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中后期的政治史(六):东林党之祸

东林党这帮人全是儒家学者,并且一般都出生于东南沿海的富裕家庭,他们对战争这种事情一点都不了解,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减税,以及跟皇帝死磕借此出名。

0 (17)

本文共计1757字,建议阅读时间8分钟。

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

到了万历末年,东北地区的女真部落崛起。他们是金朝人的后裔,他们的祖先曾经消灭过北宋。明朝初年,女真归降,明朝在这里建立了建州三卫对他们进行管理。到了明朝中后期,女真开始不太服管,不断的闹事。万历中后期,建州女真的领袖努尔哈赤统一了女真各部,然后正式登基建国,宣布脱离明朝独立。明朝宣布征讨努尔哈赤,双方在萨尔浒展开大战,最后明军惨败。具体的战役过程我在《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里面有很详细的分析,在此就不细说了。

这一仗明朝虽然败了,但其实国力并没有受到什么冲击。明后期全国经济高度繁荣,人口保守估计2个亿,大胆估计是4个亿。而女真大概只有10万人,还不到明朝人口的百分之一,经济实力差别更大,完全是蚂蚁和大象的区别。所以,这场战败原本是一个可大可小的事情。

万历皇帝赶紧派兵增强辽东军备,同时下令征收赋税用于辽东军事开支。但他派太监到各大城市征收商业税的努力已经失败了,没办法从城市工商业征税了。打仗又必须要钱,无可奈何之下,万历皇帝只能宣布加派农业税,也就是著名的“辽饷”。每年五百万两银子,由全国的土地均摊。

这五百万两本来也不多,明朝有12亿亩耕地,平均下来每亩地也就0.005两银子,大约能买一斤半大米,不到亩产量的百分之一。但是由于土地兼并严重,海瑞之前打击土地兼并的改革也被徐阶和高拱给搅黄了,大地主都利用政治特权不交税,税收大部分被压到只有少量土地的普通农民头上。普通农民占有的土地比例很低,却要承担绝大部分农业税,这就给广大农民造成了沉重的负担。

过了一年,万历皇帝去世,他的儿子继位。他的儿子是在东林党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当时万历皇帝想等时机成熟了立自己的小儿子为太子。东林党就不断上书要求皇帝立自己的长子为太子,最后万历皇帝只能同意立他的大儿子为太子。太子继位以后,东林党就得到了重用。

东林党这帮人全是儒家学者,并且一般都出生于东南沿海的富裕家庭,他们对战争这种事情一点都不了解,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减税,以及跟皇帝死磕借此出名。东林党上台后的第一件事上就是把辽东巡抚换成自己人。东林党的自己人基本都是书呆子,这个新巡抚叫袁应泰,他一直在州县当文官,从来没见过打仗。到了辽东,他就把他的这一套应用到管理少数民族上,“爱民如子”,把大量来历不明的“难民”放进城中安置。不料却中了努尔哈赤的计,在这些“难民”中隐藏了大量的间谍。不久,努尔哈赤带兵来犯,大臣们都劝袁林泰固守城门,他却不听,亲自带兵出城作战,大败。这时,早在城内隐藏好的间谍们便散布战败的消息,并在夜间偷偷打开城门迎接努尔哈赤的军队。最终,袁应泰到辽东不到一年,辽阳和沈阳这两座巨城便相继失守,袁应泰也畏罪自杀了。在此之前,努尔哈赤率领各女真部落活动在长白山附近的山区,一直没有机会进驻大城市。东林党当政第一年,就导致了沈阳和辽阳这两座大城市失守。就相当于把辽西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让给了努尔哈赤。

袁应泰死后,东林党不吸取教训,又接着派了一个没有打仗经验的文人王化贞去镇守辽东。王化贞跟袁应泰几乎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废物,心慈手软、爱民如子,广泛招纳难民和降将,以显示自己的仁慈,觉得以此就可以感化辽西人民起义推翻努尔哈赤的统治,自动收复辽西。他还自作聪明,派遣自己的亲信——这个亲信也是在辽东招来的,不是他在内地带过去的——去跟努尔哈赤手下的大汉奸李春芳通信,劝降李春芳。结果去联络的亲信反而被李春芳策反。

努尔哈赤在辽沈消化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带兵直接越过辽河攻打辽东。王化贞派自己的亲信迎战,此人当然一战击溃,然后临阵倒戈。王化贞听说打败了,就赶紧跑路,把辽东地区的军事总部——广宁城,拱手让给了努尔哈赤。

就这样,在东林党的把持下,两三年里东北三座军事重镇——沈阳、辽阳、广宁,就被努尔哈赤兵不血刃地拿下,连个像样的抵抗都没有。原因都是因为出现叛徒和间谍,直接把城门打开,把城池拱手送人。

广宁失陷的时候,辽东经略熊廷弼带兵从山海关出发试图救援,但王化贞跑的太快,已经来不及了,便撤回了山海关。

这段时间是东林党在政治上最为得势的时期。当时的皇帝是非常著名的天启皇帝。才二十来岁,年轻气盛,想着自己刚当上皇帝就丢了辽东,对不起列祖列宗,现在北京和辽东就隔着一个山海关,形势也很危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