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中后期的政治史(五):张居正的变法

“张居正变法”跟中国历史上的“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是齐名的。

0 (14)

本文共计2444字,建议阅读时间12分钟。

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

隆庆当了七年皇帝之后去世。他的儿子万历皇帝继位。

新皇帝很小,皇太后对高拱不太感冒。内阁次辅张居正这个时候就跟太监合作,向皇太后举报说,高拱声称“三岁小孩怎么能当皇帝!”——想要拥立外地的藩王。其实高拱并没有说这话。他说的是:“三岁天子何以治天下?”说是皇帝年龄太小了,治理天下不太容易,内阁的责任恐怕会更重了。但皇太后相信了张居正的话,把高拱赶走了。

张居正当上首辅,开启了明朝中后期的第三次大变法,也是明朝历史上最有名的一次改革叫做“张居正变法”。

“张居正变法”跟中国历史上的“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是齐名的。张居正也是张璁搞科举改革的那个时候考上的科举。他的改革主要是改革官员考核制度,当时国家财政入不敷出,地方以各种借口逃税,拖欠了大量的税粮。张居正就拿着税收完成情况来考核地方官,必须交齐,交不齐全的就要降职或者免职。通过这种毫不留情的考勤制度来盯着地方官员交税。然后他又组织了明朝中后期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国土地丈量工作,把各种隐瞒的不交税土地给清理了出来,增加了国家的税源。这次工作干得比刘瑾好,顺利完成了。

张居正改革时皇帝还没有成年,所以基本上是张居正说啥就是啥。改革力度和效果都不错,收的银子源源不断的流入中央财库。但是却引起了地方势力的强烈不满,因为这些多交的税都是他们的既得利益,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扳倒张居正。正巧这个时候张居正的父亲去世,按照当时的惯例,官员的父亲或者母亲去世要辞官回家守孝三年。因为当时皇帝年幼,皇太后就命令张居正继续留守在岗位上,但是却遭到了文武百官的极力反对,说张居正不孝。何为孝?遵守儒家礼法,父母死了,应当回家守孝。如若不然,就视为不孝。不孝之人怎能成为天下人的楷模?怎能担当改革大任?——这就是反对派的逻辑。

张居正遭到了众多弹劾。皇帝就把其中弹劾最厉害的五个人抓起来打一顿板子并贬官。经过这么一整,张居正又继续推动他的改革,基本上把想干的事情都干成了。但是发生了一件很意外的事情——张居正得了痔疮。痔疮这个东西很痛苦,当时也没有马应龙痔疮膏什么的,治不好。不过痔疮其实也不要命,忍忍也能行。但张居正觉得无法忍受,决定冒险做手术把痔疮割掉。但当时做外科手术没有办法做好消毒,结果伤口感染,张居正去世。张居正的变法也就结束了。

张居正死后,大量的官员就开始攻击张居正贪污敛财。有人就给皇帝上了一封折子,上面说张居正虽然劝您平时节约,但是他自己回家的时候去专门请人做了一个32人抬的大轿子。举报出来之后,皇帝很生气下令抄家,结果抄出来10万两银子。10万的银子大致相当于现在两三千万元。而且这也是张居正全家的财产,包括他的几个成年的儿子,一大家子十几号人的总财产。事实证明,张居正这个人还是比较清廉的。对于一个当了几十年高官,专权十多年的首辅而言,这点钱并不算多。当然,跟海瑞没法比,只能说是比较清廉,不是十分清廉。

经过清算,张居正的考核办法被废除,地方势力的税又可以继续拖延。至此,张居正变法也宣告了失败。

在跟张居正斗争的过程中,官僚集团也学会了组织起来,其中的激进分子形成了一个叫“东林党”的政治同盟。东林党的起源于江苏无锡的东林书院,这个地方是当时南宋时期的一些儒家学者传道授业用的。南宋灭亡以后,这个地方就荒废了。一直到明朝的中后期,当地的儒家学者又开始在这个地方重新聚集开办学院。东林书院专注于培养政治人才。这个书院的建设得到了江南地区土豪大财阀的支持,有了他们的支持,东林书院培养或看中的人才,就去中央政府做官,然后维护这些大财阀的利益。

东林党的政治纲领主要有两条,第一:税收得越少越好;第二:皇帝管的事越少越好。他们认为只要能贯彻儒家的大道,维护好君臣父子的等级关系,天下就能太平,国家就能繁荣昌盛,治理国家根本就跟收多少税没关系。这就是他们的基本理念。他们就用这一套纲领来反对张居正的改革,以及任何针对江南地区豪强势力的改革。

张居正死后,朝政几乎是一潭死水。朝廷分为两派:一派是保守派,一派是激进派,这两派都反对张居正的改革。东林党是激进党和反对党,保守派是执政派、当权派。万历皇帝受制于两派的政治斗争,发现自己不管干什么都没有用,都会被两党政治斗争给消解,最终不再管理朝政日常事务。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皇帝罢工。

但军国大事,万历皇帝还是管的。在他的安排下,万历中期打了三次大仗,其中有一次是日本侵略朝鲜。日本老想以朝鲜为跳板来侵略中国,这也是日本一贯的想法。万历皇帝在朝鲜与日本打了两次仗,几乎花光了张居正改革攒下的所有的财产,而且还有巨大的亏空。

这个时候西北部和西南部分别发生了少数民族叛乱,急用钱打仗。但是张居正的改革措施已经被废除了,地方政府的税无论如何收不上来。文官们忙于党争,尤其喜欢激怒皇帝换来一顿板子,然后就可以拥有正直无畏的名声,不管是做官还是回家当地主土豪,前景都是一片光明,所以皇帝的话根本无法通过文官系统执行,尤其是征税就更是不要想。无奈之下,万历皇帝便派太监到全国各地主要城市,包括杭州、苏州、南京等地征收商税和矿税。

这种行为严重地触犯了东南豪强的利益,引发了广泛的“暴力抗税”,各大势力组织起来抗击太监征税。最有名的便是苏州的“织庸之乱”——万历皇帝派太监到苏州征税,主要是对当地最发达的纺织业收税,每台纺织机每年收多少,每一匹丝绸收多少这样。很多纺织工厂主就宣布停业抗议。纺织工人们就失业没有工资了。于是就有人把失业的纺织工人(也就是“织庸”)聚集起来。跟他们说:只要杀掉来征税的太监和他们的爪牙,就可以恢复工作。

纺织工人们于是分成多路,去杀掉了前来征收赋税的太监的助手们。征税太监赶忙向苏州的行政长官请求帮助,但是被拒绝了。太监逃回北京向万历皇帝诉苦,皇帝面对此情此景也无可奈何,只能绝食抗议。苏州收税的事儿也就不了了之。受到苏州事件的鼓舞,全国各地抗税运动风起云涌,最严重的是发生在云南,当地的地方官员带队冲进太监的府邸,把太监随从200多人全部杀光!导致万历皇帝的税收来源崩溃。到明朝后期,财政问题更加突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