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中的性别歧视

女性生育的成本,最好还是由其本人和家庭来承担。试图让企业来承担,唯一的结果只能是从整体上恶化女性在市场中的地位。

微信图片_20190525102750

本文共计3600字,建议阅读时间18分钟。

作者:李子暘

确实,在职场中,男性的收入往往高于女性。而且,不仅货币收入,在入职机会、升迁机会、非货币收入等方面,男性也明显优于女性。这个事实不能否认。要讨论的是,造成这个事实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企业雇主歧视女性吗?

看到男女待遇不同,就说是因为老板歧视女性,这很方便,但方便不等于正确。如果不能找到真正的原因,就无助于问题的解决,甚至,会因为推出错误的解决办法,而让事情进一步恶化。

说男女应该同工同酬,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因为明显的事实是:男女就是不一样,男女并不同工,在工作上,男女的差别很大。

首先,男女体力明显不同。女性的体力较弱。那些需要耗费大量体力的工作,自然就排斥女性。在现代化的机械和自动化出现以前,正是这种原因,让大多数女性只能留在家中做家务。她们的体力,不足以胜任农业、采矿、战争、工场工业这些主要的劳动。

其次,在对女性贞操非常重视的时代,独自外出、混迹在男人堆里的工作,比如航海、长途贸易,也不适合女性,尤其不适合年轻未婚女性。

如果女性不能外出工作,只能在家中操持家务,自然收入会比男性低很多。大多数历史时期就是这样的。不过,这种男女职业分化的理由很强、很自然,女性一般并不会对此有明显的不满。

机械化和自动化实现以后,机器代替人去做那些艰苦的劳动。这时,女性的就业机会增加了。办公室、管理、工厂里的轻体力活儿,女性都可以胜任。

也正是在这时,男女同工同酬、反对职场性别歧视的呼声开始日益高涨。当体力差异不重要以后,还有什么理由继续保持男女的收入差异呢?

这个理由是有的,那就是只有女性才能承担的生育职能。

表面上看,女性生养孩子,对其职业生涯的影响仅仅是需要占用几年时间,但实际上,这个因素足以解释男女之间在现代职场中的收入差异。

首先,女性因为意识到自己将要做母亲,所以她们在择业时就会倾向于选择那种相对稳定,比较有规律的工作,以便于日后照顾家庭。比如教师或者护士之类;男性,则愿意为了个人发展选择需要长期出差、随时加班的工作。显然,后者的收入更高。

其次,因为意识到自己必将在生育期离开工作岗位一段时间,女性会倾向于选择那种知识更新不快、淘汰率不高的工作。电脑程序员“三天不学习就会落后”。营销经理需要时时维持客户的关系,否则就会被人遗忘。这种工作,虽然收入较高,但都不适合准备花几年时间生养孩子的女性。

第三,即使是在同样或者类似的职业中,女性也因为生育和家庭的牵扯,而倾向于避免更辛苦、时间更长的工作。在同一家律师事务所,女律师往往满足于坐办公室,从事朝九晚五的文职工作,而不是做那种一线律师,提起行李就走,飞往另一个国家或城市去和客户会谈,然后连夜研究制定诉讼策略,就更不用说要去监狱会见死刑犯的辩护律师了。

第四,因为女性要在生育期离开工作岗位,这样,在那些需要连续资历和经验的职位上,女性就比男性的升迁慢得多,甚至因此完全没有升迁机会。能否升迁当然直接影响收入。办公室和企业管理中有很多这种工作。如果职业生涯中断好几年,你几乎没有机会赶上那些一直在职的同事。

第五,因为要照顾家庭、抚养儿女,很多女性选择兼职或者时间灵活的工作。相比全职工作,兼职当然收入较低。

以上种种由生育和家庭带来的因素,造成了职场中女性的收入比男性低。理解力强的读者应该已经意识到,这并不意味着职场中存在着对女性的性别歧视。事实是,女性收入低,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他们因为要生育而选择了相对轻松,但收入较低的工作。这是她们为生育而付出的成本。

美国人发现的三个事实可以进一步证明这一点——没见到中国这方面的统计资料,希望有人去做这方面的基础工作。

一、已经超过生育期的,但从未结婚生育的全职女性,其收入其实要比同类男性高。并且,在1970年代初美国政府颁布改善女性地位的法律以前,这种现象就已经存在。也就是说,在政府干预以前,劳动力市场其实并不存在性别歧视。

二、统计男女收入时,是按照年算,还是按照月算,还是按照小时算,结果大不相同。按年算,男女收入的差距很大,但如果按小时算,男女收入之间的差异则非常小。也就是说,男女收入差距的最大来源是工作时间的长短不同。女性在不工作的时间去干嘛了?还用问吗?去生儿育女,照顾家庭了。

是的,北美的年轻男医生年收入比年轻女医生多41%,但要知道,年轻男医生的工作时间每年要多上500个小时。

三、年轻男女之间的收入差距,要明显小于中年男女之间的收入差距。这当然也是因为前述的那些因素——职业生涯是否有中断、是否长期从事更辛苦的工作、工作时间是否更长,是否能跟得上职业发展所需的知识更新,等等。

也就是说,企业和雇主歧视的,并不是女性,而是不能承担繁重工作、工作时间不能长、期间要有几年时间离职的人。企业保持这种歧视,显然是出于效率考虑,而不是性别歧视。如果某个男性,恰好也具备这些特征,那他也别想得到高收入。

事实正是如此。女性之间的收入差别,并不比男女之间的差别小,甚至更大。造成差别的原因,不是性别,而是工作状态。

有人会说,虽然如此,女性的这种不能全力工作的状态,毕竟不是其自身的责任,而是生育造成的。企业难道不应该对女员工的生育进行优待和照顾吗?繁衍后代难道不是很有社会意义吗?

这些人也因此支持政府出台相关的法规政策,强制企业对女员工进行优待,即使他们的工作状态明显不如男性,也必须保持收入的平等和一致。

类似的规定,侵犯了企业的财产权和经营自主权。同时,也不可能达到政策制定者想要的目标——当然,会有少数受益者。但这不是足够的理由,因为再糟糕的政策,也总会有受益者。正确的政策,应该能做到整体收益大于成本。强制企业平等对待女性,不是这种正确的政策。

首先,企业会因此不再雇佣女性员工。如果你必须用同样的工资雇佣一个工作状态差很多的人,那你的理性选择当然就是不雇佣。不雇佣的理由和借口很多。那些在招工启事中明确标明“只限男性”的企业,实际上反倒节省了女性求职者的时间和精力——别白费劲了。

其次,假使有哪个雇主一腔社会情怀,愿意为别人孩子的出生成长承担部分成本,愿意花同样的钱雇佣工作更差的员工,很快他就会发现,这会让他的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那些没有这种社会情怀,认钱不认人的冷酷雇主,将比他的成本更低,将在市场中打败他。

即使不会立刻在市场中被打败,“好心”雇主的企业的发展速度也会被放慢,比他“冷酷无情”时要慢。本来他的企业会更大,可以雇佣更多的人,制造更多的产品,但就因为他“好心”,那些本来可以找到工作的人,就只好被牺牲了。

企业家要么服从经济规律,主动硬起心肠来压低成本、提高效率,要么伴随着他的企业的衰退从市场中消失。“不换脑筋就换人”,是市场不可改变的铁律。

总之,政府强迫企业家在本不同工的时候实行同酬,结果只能是提高女性的就业难度,让她们更难找到工作。那些愿意降低收入但有工作可做的女性,机会将大大缩小甚至完全没有。

所以,女性生育的成本,最好还是由其本人和家庭来承担。试图让企业来承担,唯一的结果只能是从整体上恶化女性在市场中的地位。

总有人不信邪,不愿意面对这种不可改变的铁律。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企业家不那么冷酷无情,经济规律就可以改变。

但这种经济规律的不可改变,来源并不是企业家,而是你我这些消费者。你家镜子里的那个家伙,就是所有这些冷酷无情、薄情寡义的始作俑者之一。

两家企业商品差不多,你不会仅仅因为其中一家雇佣了更多女性,就愿意额外支付更多的钱。即使故意较劲,愿意暂时多花钱,你也坚持不了几天。只要你不支付这种钱,企业家就只好继续尽量压低成本。“冷酷和罪孽”都是你造的,就别往别人那里看了。

消费者的无情和刻薄,通过市场交易传递给企业家。企业家的经营行为,不过是为了满足这种消费者的要求而已。

那么,难道女性就只有容忍比男性低的收入吗?

这种说法是很片面的。首先,生育是女性的自愿选择。为了生育和照顾家庭,选择那些较轻松的工作岗位,这也是女性的自愿选择。事实上,女性的事业心普遍没有男性强。大部分女性就是不喜欢那种紧张繁忙的工作人生。

其次,为了家庭牺牲事业,听起来很悲惨,但造物主早已有了相应的安排。可爱的儿童,幸福的家庭,构筑出来的难道不是值得羡慕的人生吗?培养自己的孩子,亲手抚育他们成长,不也是一种极有意义的工作吗?

家庭制度方面也早已形成相应的格局。即使男性是家庭中收入最高的人,但众所周知的是,他们往往不是花钱最多的人。与其说这是女性的牺牲,不如说这是一种源远流长的家庭分工。世界上很少有哪个社会能真正做到家庭责任的男女均分。

女性当然可以不满足于这种分工,而坚持去职场中大干一番。这样做其实没有什么外来的障碍,前面说了,打定主意放弃婚姻家庭的女性,很可能得到比男性更高的收入。

但是,这真的是你想要的生活吗?你真打算像男人那样拼命赚钱吗?别急着回答。

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和付出成本,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把自己付出成本,称为受到了歧视,这不是理智和诚实的态度。

作者李子暘为铅笔经济研究社主编,文章选自作者新书《经济学思维》,欢迎大家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