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富论与资本论(一):《国富论》讲了什么

工业革命把英国推向了世界头号强国的位置。随着工业革命的爆发,新兴资产阶级对自己的信心也是变得更足,《国富论》诞生了。《国富论》的基本思想是什么呢?

微信图片_20181001165412

本文共计5475字,建议阅读时间15分钟。

今天很高兴有机会来这里做一个讲座。讲座的起因是因为我最近出了两本介绍《国富论》和《资本论》的少儿读物,《国富论》和《资本论》的少儿彩绘版,写的比较浅显易懂。但今天在座的基本都是成年人,所以我就讲深一点,少讲一些基本原理,多讲一些个人的思考。

中国今天的基本社会制度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东西是两个关键词,一个叫社会主义,一个叫市场经济。这是一个创新。以前大家认为搞社会主义,就是要搞计划经济。而市场经济是跟资本主在一起的。现在我们给放一起了,这在历史上是头一次。

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两个关键词的源头就是这两本书——《国富论》和《资本论》。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在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指导下建立起来的,核心思想就是以《资本论》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而市场经济思想的鼻祖就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所以说,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把《国富论》和《资本论》的思想对比起来看,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视角。我们回头看看斯密和马克思这两位大佬,当初他们在构建市场经济,构建社会主义方面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提出两个角度差别这么大的思想?这两个本来是差别这么大的思想,今天怎么被我们揉到一块,变成中国特色的政治经济体制了? 

1
跨越九十年的世界历史剧变

《国富论》比《资本论》早,早了90年。它出版于1776年,那个时候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在世界范围内,甚至在欧洲都还没有占据统治地位。资产阶级处在上升期,需要一种新的理论为自身的发展提供支持。这个背景下诞生了《国富论》,成为了新兴的资产阶级征服世界、建立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有力武器。

90年之后,1867年,《资本论》诞生了。在这90年间——从1776年到1867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包括席卷欧洲的各种资产阶级革命,也包括英国对中国发动了鸦片战争。中国是在欧洲殖民征服版图里面最后一个大国,拥有几千年历史,人口众多而且存在一个有力的中央集权,是一个看起来很不好惹的大帝国。但是在1840年鸦片战争中,它虚弱的本质暴露出来了,一败涂地,中国也逐渐地被纳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版图。

通过两次鸦片战争,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基本建立。资产阶级基本上实现了统治欧洲和称霸世界的目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成为了欧洲乃至全世界占据主导关系的生产关系。这个时候是资产阶级是老大了。《国富论》的时代它是老二。成为了老大之后,资本主义和封建制度的矛盾不再是主要矛盾,资本主义内在的矛盾、问题就暴露得更彻底了。

这种情况下诞生的《资本论》,就成为了一本反对资本主义的著作。这90年之间沧海桑田的剧变,是《国富论》和《资本论》关注点截然相反的主要原因。这两本巨著实际上是从两个相反的角度来看待同一种经济制度,也就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

《国富论》是在它的上升期、革命期来看待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资本论》是在资本主义的统治时期、强盛时期,从它强盛的外表下分析它存在危机和矛盾。

2

《国富论》到底讲了什么?

我先讲《国富论》。它诞生的时间是1776年,这是人类历史上非常关键的一年。这一年,瓦特发明了改良版的蒸汽机,让蒸汽动力第一次取代人力,可以成为人类工业的重要力量。1776年,也被认为是工业革命爆发的第一年。人类社会发展经过了几个特别大的阶段:原始社会、农业社会、工业社会,现在很多人我们正在进入信息化社会,也就是后工业时代。但是这个时代到底有没有真的到来?还说不清楚,因为现在工业制造仍然是全人类经济的最核心、最重要的东西。信息社会到底是能不能界定为人类超越工业社会之后的下一个什么社会,这个东西说不好。但是至少前面的三个阶段,原始社会、农业社会、工业社会的这个阶段划分很清楚。

工业革命把英国推向了世界头号强国的位置。随着工业革命的爆发,新兴资产阶级对自己的信心也是变得更足,《国富论》诞生了。《国富论》的基本思想是什么呢?就是分工和自由市场交易可以创造巨大的财富。就这一句话。

《国富论》上来第一章就是讲分工,举了一个流传至今的经典案例:生产一枚针,以前在传统的手工作坊里,一个工匠打一个铁钉,一个人一天可能做几十枚。但是建立一个现代化的工厂,进行细致的分工,有的人负责把铁熔成铁水,有的人负责把铁水抽成铁丝,有的人负责把铁丝斩断,再有的人负责把铁丝磨尖,另外有人把头给打出来,这个流程每一个人都特别熟悉自己的哪一个非常小的环节。这种分工协作,让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这一个环节特别熟悉,就极大的提高生产效率。一天可以生产几万枚,一下子生产效率得到了上百倍的提高。亚当·斯密观察到了这种现象,他认为人类之间的专业分工可以极大的提高生产力、创造财富——这个结论在今天已经变成常识。

后来到了美国,应该是二十世纪了,福特专门发明了汽车生产流水线,汽车这么一个庞大的工艺,也给拆分成无数小块儿,比如一个人负责装方向盘,你这个人负责装轮胎,整个是流水线,每个人只负责装一块,最后把汽车装出来。一下子把生产效率提高了几十倍上百倍,把汽车的成本降低到了美国中等收入阶层都能够买得起的程度。开创了汽车革命,福特汽车也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汽车企业。专业化的分工实际上是工业革命的基础,也是人类社会能够进入工业社会的革命性前提。

专业化的分工是怎么诞生的?这个问题亚当·斯密做了进一步的分析,这才是他真正想说的话:专业化的分工是基于庞大的、自由的市场交易。他举了一个例子,在英国北部苏格兰地区,人们因为市场范围很小,如果在那儿去建一个每天能够生产几万枚铁钉的工厂,铁钉是卖不出去的。因为铁钉一个人一年可能只需要五六根甚至十根。假设每人每年需要五根铁钉,但是整个北部苏格兰地区只住了5万人,一年总共的铁钉市场需求量不会超过20万根,这样一个工厂一天就生产几万枚,三五天的产量就够了,剩下的时间岂不是在休息?

在市场没有得到扩大的情况下,高密度的分工是不会出现的。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出现分工呢?就是庞大的市场的开拓。

亚当·斯密指出:正是因为交通技特别是航海技术的发展,极大地开拓了世界市场。全世界有好几亿人,一年可能需要十多亿枚的铁钉。只有在这种庞大的市场交易的条件下,才需要产生非常精细分工,由此带来劳动效率的改善。在没有自由市场交易的前提下,这种改善不会存在。

在这个理论的基础上,亚当·斯密提出了他最著名的“看不见的手”的论断。市场交易就是一个“看不见的手”:我们之所以能够享受丰富的晚餐,能够吃上面包和葡萄酒,不是因为面包师和酿酒师的恩惠,而是因为他们在为自己的利益工作。他们做出来的面包卖出去赚到钱,自己才能去买别的东西。他能够酿出这么好的酒给你喝,还是因为想把酒卖给你挣你的钱,所以这个东西不应该感谢他,大家都是在为自己的利益而工作。在自私自利的驱动下,每个人专注于自己特别擅长的那一小块,然后把做出来的东西互相交换,最后所有人都能够得到好处,这个社会经济就一定会高速向前发展。亚当·斯密就是这么个意思。

这个意思是针对当时的欧洲封建割据和行会垄断的情况下提出来的。

什么叫封建割据呢?欧洲社会当时名义上有国王,但是很多国家的国王是不怎么管事的,就是一个头衔,真正的实权掌握在封建领主手里,是分封制,有点像我们国家西周、夏商周时期:这一块的地就封给你了,你就负责管理这个地上的土地和人民,你自己可以制订法律,还可以养一支军队。这就导致什么呢?欧洲大陆的市场一块一快地被割裂得很厉害,商人要想卖东西,要想从英国把这个东西运到德国去卖,中间可能要穿过几十个封建的小国,每个国家都会自己制订一套法律和关税制度,过一个关收一道税。而且有的产品让过,有些产品不让过,结果就没有办法形成统一的欧洲市场。

除了封建领主割据,当时在欧洲的城市里还有封建行会制度。封建行会制度有点像今天的手工业协会,比如制鞋业,不能说你有技术能做鞋,就开小店去做鞋了。当时没有这一说。制鞋业有制鞋师傅们组成的行会,所有做鞋的人要必须经过行会批准,才可以开鞋店、做鞋。如果没有经过行会认证,要想自己卖鞋,那就是非法经营,会给你查封、砸了。

在行会垄断的情况下,整个社会没有办法出现创新,新的竞争者没办法进入。所有的行会师傅满足于几百年传下来的老手艺——反正每天固定卖这么多鞋、挣这么多钱,没有动力改进制鞋的工艺。就算改进了,别的行会师傅会通过行会制造压力,你的鞋做的比以前更多更好了,我们的鞋就卖不出去了,怎么办?行会还怎么混?

行会制度和封建领主割据的制度严重阻碍了欧洲经济的发展,阻碍了欧洲的资产阶级力量的壮大,这种情况下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提出来了两条。

第一,要实现高效率的分工,就必须有足够大的市场来进行自由交易,这样专业化生产出来的产品才能够卖的出去。如果产品永远局限在封建领主几千人、上万人的市场内,生产铁钉或鞋也好,你永远不需要采用现代化的工业分工去制造,因为市场就这么大,一年就几百双鞋的销量,你就自己坐在板凳上慢慢做就行了,不需要开工厂召集几百人用流水线生产皮鞋。要建立统一的大市场,就要打破封建领主割据。

第二,在这个市场的制度下,他认为土地、资本、劳动力都应该可以自由交易。这里面就涉及到了劳动力自由雇佣的问题。在行会制度下,你跟一个师傅,那时候是存在一个依附关系的,就像今天说的拜师学艺。你跟着一个师傅不能跳槽的,不能说这个师傅对我不好就另外找一个师傅,那时候是违背行会道德,人们也不能够被自由雇佣。所以亚当·斯密也要求能够实现劳动力的自由流动、自由选择被雇佣,这是有进步意义的。

这是《国富论》的核心思想。这个思想为新兴的资产阶级提供了强大的思想武器,他们就打着自由贸易的旗号,来推翻封建领主的统治,实现国家的统一,建立统一大市场,打破封建行会的垄断,推动自由市场的竞争。这在《国富论》发行几十年之后推动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

3

《国富论》埋下的理论地雷

今天的经济学流派,都可以说从《国富论》出来的。主要是两个流派。一个流派是抓住亚当·斯密从分工到自由市场竞争的理论,形成了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今天西方经济学那一帮人可以说全部都是《国富论》的徒子徒孙。但在《国富论》里面,还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对这个问题的研究,衍生出来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思想。

亚当·斯密在里面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后来他没深入的去讲。从全书来看,斯密并没有去深入的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提出这个问题,实际是是给自己的自由市场理论挖了一个坑,或者说埋了一颗地雷,随时可能会把自由市场理论给带到坑里去,或者给炸个稀巴烂。

这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商品的价值来源问题。

商品为什么能够交易?为什么能够按照大家接受的价格来交易?同样生产一双鞋、一把斧头、一件衣服,为什么要花100块钱买一双鞋,但是30块钱买一件衣服,为什么价格是30和100的关系呢?有的人可能花10块钱买一把斧头,一把斧头和一件衣服之间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是1:3:10的关系?

亚当·斯密提出了一个著名的悖论:我们呼吸空气是不要钱的,但是钻石非常昂贵,这个事情不符合常理。空气是最宝贵的,人几分钟不呼吸空气就死掉。钻石是可有可无的,一生你可以完全不用跟钻石打交道,照样可以活得很好。但是空气是免费的,而钻石极其昂贵。今天我们大家也就可以想得出来,空气、衣服、奢侈品这几个东西,你会发现越是你不需要的东西越贵。空气和水是最便宜的,衣服也需要,比较便宜。汽车你不一定需要,贵得要死。钻石、黄金,你基本上可以完全不需要,不会影响你的生活品质,最贵。

亚当·斯密就提出了一个解释,这个解释后来就成了马克思主义剩余价值理论的根源。亚当·斯密认为,决定商品价格的不是对大家有多大用,而是生产商品的“自然价格”——他发明了一个词“自然价格”,我们今天可以粗略理解为生产商品的成本。之所以钻石特别贵因为钻石挖出来需要大量人工,从南非的要运到英国来卖。而空气无所不在,获取空气不需要任何人付出努力。

亚当·斯密认为:不同的商品之间之所以能够交易,是因为生产任何商品都需要人类付出艰苦的劳动。而劳动的时间是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来进行对比的。所以劳动是衡量商品价值的标准。生产空气零成本,所以不管空气多么重要,不收钱。做一件衣服,纺织工人大家的分工平均算下来一件衣服需要1小时的时间,而生产一双鞋可能需要3个小时的时间,所以生产一双鞋的价格会稳定在衣服的三倍数量上。尽管随着需求的变化,比如疯牛病爆发使牛皮短缺了,鞋的价格会出现上涨。有的时候暴风雪让棉花歉收了,衣服的价格会出现上涨。但是我们通过观察,从一个长的周期来看衣服的价格和鞋的价格会大概稳定出现1:3的比例,背后的根本原因是生产一个东西所花劳动时间的差异大概就是1:3。劳动时间决定商品的自然价格,这个概念是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面提出来的。《资本论》的商品价值论的概念就来自于《国富论》。

提出来这个理论之后,亚当·斯密就不再去讨论这个问题了,开始讲别的问题。因为他认为自己通过以上分析,已经解决了自由贸易的基础问题。自由贸易的基础,就是大家生产不同商品付出的劳动时间可以比较,按照劳动时间来定价交换就行了。这很清楚。

但如果按照这个理论继续往深了去想,就会很自然的想到基于劳动创造价值的财富分配问题——生产一双鞋需要3个小时的时间,甚至生产一件衣服需要1个小时的时间。卖鞋人卖一双鞋应该得到的钱是衣服的3倍。必然会推出一个结论,就是分配应该按照劳动时间来进行分配。这个问题亚当·斯密就没有继续往下想了,围绕着劳动创造价值的理论有一条线继续往下走,后代的思想家就开始往这个方向去思考分配是怎么回事,到了马克思这里,这个思想就被发扬光大,推向了新的高峰,被作为反对资本主义的一颗重磅炸弹给扔了出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