规划的经济体系效率更高效果更好。因为面对复杂的系统,理性的思考无法考虑到所有的变量,而市场经济的筛选本身就是综合了所有变量的一种筛选机制,所以效率会更高。所以自然选择看似漫无目的的随机变异,但却能产生效率极高的进化。

进化论还有很多方面也可以用经济学的理论来解释,因为生物进化过程中的一些符合经济学原理的特性会受到自然选择的奖赏,因此也就更容易保留下来。

马达加斯加岛上生活这一种吸血蝙蝠,它们以夜里吸食其他动物的血液为生,他们要得到食物并不容易,但每次得到都是一顿大餐,每次吸血的量能超过其体重的一半。所以每当黎明降临时,一些蝙蝠会饱餐一顿而归,另一些不走运的蝙蝠可能会空着肚子回家。第二天晚上,同样的剧情又会重新上演,只不过倒霉蛋换了一批角色。

微信图片_20181001160252

美国生物学家杰拉尔德·威尔金森在长期观察马达加斯加岛的吸血蝙蝠时发现,这些吸血蝙蝠是一种喜欢“助人为乐”的动物。那些吸饱血液的蝙蝠会将一部分血液返流,馈赠给群体里的那些饥饿的倒霉蛋。

威尔金森观察了110例血液捐赠,大部分是捐赠给血缘关系的近亲的,但也有一部分就是捐赠给那些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蝙蝠的。按照自然选择的逻辑,吸血蝙蝠之所以会进化出这些行为,肯定是因为这种行为对它们的生存有好处,那这种助人为乐的行为对它们而言有哪些生存优势呢?

威尔金森又对这些蝙蝠的饱食、半饱、饥饿三种状态下的体重下降导致饿死速率进行了计算,得出了一个结论,同样的血量对于不同的状态的蝙蝠的价值是不同的,对于饱食的蝙蝠来说,虽然捐赠出一部分血液会让自己维持生命的时间缩短,但获得捐赠的蝙蝠获得这部分血液之后可以延长更多时间的生命,虽然捐赠者因为捐献出了部分血液导致维持生命的时间可能缩短了一天,但受到馈赠者的生命却因此而延长了两三天。

现在我们再来梳理一下这种行为产生的逻辑,因为同样的血液对于饥饿者和饱食者它的价值是不一样的,那么它们就可以通过在不同状态下的互相捐赠产生更大的价值,今天你没找到猎物但我满载而归,我就捐赠一部分血液给你,明天我没有找到猎物但是你找到了,你就可以馈赠一部分血液给我。

我们可以想象一只永远不和其他人合作的蝙蝠,一旦连续几天找不到猎物,它可能就要面临死亡,而那些学会了合作的蝙蝠,就可以大大降低这种不确定性,并且它们的这种捐赠行为,将来是能产生收益的,今天我捐出了维持一天生命的血量,将来得到的是维持两三天生命的血量,这其实就是跨越时间尺度下的一种交换行为,这种行为之所以会产生就是因为这种交换能产生更大的价值,因此会在自然选择中脱颖而出。

其实人类最早的商业行为也是起源于这种类似的交换,采集狩猎时代的人类祖先,是以一个部落为单位一起生活的,大约是50到100人左右。但是一个部落又是以家庭为单位组成了,因此他们的采集狩猎并不是一种大锅饭的形式,而主要是各个家庭各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这时候如果一个家庭(或几个家庭合作)捕捉到了一只大型猎物,他们自己一下子又吃不完,而且当时又没有什么保鲜技术,吃不掉就会腐烂掉,这就意味着多余的肉白白浪费了,这时候他们就可以把一部分肉分给部落里的其他人,或者干脆请部落里的其他成员来自己家里一起吃大餐。

那些受到邀请的人为了表示感谢,可能也会带上自己家里的一些比如野果、坚果或者其他物资,对于他们来讲,这些野果的价值肯定比不上眼下这一顿肉食大餐的,但对于请客的这一家来讲,我这些吃不掉也是浪费的肉,能换取一些野果过几天还能吃,也是挺不错的,也许过几天其他人家又捕捉到了大猎物请我吃大餐,我也可以那这些野果送人情,这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这很可能就是最早的人类商业行为的雏形。

交换能产生价值,但一般都仅限于部落或种群内部,吸血蝙蝠的种群都居住在同一个山洞里,这种相互馈赠的行为就可以发生,但在不同种群之间就不会发生。人类祖先发生在部落内部的共餐开启了部落内交换的大门,也是很自然过程,但不同于其他动物的地方就在于,我们人类可以把交换扩大到更大的范围,形成更大规模的交换,也因此产生了更大的价值,可以说人类最终能形成大规模的人类文明,就得益于这种大规模的交换产生的巨大的价值,

我们现在知道交换能产生价值,但人类祖先是很难在理性层面形成这种认知的,那这种跨越部落间的交换一开始又是如何形成的呢?要知道部落与部落之间一开始都是存在竞争关系的,我们人类的近亲黑猩猩还经常因为领地的竞争爆发部落间的战争,人类祖先的部落与部落之间一开始肯定也是这种敌对状态的,你拿一堆东西去其他部落去交换其他物资,交换的收益是非常有限的,但你所冒的风险却是非常大的,搞不好你就会被抢被打甚至被杀死,那这种为了得到一点好处冒巨大风险显然是很不划算的,是很难稳定存在的,所以一定是有某些非常巨大的好处,才让最初的这种部落之间的交换形成的。

这就好比是投资,如果你拿到的收益只是银行的利息,却要承担巨大的风险,搞不好连本金都没了,那你肯定是不会投的,但是如果潜在收益非常巨大,像是股票,有可能几年能翻好几倍,那你也许就愿意承担损伤部分本金的风险去投资这样的股票的。

那到底又是什么样的巨大的好处,促成了人类祖先部落之间的交换呢?郑也夫老师在他的社会科学50讲里给出了他的答案,那就是火种。

微信图片_20181001160257

非洲的人类祖先最早在一百多万年前就学会了用火,欧洲和亚洲大约在50到60万年前开始学会使用火,人们从自然界的雷击、山火等自然现象引发的大火中获得火种来使用,他们学会了用火来烧烤猎物、植物的块根等等,他们发现用火加工过的食物更美味了,更重要的是很多以前一些无法食用的食物现在用火加工过后,也可以食用了,这大大拓宽了人类的食谱;他们还学会用火来御寒取暖、驱暗照明,这又大大扩展了人类活动的时间和空间,可想而知火对于当时的人类祖先有多重要了。

但是自然界产生的火并不会天天都有,更何况原始人活动的范围有限,在他们活动范围内自然产生一次大火是很难得的,下一次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所以他们就需要保留火种,每个部落都会安排人在专门的地方轮流看管这个火种不让它熄灭。人类学会人工取火还不到10万年时间,也就是说有几十上百万年时间里人类祖先都是靠这种方式保留火种才能长期使用火的。现代考古学家也发现了很多人类祖先专门用来保留火种的一些山洞。

但问题是,总有不小心让火种熄灭的时候,这就关系到一个部落的生死存亡,很多采集到的食物没有火的加工就不能吃了,夜间抵御大型食肉动物的能力也就下降了,而这时候自然界又没有可以利用的天然火种,唯一的办法就是到其他部落去取火种。

一开始可能会为了抢火源发生战争,但这种战争对大家都是没好处的,你打输了什么也得不到,搞不好还会受伤送命,而对方也没得到什么好处,而如果你打赢了,对方如果恼羞成怒用水把火种浇灭,那你也得不到任何好处,所以这就是一种双输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就很可能会诞生跨越部落的交换行为,就是一方用食物换取另一方的火种。

这种交换对双方都是有巨大的好处的,我拿着两只兔子跟你借个火种,你在没有任何损失的情况下白白获得两只兔子,这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而且有了这样的交情之后,以后万一你们部落的火种不小心熄灭了,你也可以拿点食物到我这里来换取火种。而对于我来讲,这时候的火种对于我整个部落的价值是远远大于两只兔子的,所以这个交换对于我来讲也是非常划算的,正是由于这种交换能够产生巨大的价值,所以才会在跨越部落间产生。

一旦尝到了交换的甜头,交换的范围就会不断扩大。比如某人在某处发现了很多黑曜石,这是一种石器时代用来打造武器的非常坚硬的石头。如果是自己使用,肯定用不了这么多,但由于这种石头是非常稀缺的,对其他人也都是非常有用的,因此他完全可以多拿一些黑曜石跟其他人甚至是其他部落的人交换食物。对于需要黑曜石的人来说,拿一点食物换取黑曜石是非常划算的,这可以让他打造出更强的武器将来可以捕猎到更多的食物,所以这也是一种双赢的交换。如果发现黑曜石的这个人他比别人更擅长打造武器,那他甚至可以用打造好的武器跟其他人换取更多的食物,如果他打造的武器确实比较好用,那用食物跟他换武器人就会越来越多,他就可以专门以此为生了,这样最早的专业化的分工也就形成了。

由于交换是一种双赢的结果,为了交换可以更大规模更方便的进行,人类自然就会逐渐朝着大规模融合统一的方向发展,这是文明之所以会诞生的重要的前提。虽然人类祖先并不懂经济学,但经济学的理论还是影响了他们的行为,这种影响并不是影响他们的主观思想,而是通过自然选择的奖惩机制,让那些更符合经济学原理的行为胜出,并被一代代继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