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的上古时代(三):绝地天通

“绝地天通”以后,君主垄断了祭祀上天的权利,也就垄断了对神灵意志的解释权。一定程度上垄断了祭祀权,将祭祀神权与政治威权相挂钩,禁断民间私人占卜、沟通人神的活动。这就明确了王权高于神权的基本政治原则。

微信图片_20190526150623

本文共计3431字,建议阅读时间16分钟。

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

炎黄古国作为上古国家,还处在国家形态的萌芽阶段,没有很完善的国家政府组织,而更接近于部族联盟,是很多很多的上古部族组成的联合体。

上古的君主,更接近于联盟的盟主或者说是霸主。他不能够向联盟的其它成员收税,也不能任免联盟国的君主或官员。主要特权就是负责召开部族大会,组织大家一起来对抗跨国的自然灾害,特别是洪灾,或者召集各联盟国的军队一起抵抗周边野蛮部落的入侵。此外,在部族之间出现争执的时候,君主可以进行仲裁。

炎黄古国的君主由各个部族推举。黄帝部族是联盟的核心统治力量,黄帝作为联盟的建立者和黄帝部族的首领,君主的职位由他的后代继承。但当时并没有父子继承或者兄弟继承的规定。老的君主去世以后,部族领袖们或者他们的代表就聚集起来开会,从黄帝家族成员中推举大家认为威望比较高、能力比较强的人来担任君主,也就是联盟的盟主。也可能是黄帝家族内部先确定候选人,再由其它部族领袖确认,强势的君主也可以在生前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来指定继承人。

黄帝死后,他的大儿子少昊(玄嚣)继承君位。玄嚣年少的时候,就被黄帝送到东夷族群中最大的部落少昊氏的分支凤鸿氏,娶了凤鸿氏女子为妻,成为凤鸿部落的首领,后又成为整个东夷部族的首领。玄嚣也就改称少昊。这个传说向我们展示了炎黄古国时期中央部族与周边部族的权力关系:居于统治地位的部族通过联姻的方式,将自己的儿子孙子们培养成为其他部族的首领,从而强化中央权威,加强对周边部族的管控。

黄帝还有一个儿子叫昌意。黄帝也是采用同样的办法,把他派到若水——可能是在今天四川的雅砻江一带,娶了当地部落蜀山氏领袖之女昌仆为妻,担任当地部落的领袖,代表黄帝统治西南边疆。

需要注意的是,少昊继承君主位置之后,并没有回到黄帝居住的城邦,而是继续在东夷地区担任部族首领。他成为君主,代表了炎黄部族和东夷部族联盟关系的加强。这也是上古联盟制国家的特点:没有固定的首都,甚至也没有稳定的中央政府组织。

——从这个意义上讲,“炎黄古国”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国家”,称之为“华夏文明共同体”更合适——部族之间已经有了大家属于一个文明共同体的概念,这个概念是相对于更遥远地区的野蛮部落而言的,因此在遭到外部攻击的时候会互相帮助,彼此之间出现纠纷会寻求公认的权威——也就是君主——协调解决。除此以外,不存在类似于首都、中央政府、行政层级、税收体系等其它国家元素。

少昊继位以后,把弟弟昌意的儿子颛顼(音:专须)接到自己身边,辅助自己处理国家政务。随后又把他派往高阳,也就是今天河南开封附近,担任当地部族的领袖。

少昊统治期间,联盟国家内部出现了比较严重的统治危机。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联盟部族自立山头,不尊重君主权威。这是开国君主黄帝去世带来的必然结果。古代王朝,强有力的开国君主去世以后,新的君主依靠血缘继承缺乏权威,往往都会出现地方势力的叛乱。少昊以黄帝长子的身份继承君主地位,但没有返回炎黄故地,而是继续留在东夷地区执政,这也可能是导致国家出现混乱的原因之一。炎黄部族为了维持国家统一没有表示反对,但可以想象:身处东方,兼任东夷部族首领的少昊,他的君主权威恐怕很难得到比东夷部族更强大的炎黄部族的尊重。

而另个一统治危机则更深层次一些,就是鬼神迷信思想的广泛传播。《国语》里面记载“少昊之衰也,九黎乱德”。这里的九黎是指的东夷地区的野蛮部落,蚩尤部族也是其中之一。“九”只是多的意思,并不是说只有九个。

这些野蛮部落虽然早已被炎黄联盟击败,臣服于中原政权,但其信仰的原始宗教却在中原地区大规模传播。这可能有点像后来罗马帝国依靠武力征服中东地区,却在意识形态上反过来被中东地区的一神教——基督教所征服。最后罗马帝国变成了一个基督教国家。后来基督教进一步统治欧洲,让欧洲在神权统治下度过了长达一千多年黑暗愚昧的中世纪。

九黎原始宗教的广泛传播,给中原地区的社会秩序带来了巨大的混乱。《国语》里面说:“民匮于祀,而不知其福”。就是说,人民都被宗教思想给洗脑了,不珍惜现世的生活,将自己的财物和精力大量的用于鬼神祭祀,搞得民穷财尽。有很多宗教神棍借机宣称自己是天神下凡,,“在男曰覡,在女曰巫” 男的称覡(音:西),女的称巫,依靠各种装神弄鬼的手段,骗人钱财、聚集信众,其影响力已经威胁到了部族领袖的权威。

面对于部族离心和外来宗教思想的冲击,少昊努力应对,但力不从心,无法挽回局面。少昊去世的时候,留下的是一个部族纷争、神鬼乱舞的混乱国家。

少昊死后,颛顼成为君主。他刚一继位,共工氏部族就联合其它部族发动叛乱。共工氏是炎帝的后裔,在炎黄联盟中一直占有比较高的政治地位。看来他们是打算利用少昊部族力量衰落、颛顼刚刚登基地位不稳的空档,从联盟老二的位置变成联盟老大。

颛顼联合其它仍然忠于黄帝部族的势力,在战争中击败了共工氏叛乱联盟,巩固了中央权威。

颛顼,就是上古五帝中的第二帝。少昊由于治理国家无能,未被列入五帝序列。

战争结束以后,颛顼就立刻开始着手解决国家面临的第二个大问题——宗教乱象。

击败共工坐稳君位以后,颛顼很快下了一道“绝地天通”的命令:断绝天地之间的通信往来,未经君主允许,天上的神仙不准下凡,也不准直接向普通人传达上天的旨意,地上的人也不能随便上天做神仙。

这道命令听上去很荒谬,地上的君主怎么能管神仙下不下凡?实际上,颛顼这道命令的意思,就是宣布所有装神弄鬼的神棍都不再拥有神仙附体或者传达神仙旨意的能力。

颛顼的驻地位于中原地区、炎黄部族和东夷部族势力的中间地带,这有利于他平衡双方关系、加强中央集权。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对于打击宗教势力是有利的。

“绝地天通”以后,君主垄断了祭祀上天的权利,也就垄断了对神灵意志的解释权。在此之前,君主和部落首领,只是军事统帅和政府首脑,掌握军权和政权,但并不掌握神权或者说意识形态的裁判权。颛顼通过绝地天通的方法,将祭祀之事的重要性予以明确,并进而自然顺势的将其神圣化、规范化、仪式化,一定程度上垄断了祭祀权,将祭祀神权与政治威权相挂钩,禁断民间私人占卜、沟通人神的活动。这就明确了王权高于神权的基本政治原则。

颛顼将手下的官员们进行了区分,一部分专门从事祭祀活动,一部分专门从事世俗事务的管理。这就进一步强化了政府的世俗特征。《左传》中记载,在颛顼之前,大部族都是“以云纪”、“以火纪”、“以云纪”或者“以龙纪”,或者“纪于鸟”,官员们的名称往往跟部族的图腾——云、火、龙、鸟这些东西挂钩,祭祀事务和行政事务并不加以区分。但自颛顼以后,“以民师而命以民事”,神鬼之事和行政事务分开管理,管理祭祀的被称为“司天”,管理农业耕种的称为司土(后来成为司徒),管理马匹军需的称为司马,管理工程的叫做司工(后来称司空)。司天的职位慢慢被虚化,而司徒、司马、司空“三司”成为了政府高级官员的标准设置,奠定了中国世俗政府管理的雏形。

从此以后,在这一政治原则的引导下,在世俗政权的威权统治下,中国社会生活中的宗教色彩不断淡化,宗教影响力在社会生活中始终只能居于次要地位。这就奠定了中国社会、中华文明的世俗化特征,使得中华文明走出了一条跟世界上其它主要文明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

——我们时常会被问道,中华文明最突出的特征是什么?它和世界上其它文明最主要的区别是什么?如果这是一个单选题,那么答案显然只有一个,就是:中华文明是世俗文明,而其它古文明不是世俗文明,是宗教文明。印度文明中祭司是最高等级的统治者,埃及法老也必须依靠祭司维持其权威,后来的基督教文明、阿拉伯文明等主要文明大系,就更是典型的宗教文明了。古代社会,只有中国的统治阶层中,一直没有祭司或教士这个阶层,只有皇帝、国王、贵族、军事勋贵、官吏、地主豪强等世俗阶层。宗教高层最多只能算是统治阶层的附庸。君主的统治合法性,不需要通过宗教仪式或宗教领袖授予来获得。

世俗化社会的优势就是能够更好的包容科学技术进步和多元化的政治经济思想,有利于社会进步。地中海沿岸的希腊文明,宗教地位相对较低,可以算是准世俗文明,发展出来了比较发达的科学技术知识,但是它只存在了几百年就被毁灭了,后来被基督教文明取代。在基督教的统治下,西方文明出现了巨大的倒退,长期处于的科学知识和社会发展停滞的状态,在黑暗的中世纪生活了一千多年。而中华文明由于“绝地通天”所开创的世俗化原则,驱散了宗教的统治。虽然在此之前,中华文明的发展程度落后于埃及中东地区,但此后发展大大加速,很快就迎头赶了上来,最终在中古时代成为了世界上最发达的文明。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李晓鹏博士,主要著作有《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一卷、第二卷,《重现伟大中华史》、《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