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暘:为什么不必为疫苗事件担忧

接种疫苗其实并不是福利,而是公民的责任。

0 (19)

本文共计1387字,建议阅读时间6分钟。

作者:李子暘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疫苗是类似治病金丹或者护身符之类的东西。打了疫苗,就等于有了健康平安的保障,所以,疫苗是一种好处,是一种福利。国家免费给打疫苗,大家是占了便宜,不给打或是打了不合格疫苗,就是吃了亏,既然吃了亏,当然要大声抗议,要追究责任。

注意,这种对疫苗的理解是错误的。

人得了病,需要打针吃药。打针吃药以前,人体处于患病的非健康状态。打针吃药的目的,是尽量让人体恢复健康状态。

但疫苗是相反的。接种疫苗以前,人体是健康状态。疫苗是在模仿病毒或病原体成分。把疫苗口服或者注射入人体,目的是让人小小地得上一场病,然后人体才能产生所需的抗体。靠着这种抗体,以后才能抵御真正的病毒,从而预防传染病。换句话说,疫苗会暂时破坏人体的健康状态。

在很小的概率下,疫苗会对人体造成重大伤害,甚至致死致残。概率很小,几万几十万分之一,但终究是有。极小概率却后果可怕,这被称为“魔鬼的抽签”。

在疫苗这个问题上,人类其实面临两难:要么是接种疫苗,暂时难受一阵子,还有很小的概率致死致残,但社会整体可以避免相应的那种传染病;要么大家不接种疫苗,既不会暂时难受,更无需面临致死致残的风险,但社会整体暴露在传染病之下,人人都可能得上那种传染病。

从社会整体的角度看,虽然有两难,但别无选择,当然是大家都要接种疫苗,否则传染病一旦流行,损失无穷大。麻烦在于,从个体角度看,取舍就不同了。

传染病的流行,需要一定数量的人群为基础。在只有少数人的荒岛上,或者大家都接种了疫苗的人群中,传染病不会流行。因为即使有人得了病,也传染不开。政府让大家都接种疫苗,目的就在于尽量减少传染病赖以传播的人群数量。只要人群中的绝大多数都接种了疫苗,传染病的问题就解决了。即使有少数人没有接种,他们也得不上传染病了。

对社会整体来说,最佳策略是大家都接种疫苗。聪明人可能已经看出来了,对个体来说,最佳策略则是,大家都接种疫苗,我却不接种。这样一来,我既拥有了无传染病的安全环境,也无需承担接种疫苗后的短暂不适和致死致残的风险。

类似的情况是兵役和税收。如果国家没有军队,会遭受别国的侵略;没有税收,会陷入无政府状态。所以,国家必须供养军队,大家必须交税。但对个体来说,最好的情况是:周围人去当兵,我留在家里;大家都依法纳税,我偷税漏税。军队和政府的收益,我得着,但军队和政府的成本,我省了。

所以,兵役和税收,都是强制的。谁敢违反,政府会制裁、打击甚至抓人。服兵役和交税是公民的责任,不是你想不干就可以不干的。

同样,接种疫苗其实并不是福利,而是公民的责任。可以把疾控防疫理解为国家带领全体人民对抗传染病的一场战争。每个公民都是这场战争中的士兵。大家付出个人的牺牲,赢得社会对传染病的胜利。接种疫苗,是舍小家顾大家之举。虽然对个人来说有风险,但只要疾控防疫体系因此完善,最终也是大家受益。正因为如此,国家强制要求公民必须接种疫苗。

那些极少数不幸遭遇“魔鬼抽签”者,也就是因为接种疫苗致死致残者,他们相当于战场上牺牲的烈士。对这些不幸的家庭,国家理当给予足额甚至超额的补偿。

总是有人逃避服兵役,也总是有人偷税漏税。同样,某些国家就有人拒绝接种疫苗。不管他们如何美化自己的主张,他们实际上就是战时拒服兵役者,就是偷税漏税者。在最近的疫苗事件中,果然也有无政府主义者跳出来,号召大家不要接种疫苗。这些人就是妖言惑众者,是反社会分子。

好了,知道了疫苗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后,再来看看最近发生的事情。

最近出问题的疫苗,有关部门已经明确指出,安全性并无问题,问题在于效价比不合格。很多人望文生义,以为不合格就是大家的疫苗都是打了白打。其实不然。

想要理解疫苗“效价比”的概念,可以看看疫苗专家陶黎纳(微博ID是“疫苗与科学”)7月25日在微博上贴出的一篇文章,其中举乙肝疫苗为例对疫苗的效价比做出了解释。我摘抄如下:

以前,我国的儿童乙肝疫苗产量不够,就设定了效价是5微克,保护率大概是90%。现在,我国乙肝疫苗产能过剩了,将儿童乙肝疫苗的效价提高到10微克,保护率大概是95%。效价翻了一倍,保护率提高5个百分点。

1微克是一克的一百万分之一。5微克、10微克是指一份疫苗中有效成分的含量。保护率的意思是,每百人接种疫苗,成功产生抗体的人数。无论是90%还是95%,总有少数人没有成功产生抗体。由于技术原因,疫苗保护率不可能达到100%。

也就是说,疫苗有效成分的多少,影响的不是单个接种者是否产生了抗体,而是众多接种疫苗者中成功产生抗体的比例。提高效价比,提高的只是接种后成功产生抗体的比例。同样,效价比降低,也只是成功产生抗体的人数减少了,而绝不是这批疫苗的接种者都没有产生抗体。

只要绝大多数人接种疫苗后产生了抗体,传染病的传播渠道就没有了,疾控防疫的目标就达到了。重要的是,那少数没产生抗体的人,与其说是倒霉蛋,不如说是幸运者。他们虽然尽了公民的责任,但其实并没有真正承担相应的成本。由于自身或者疫苗的原因,他们接种疫苗,就是打针时疼一下,并没有真正面对疫苗的种种不良反应风险。

这就相当于,因为技术原因,国家并不可能让所有适龄青年都入伍当兵,应收税款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地都征收上来,但这没关系。只要军队所需兵员够了,或者国家财政开支够了,差点儿漏点儿也不要紧。

百白破疫苗,可以同时预防百日咳、白喉和破伤风。据陶黎纳医生说,最近出问题的百白破疫苗,只是百日咳的效价比不合格,并且,不合格的差距很小,也就是说,众多接种疫苗者中,成功产生百日咳抗体者数量会比合格标准略为减少。

这相当于国家的兵役登记册出了问题。过去是10%的应付兵役者未被召集,现在变成11%了。或是税控机出了问题,征收上来的税款略微少了一点。

从技术的角度讲,这当然是不合格,必须尽快改进,修理故障,纠正错误,但是,作为公民来说,你何必恐慌呢?本来你该服兵役,征兵站却没召你去。本来你应该交1万元钱税,但税务局只找你要9千,你不是应该偷着乐吗?你又何必哭着喊着要去当兵,或者主动补交那1千元呢?

可能有人会问,保护率下降,会不会导致传染病流行的几率增加?有关部门发布的公告中对此已有解释。疾控中心一直在密切监测相关地区的发病和流行情况,并未发现有异常现象。也就是说,你没去服兵役,少交1千元钱税,肯定是管理部门的不合格,要改正,要问责,但对军队和政府财政来说,没有什么影响。

很多人不理解什么是疫苗的性价比不合格,他们以为,不合格就意味着所有接种者都没有产生抗体,大家打的都是生理盐水。其实,即使是那些效价比不合格的疫苗,绝大多数人也正常产生了抗体,只是产生抗体的人数略有下降,并且,没有影响防疫的效果。没有产生抗体的这少数人,反倒借此避免了可能的不良反应风险。这些人应该偷着乐,而不是愚蠢地去补种。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发现某批疫苗性价比下降以后,剩余疫苗当然要召回,如果情节严重,对相关厂家也要制裁处罚,但只要没有发现传染病发病率有异常,疾控中心一般不会去大规模补种疫苗,因为那样等于是让补种的孩子毫无必要地再次面临接种疫苗的各种不良反应的风险,包括身体的不适和“魔鬼的抽签”。很多人把疾控中心这种合理的做法理解为包庇不合格疫苗,也是让人哭笑不得。

说到这里,就能看出,那些因为某批疫苗性价比不合格而陷入恐慌的人,是多么奇怪。他们宁愿终日焦虑不堪,宁愿愚蠢地让自己孩子的健康再被疫苗影响一次,再次置身于接种疫苗的不良反应风险之中,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也不愿意花一点点时间和注意力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这里说的疫苗指的是预防性疫苗,而不是狂犬疫苗那样的治疗性疫苗。治疗性疫苗虽然要求高得多,但同样不可能做到100%成功产生抗体。好在这次狂犬性疫苗虽然生产流程有严重问题,但有关部门的公告也指出,最终产品在效价比上并无问题,狂犬病疫情也没有异常。

正因为狂犬性疫苗是治疗性的,所以国家并不像预防性疫苗那样免费接种。谁被狗咬了,要自己花钱去打。这就是国家建立全民防疫体系和个体治疗的不同所在。实际上,防疫站和征兵站、税务所、邮局、公立小学、海关等机构一样,都是国家正常履行职能的外在标志。

建立起全国的防疫体系,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艰巨而困难,需要几代人持续做出努力和牺牲。所有接种过疫苗的公民都是这场伟大事业的参与者和奉献者。整个疾控防疫体系极其庞大和复杂,正因为如此,对国家防疫水平的评估,应该以是否减少和消灭了传染病为标准,而不应该以过程中是否有事故和意外为标准。

事实上,即使是在发达国家,关于疫苗的种种事故和意外也无法避免。以整体疾控水平为标准来衡量,最近的疫苗事件并没有对中国的防疫疾控造成实质性影响。改进和纠错永远都有必要,该究责的也绝不应姑息,但不应因此夸大问题,人为制造恐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