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还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吗?

爱心和理性,很多时候就是相互矛盾的,而把握爱心和理性的平衡点是作为一个现代人必须具备的能力。

1558748310(1)

本文共计3424字,建议阅读时间15分钟。

在人类历史的演化过程中,狗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狗能够帮助我们完成很多事情,比如可以看家护院,可以帮助人类放牧,也可以帮忙捕猎。不同于人类驯化的其他动物,比如鸡只是给人类提供蛋白质食物的,牛主要是提供劳动力的,而狗和人更像是一种共生关系。

 

最早的狗是自然界中的那些狼、豺等猛兽当中比较温顺的个体,这些个体本来在自然环境下很容易被淘汰的。但也正是因为它们的温顺,才被人类筛选出来作为合作伙伴,它们必须在人类的庇护下才得以生存。而反过来由于狗的协助,也让早期人类的生存能力大大增强。狗能帮助人类提升狩猎的成果率,提高放牧时候的生产率,还能提高人类休息时的安全性。而像是北极圈以内的环境,如果没有爱斯基摩犬的帮助,人类根本没法在那样的环境下生存。所以狗一直被认为是人类最好的朋友。

 

但到了现代社会,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在生产效率上大幅提升,狗的作用就被逐渐削弱了。到了今天,除了那些经过训练的警犬、导盲犬等极少数的狗之外,绝大部分的狗已经不再是人类的帮手了,最多也只是供人类娱乐的宠物。而与此同时,狗对人类社会的危害却变得日益严重了起来。

 

这几年恶狗伤人的事情屡屡发生,前段时间长生生物的狂犬疫苗造假的事件爆发,让大家知道了原来狂犬疫苗的市场需求量原来是这么大的。长生生物从2014年到2017年的四年时间签发的狂苗数量是五千多万支,而长生的狂苗只占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按照每个人打两到五支疫苗计算,每年至少有超过一千万人被狗咬伤。如果要算上很多没有打疫苗的人,那么被狗咬伤的这个数字会更多。

 

狂犬病是一种致死率100%的疾病,如果是被携带狂犬病毒的狗咬伤并且没有打疫苗,那100%会死亡,而就算打了狂犬疫苗,也不能100%防御,所以最近十几年中国每年死于狂犬病的人数都超过了2000人。

 

当这么多恐怖的数字赤裸裸的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肯定也会产生这样的一个疑问,狗还是人类的朋友吗?要我说的话,狗依然还是人类的好朋友,但仅限于那一小部分专业训练的特种狗和小部分高素质的人养的宠物狗,而在与之对应的是,更大规模的狗不但不是人类的朋友,反而已经成为了人类最大的敌人,至少在中国目前是这个状况。

 

流浪狗伤人,已经成为日益严重的城市问题,但这个问题却一直不被重视,即便政府想要治理流量狗,每次都会有大量的所谓的“爱狗人士”组织起来进行各种 抗议,最后只得不了了之。

 

我们来看看那些爱狗人士是怎么说的:他们说咬伤人的狗毕竟是少数,你们把这些狗捕杀,我们没意见。但那些没咬人的狗,它们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要无缘无故把它们杀死。一人犯法,株连九族,那是封建社会的思想了,现代社会早该摒弃了。听着好像还有几分道理,不过问题就在于他们把狗当成人来看待了,认为狗应该跟人享受同样的权利,这是非常荒谬的。

 

去年的一起流浪狗咬伤小女孩的事件,就在网上引起了很大的争论,很多人主张要全面捕杀流浪狗,爱狗人士自然出来反驳啦,更有某些爱狗人士甚至认为是这个小女孩侵犯了狗的领地,狗才会攻击人的,所以他们认为是人错在先,不能怪狗。正是在这些奇葩的爱狗人士的努力下,终于让“爱狗人士”成为了一个贬义词,搞得很多人理性的喜欢小动物的爱心人士现在都不敢公开说自己喜欢狗了。

 

为什么不能把狗权和人权同等对待呢?道理很简单,人权是人类文明的产物,只能是建立在具有理性思维能力的人类身上。人们在享受高于其他一切动物的权利的同时,也需要受到文明社会制定的一些规则的制约,这些规则当然也包括法律。由于受到法律的制约,我们是不能随意伤害其他人的,否则就要受到相应的惩罚。虽然还是会有一小部分人会违反规则违反法律,但那毕竟是极少数。人是有理性的动物,所以这种规则的约束对大多数人还是很有用的。但是规则对于狗就没有任何制约力了, 它们没有能力理解人类世界的规则,这一点它们跟其他动物并无任何区别。

 

现代社会是一个以人为本的社会,任何动物如果会威胁到人类的安全,那公安部门就有必要采取措施排这种安全隐患,而不是非得要等危害发生了之后,才能对“犯罪分子”采取相应的措施。

 

试想一下如果你家里跑进来一条毒蛇,在毒蛇咬你之前,你就不能伤害它。如果你家院子里发现了一个马蜂窝,在马蜂蜇你之前,你只能老老实实和它们相处。万一马蜂蜇了你,你可以叫消防部门来帮你消灭马蜂,不过你需要认得是哪几只马蜂蜇了你,让消防人员不要滥杀无辜,毕竟那些没有蜇你的马蜂是无辜的。这是不是有点太荒唐了呢!流浪狗也是同样的道理,既然已经对人类社会产生这么大的危害了,就应该全面捕杀,而不是只捕杀那些犯了事的狗。

 

美国是一个非常热爱小动物的国家,我的一个朋友在美国玩了几个月,他跟我说:在美国,各种生活场景中都能看到各种野生小动物,这些动物一般都不会害怕人,人和动物的相处非常和谐。在美国,经常还会看到这样的新闻报道,一只小狗因车祸腿被轧伤了,只能爬行,看着非常可怜。后来宠物救助站的人来了,把这只狗抓了回去,给它做了精心的手术,仔细的调养。后来这只狗的腿终于康复了,在救助站里跑老跑去非常可爱。

 

可见美国人对动物特别是对狗是非常有爱心的。但同时他们又对于宠物的管理非常的严格,养宠物必须要领证,否则会被重罚。所有宠物都必须要按规定接种疫苗,出门遛狗必须栓狗绳带嘴套,最大限度从源头排除安全隐患。因此美国人虽然几乎从来就不打狂犬疫苗,但却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一人因被狗咬伤引发的狂犬病例了,唯一的几个因狂犬病死亡的受害者还是因为被蝙蝠咬伤导致的。

 

那流浪狗呢?美国是绝对不允许有流浪狗的,一旦发现流浪狗立刻会进行抓捕,然后送到宠物救助站,等待人领养。美国的宠物领养率是世界上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大概是在50%左右。也就是说,那些被抓捕的流浪狗有一半的机会能够被人领养,那另一半没有被领养的狗是不是就要一辈子都关在宠物救助站呢?当然不是,这些狗如果超过一个月没人领养就会被杀死。

 

你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呢,一只受了重伤的小狗,还要花费巨大的精力去救它,给它做高难度的事手术,同时还要精细照顾它很久让它康复。而与此同时,有大量健康的小狗却被执行了死刑,而且宠物救助站里给小狗做手术和给小狗执行死刑的往往就是同一个医生,你说这是不是有点太荒唐了呢!

 

其实这一点都不荒唐,救助一只受伤的流浪狗,这是一种爱心的表现!一个国家如果大家都没有爱心,那是非常恐怖的事情,所以通过救助一只受伤的流浪狗唤起人们内心的同情心和爱心,让人们感受到人性的善良和我们生活的世界的美好,这是非常划算的。

 

但面对大量流浪狗的时候,就需要用了理性思考了。流浪狗是公众安全和健康的隐患,所以不能放之任之,它们的命运只能是被人领养或者被杀死。

 

狗的生育能力太强了,几个月就能生一窝,每窝都能生五六只。如果是在自然环境下,它们的存活率是非常低的,有的会饿死,有的会被其他野兽咬死,它们的个体数量基本上会维持平衡。

 

但是它们在人类的世界生活,没有任何竞争和威胁,也很难被饿死,因为它们就算只靠翻垃圾桶就可以存活下来。那么它们的这种超强的生育能力就会成为人类社会的一个很大的负担。救助站就这么大的地方,新的流浪狗要进来,老的就必须给腾地方,如果它们没被人领养,那就只能杀死它们。

 

美国人在对小动物表现出很大的爱心的同时,也不会因为宠物救助站每天要杀死那么多小动物而去抗议,这就是作为一个现代人成熟的表现。

 

爱心和理性,很多时候就是相互矛盾的,而把握爱心和理性的平衡点是作为一个现代人必须具备的能力。如果你非要通过计算证明,救助一只受伤的小狗花费的资源可以用来养活三四只健康的小狗,那这种理性就显得太过于冰冷了。而如果你非要认为动物应该更人类享受同样的权利来证明自己有爱心,那这种爱心并不是什么高尚的品德,而是一种无知,一种对现代社会的认知障碍症。

 


作者为铅笔社成员,个人微信公众号:奔向自由之路,欢迎大家关注。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