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中后期的政治史(三):嘉靖皇帝的抗争

嘉靖皇帝与内阁之间就出现了对峙,皇帝下的圣旨,内阁直接退回,拒绝公布执行,这是明朝历史极为罕见的政治危机。

0 (11)

本文共计1883字,建议阅读时间10分钟。

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

明武宗在皇宫也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兴趣也转移到了对外战争上面,组织了几次对蒙古的军事行动,成效不错。但内政方面,刘瑾被杀以后就完全停滞了。

后来明武宗死了,他没有儿子也没有亲弟弟,就找到了他叔叔的儿子来当皇帝,也就是明世宗嘉靖皇帝。围绕这个事情,官僚集团又整出来了一个“大礼议”事件。文官们说皇位继承必须要把“正统”这个关系说清楚。因为明武宗的父亲明孝宗性格软弱,官僚集团一直对他很满意,觉得他很听话,应该立为皇帝的榜样。但遗憾的是他只有明武宗一个儿子,明武宗又没有儿子,这样明孝宗就“绝后”了。为此,官僚集团决定让嘉靖过继给明孝宗当儿子,让他管明孝宗叫爹,管自己的亲生父亲也就是明孝宗弟弟叫叔叔。他们找的借口是皇帝的父亲必须是皇帝,不然皇位就得来的不够正,而嘉靖的生父不是皇帝,所以必须要找个真皇帝当爹。

嘉靖很生气,首先明孝宗死的时候,嘉靖还没有出生,爹死了几年之后儿子才出生,这不是扯谈么?更重要的是,嘉靖跟他亲爹感情很好,他爹把他抚养到了十六岁才去世。嘉靖皇帝在继位的时候还处在给他爹守孝的那个时期,结果守到一半官僚集团宣布那不是你爹,而是你叔叔,你说这事儿换谁能不生气?更何况他是一个皇帝。

这件事确实有点儿不要脸。历史上有发生过与这件事类似的事叫”指鹿为马”。据说太监赵高为了考验大臣们的忠诚度,当着秦二世的面说一头鹿是马,凡是认为是马的都被认为不忠于赵高而被干掉。这事儿真假不能确定,但明朝文官们“指伯为爹”是千真万确的荒唐事儿。他们的目的也跟赵高差不多:考验文官们是忠于官僚集团,还是忠于新上任的皇帝?在这次事件中,文官集团高度团结,明朝所有五品以上的官员都一致地认为嘉靖皇帝应该管他的伯父明孝宗叫爹,管自己亲爹叫叔叔。凡是唱反调的,都会被以各种理由被弹劾贬职或者外放。

这件事比指鹿为马更恶劣,因为鹿和马也就是个客观的认识真假问题,伯父和父亲的关系颠倒那不仅是真假,而且违反了基本的伦理道德。嘉靖皇帝坚决不能接受,文官们则坚决不同意皇帝管自己爹叫爹。皇帝与内阁之间就出现了对峙,皇帝下的圣旨,内阁直接退回,拒绝公布执行,这是明朝历史极为罕见的政治危机。

有一天,一个六品的官员站出来说:皇帝有权管自己的爹叫爹。结果没多久就被编了一个罪名给赶走了。不久又出来了一个人,刚刚通过科举考试,还在各个部门实习,没有正式职位,他叫张璁。张璁站出来说:皇帝你就是应该管自己的爹叫爹。而且还认真的考证了一番儒家学说和历朝历代的政治传统,最后得出结论:嘉靖管谁叫爹,跟他有没有权利当皇帝是没有关系的。

嘉靖看到这封奏章以后特别高兴,激动得留下眼泪,说“吾父子获全矣!”皇帝很高兴就想提拔重用张璁,结果没几天张璁的实习期结束了,被调到南京去当了一个闲职。

后来又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斗争,最后嘉靖皇帝以辞职相威胁,才逼着文官们同意他可以管自己爹叫爹。文官们害怕皇帝辞职以后,会有军队造反,才不得不做出了妥协。

嘉靖皇帝取得胜利以后,趁胜追击,改组内阁,掌握了实权。然后就把在南京的张璁给招了回来,任命为内阁首辅,开始了继刘瑾以后的第二次变法,史称“张璁变法”。

张璁改革明朝的官僚制度,首先改革八股文,宣布不再以宋儒朱熹的思想作为评分标准,而是以孔子孟子的原著为准,考生们对孔孟的解读可以突破朱熹的理解。这是一个很大的改革。

然后就是改革官吏管理制度,规定御史和言官之间可以互相弹劾,加强监督制度。又出台了明朝版的“八项规定”,御史到地方巡视不准大吃大喝等。总的来说就是反腐败,加强对官员的监督,改革官员选举制度。

张璁在嘉靖手下干了十几年,嘉靖一直不放他走,最后病死在首辅的位置上。

张璁为官清廉,也不结党,是嘉靖这辈子最信任的一个人。张璁死后,嘉靖不再信任任何人,因为他早就被“大礼议”事件伤透了心,也明白了皇帝要当稳当,就必须对大臣们狠一点,而且要让他们之间不停的斗争。他对张璁很放心,除了患难见真情以外,也有一个原因就是张璁在“大礼议”事件中已经把文官集团得罪死了的,不可能结党专权。

后来嘉靖又选择了严嵩当首辅。严嵩被嘉靖重用了20年,但绝对是重用不是信任。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敲打一下,甚至短期罢免他。因为嘉靖忙于修道,并不喜欢管理太多的日常政务,只抓重大军事决策和人事任免的问题,其它都交给内阁去办,严嵩做事情的能力和责任心让嘉靖很难长期离开他。在严嵩的主持下,明朝消灭了长期祸害东南沿海的倭寇,为后来的东南经济繁荣打下来很好的基础。可以讲,严嵩是一个为国家立下了大功的内阁首辅,原本应该是一带名相。但是因为严嵩不惯着文官集团,让嘉靖随意打杀顶撞他的大臣,因此被文官们封为“奸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