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医学和现代医学

中国人接触到西方的科学思想比较晚,民众的科学思维的基础相对较差,大部分人还是很难理解现代医学和古代医学的本质区别。如果他们听到亲戚朋友或街坊邻居说某某老中医治疗某疾病有奇效,他们往往就会深信不疑。所以在中国,中医不但没有被完全被现代医学取代,反而依然占据着国内医疗市场的半壁江山。

微信图片_20190525102404

本文共计4149字,建议阅读时间22分钟。

除了中国古代的以阴阳五行作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以外,每一个古代文明也都有自己的医学体系,有些比中医还早的多,比如古埃及的莎草纸医学文献,比中国的黄帝内经还早了1700年;有些古代文明的医学理论体系看起来跟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还挺像的,比如美索不达米亚医学在理论上把人体比做“小宇宙”,认为一切自然现象都会影响人体,人体构造与天体运行对应,星体的运行与吉凶祸福和疾病健康有关;古希腊的四体液学说,认为人体有四种体液,分别是血液、粘液、黄胆汁、黑胆汁,跟构成世界的四元素:气、水、土、火刚好相对应。一切疾病都源自于这四种体液的失衡,哪种体液太多了,就需要放出来一点,少了就需要补充一点,西方的放血疗法就源自于古希腊的这套医学体系。

 

古代医学中那些治疗方法和药物,能够被现代医学证明有效的非常少,当然也包括中医。当然每次我一说起中医,就会有些人跳出来说中医经过了几千年的验证了,为什么说它无效,关于这个质疑,可以看看我上一篇文章《安慰剂效应》。

 

安慰剂的效果可能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所以为了证明一款新药或者治疗方法是否是真的有效,在药物审批的二三期临床试验必须要加入安慰剂对照组。只有药物的疗效明显好于安慰剂对照组时,才能认定这款药物是有效的。要知道现在一款新药从研发到上市平均要花20亿美元的成本,而最大的成本就是花在了二期三期临床试验上,也就是说20亿美元的新药成本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花在了安慰剂对照组上。这就是为了排除安慰剂效应而不得不增加的高昂的成本。

 

我们从现代药物审批的结果也可以看出,一款药物从最初认为有效到最终通过审批的概率是非常低的,既然现在的中药依然没有经过严格的双盲试验,如果真要去做这种大规模的双盲试验,能够通过验证的肯定也是只有极小一部分,因此我们可以断言中医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也只是扮演了一种安慰剂的角色。

 

但是很多古代医学的治疗手段除了能够产生一些安慰剂效应之外,同时也会对身体的产生很大的副作用,比如古巴比伦文字记载的当时治疗偏头痛的一些方法,在现在看起来是非常残忍的,他们会先把头发剃光,然用烧红的铁条烫头皮,或者直接在头盖骨上钻孔,这些治疗在我们现在看来,都是对病人身体明显的伤害。

 

400年前的欧洲的医生治疗天花的方法,有些在我们现在看起来是非常不可思议的。比如那时候的医生会把病人的疹子用针挑破,把里面的东西挤出来,有时候甚至会用烧红的烙铁取烙疹子。而且那时候的医生还认为阳光是导致疹子消退之后留下疤痕的原因,所以病人从发病那天起就被关在一个暗不见天日的屋子里,还会往病人身上涂抹芥末膏、水银、弱酸、硝酸银、碘等等,然后再用纱布把病人整个包起来。有些医生还相信要把体内的的病灶排出去才能恢复,于是就用厚厚的被子把病人裹住,让他尽量多出汗,这样就能把毒汁都排出体外从而恢复健康。

 

1682年,英国一位叫托马斯·西得汉姆的医生详细的统计了所有他能统计到的所有天花患者,然后按照贫、富分成两类,统计结果显示,那些花大钱请医生,用尽各种治疗手段的富人,他们的死亡率明显高于那些请不起医生也负担不起治疗费,没有采取任何治疗手段的穷人。

 

那难道说这些富人都不知道自己这边死亡率更高的事实吗?这个如果没有真实的统计数据只凭直觉还真是不知道。人的主观上的直觉很多时候是相当不靠谱的,对结果的判断很容易受到其他因素特别是情感因素的干扰。天花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病毒,而且感染后的整体死亡率高达35%。也正是由于天花病毒的恐怖,人们的关注点往往会聚集在那些因患了天花而死亡的人身上,这样感受到的死亡率会比实际的死亡率更高。

 

而那些请医生治疗过的富人,尤其是那些请了名医治疗之后,人们关注点往往会转移到那些被“治好”的人身上,他们会把这些幸存者都归结为医生的功劳,给人造成的错觉就是经过医生治疗还是可以大幅提高生存率的。而只有剥离一切情感因素和主观感受的赤裸裸的统计数据,才能反应出真正的事实。

 

1793年的时候,美国费城流行过一次黄热病,这是一种传染性极强死亡率也很高的恐怖传染病,当时美国的一个非常著名的医生叫本杰明-拉什,他就用当时还是西方世界最主流的放血疗法,对很多病人进行了治疗。他那个诊所每天要放一百多个人的血,据说有一个后院,那是整盆整盆的血往里泼。大团大团的苍蝇围绕在那儿。

 

当时一个记者,就在全城搞了一个调查。这其实就是个对照实验,就是你放血,别人不放血,那哪儿死的人多呢?后来经过统计对比,本杰明大夫的诊所死亡率是最高的,于是他就把这事给报道出去了。

 

本杰明大夫看到这个报道就怒了。这么大的瘟疫,我不逃跑,还留下来给人治病,结果你还要诬蔑我。于是就把这个记者给告上了法庭。而当时的法庭居然没有去核实这名记者的数据有没有造假,而是从情感上认同本杰明医生,觉得这个本大夫也不容易。你怎么能还这么诬蔑他呢?居然就这样判了这个记者败诉。这也说明了当时的大多数人们都缺乏科学思维,习惯用主观感受去判断事物。

 

现在西方国家的古代医学体系现在已经基本上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只有一些欠发达的偏僻的地方还有少数人信奉。这也很好理解,虽然放血疗法作为一种治疗手段也会带来安慰剂效应,但是大量的放血对身体的副作用太大了,而且这种副作用是马上可以体现出来的。身体在对抗疾病的时候主要是依靠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免疫系统的主力军队就是血液中的各种白细胞。安慰剂效应就好比是能够给这些军队鼓舞士气,提高它们的战斗力,但放血疗法就等于是在鼓舞军队士气的同时,又把很大一部分士兵给流放了,这给免疫系统造成的打击是远远大于安慰剂效应带来的好处的。

 

所以只要这种关于放血疗法死亡率的统计数据越来越多的时候,人们就会逐渐发现并接受放血疗法是不靠谱的这一事实。再加上西方作为现代科学的发源地,民众本身就具备比较广泛的科学思想的基础,现代医学的理念也就相对容易被大众接受,所以经过几百年的发展,现代医学全面取代古代医学是很自然的事。

 

在中国,情况就有点不一样了。  中国的传统古代医学也就是中医,主要是以搭配各种草药煎服为主。这些草药是经过几千年的使用流传下来的,所以服用这些草药一般不会有短期对身体明显的副作用,因为如果是有短期有较强毒性草药,在长期的使用的过程中是很容易被人发现并筛选淘汰掉的。

 

所以相对于西方放血疗法,中医显然是一种相对好一些的安慰剂,其治疗方式带来的安慰剂效应,肯定要强于短期的副作用,所以即便使用真实的统计数据做对比,服用中草药相对于不治疗的人,在短期内还是能体现出一定的“疗效”的。

 

再加上中国人接触到西方的科学思想比较晚,民众的科学思维的基础相对较差,大部分人还是很难理解现代医学和古代医学的本质区别。如果他们听到亲戚朋友或街坊邻居说某某老中医治疗某疾病有奇效,他们往往就会深信不疑。所以在中国,中医不但没有被完全被现代医学取代,反而依然占据着国内医疗市场的半壁江山。

 

虽然中草药一般不会有明显的短期副作用,但我们也不应该忽视中草药的长期副作用。而长期的副作用是古人没有能力发现并筛选掉的。实际上现在的很多地方研究和统计结果都现实,大数的中草药其实是都是慢性毒药,长期服用中草药就会不断积累对肝脏和肾脏不可逆伤害。比如有一项统计结果就显示,对中草药特别热衷的地区比如台湾、广东地区(他们喜欢用中草药泡酒、喝凉茶、煲汤),这两个地区是全球成年人肾透析率最高的地区,分别达到了12%和11%,而全球其他地区的平均水平是1%左右。

 

中草药采用的都是自然界最天然的植物,为什么这些天然植物大多数会有毒呢?这好像跟大多数人的直觉不相符啊。其实这才是大自然的本来面目,只是我们在现代文明的庇护下,忘记了大自然残酷的真面目。那些在人们眼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植物,其实都有它们阴毒的一面,这恰恰是它们能够一直繁衍至今的重要保障,那些真正人畜无害的植物,绝大多数已经被自然选择淘汰掉了。

 

其实用演化的角度就很容易理解这种逻辑了,植物不像动物,遇到危险可以逃跑,所以它们只能通过其他方式保护自己,那就是进化出对动物有毒的各种生物碱等化学毒素。当然自然界的演化并不是单一的,而是整个生态系统里的每一个物种都伴随着一起发生着协同进化,植物为了保护自己进化出了毒素,动物为了识别这种毒素进化出了苦的味觉,用来识别各种毒素。

 

人类的味觉系统能够识别酸甜苦咸鲜五种味觉,靠的就是舌头上的30种味觉受体,而其中有25种都是用来感受苦味的受体,其他4种味觉一共才5种受体,这也说明了能够识别各种有毒的生物碱对人类的生存非常重要的,所以身体才会投入这么多资源用来识别苦味。

 

当然苦味也并不是都是有毒的,比如用现代农业技术筛选出来的一些植物,比如咖啡、苦瓜等,对人类基本是无毒或者毒性极小。但从整个自然界来看,100种苦味的植物至少有99种是有毒的,吃了大概率来说都会对人体产生危害。

 

明白了这个道理,再来看看中草药的问题,喝过草药熬的药汤的人都应该清楚的记得,那种融合了各种苦味的药汤是多么的难以下咽,这就是千百万年演化历史在提醒我们,这东西有毒,这东西有毒,这东西有毒。重要的话说三遍!

 

这样看来中医药也不是一种好的安慰剂,为了短期的一点点安慰剂效应付出了长期的健康代价,这明显是得不偿失的。不过很多人显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在大多数人眼里依然认为中药是纯天然的没有副作用,西医只是治标中医才是治本的等等错误的观念。

 

我尝试过跟很多人解释古代医学和现代医学的逻辑,以此说明中医为什么不靠谱,但我发现基本上都是徒劳的,先不说年纪较大的老一辈,就连跟我同一年龄阶段的同学、同事、朋友等人,大部分人依然无法接受我对中医的这种看法。这也说明了人的观念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

 

大多人在做决策的时候,大脑是处于一种叫做“律师机制”的运作模式,就是会想方设法的维护自己已有的观念。就像一个律师一样,他追求的并不是事实的真相,他在寻找证据的时候只会选择那些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而忽略那些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这种思维模式无疑会成为我们最大的认知障碍,要打破这种认知障碍,就需要让自己的大脑学会“科学家机制”的运作模式。科学家最关心的就是事实和真相,如果有新的而且是强有力证据跟自己已有的观念发生了冲突,他们就会结合新的证据调整自己的观念。只有学会这种“科学家机制”的科学思维模式,我们才能从容面对这个复杂世界发生的一切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者为铅笔社成员,个人微信公众号:奔向自由之路,欢迎大家关注。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