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的上古时代(四):从五帝到大禹

禹在这九年间以治理洪水为名,走遍了黄河沿线,跟各大部族建立了亲密的关系,默默为从舜手中夺回原本属于黄帝部族的权力打下政治基础。

微信图片_20190526152414

本文共计2651字,建议阅读时间16分钟。

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

帝喾盛世

颛顼死后,由他的侄儿帝喾继位。帝喾继位的情况跟颛顼一样,都是先以侄儿的身份辅助君主,然后被分封到一个部族担任首领,最后继位。

帝喾的时代是一个太平盛世,这也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盛世。经过三代君主的辛苦经营,联盟国家内部的秩序已经趋于稳定,黄帝部族的统治权威得以巩固,很少再有部族造反的情况发生,人民安居乐业,天下太平。

帝喾的时代中国没有发生什么值得一提的大事。但作为盛世君主,他也被列入了五帝序列,是其中的第三帝。

尧舜时代

帝喾死后,后面的许多位君主都未能进入五帝序列,有的甚至没有在传说中留下记录。我们不知道炎黄古国到底以部族联盟的形式存在了多长时间,传了多少代君王。只知道五帝中的最后两帝,是炎黄古国的最后两位君主——尧和舜。

尧字的甲骨文像一个人肩扛着陶器。尧字跟烧陶器的“窑”发音相同,它实际上就就是窑字的来源。尧所在的部落被称为陶唐氏,唐字的甲骨文表示(头朝下的“人”)用桶在水塘提水。这说明尧所在的部族擅长烧制陶器,而且应该是比较大的陶器,可以用来从水塘里打水的那种。

尧担任君主的时候,黄河爆发了全流域的大洪水。他派遣名叫鲧的部族首领去负责治理洪水。鲧也是黄帝家族的成员,从他的名字来看,他所统治的部族应该居住在江海湖泊附近,以善于捕鱼而著称,这可能是他被委派去治水的主要原因。

但捕鱼高手鲧治理洪水的效果并不好,这可能降低了尧和整个黄帝部族的威信。据《竹书纪年》记载,在尧衰老不堪的时候,有虞部族的领袖舜发动政变,囚禁了尧和他的儿子朱丹,登上了君主之位。鲧被从治水现场抓回来杀掉,以平息各部族对治水失利的不满。有虞部族属于东夷族群,舜的上位标志着东夷族群重新崛起。

——后来的儒家学者坚持认为是尧自愿把君主之位“禅让”给舜的,禅让的原因是朱丹荒淫无耻,尧才决定把君位让给贤能高尚的舜,这种说法不太符合常理,可信度不如前者。

舜的甲骨文是上面是一个月字,“月”在中文中一直代表肉的意思,肺、肝等跟内脏有关的都是月字旁;中间是火,代表烤肉;下面是一个餐字的左上角的字型,代表抓着吃的意思。舜字就是大家围着火吃烤肉的意思。舜所在的部族被称为有虞氏,虞字的金文(刻在青铜器上的文字)形状是虎头,下边一个人在笑或是大声说话,表明他们经常捕猎老虎,将虎头或虎皮用于祭祀娱乐等活动。舜所在的部族应该是一个善于捕猎猛兽来烤着吃的族群。

大禹治水

舜虽然掌握了政权,但黄帝家族在各大部族中的神圣影响力还在。尤其是在鲧死后,他的儿子禹接过父亲的职责,继续主持治理大洪水。舜可能认为主持治水是个找倒霉的事,因此没有加以反对。

禹的金文形状中间是代表蛇虫被贯通,就是用手抓捕之意。禹,就是捕蛇能手的意思。后来的“疑古派”大师顾颉刚根据金文上“禹”字的形状认为:禹这个人根本不存在,而是代表蛇虫之类的野生动物。被鲁迅看到,写文章讽刺说历史学家研究来研究去最后说“禹是一条虫”。传为笑谈。顾颉刚还要起诉鲁迅,说鲁迅歪曲了他的意思,造成了名誉损害。但其实顾颉刚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没有直接说是一条虫,而是说是一种动物。差别不大。从上古圣人的名字来看,禹字既代表捕蛇,又代表一个人,这并不矛盾。在文字初创的时代,大部分人的名字肯定是没有对应的文字可以书写的,能被叫出来但没法写出来。只有领袖人物才会得到一个可书写的名字,这个字有时候可能就是专门为他造的,表明他的特长或者他所在的部族的特征。按照顾颉刚的逻辑,那黄帝就该是一个箭靶、炎帝就是一堆柴火,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古文献记载,鲧一直试图用堵住洪水缺口的办法来治理洪水,最终失败。禹吸取鲧的教训,改为以疏通河道为主,经过九年的辛苦努力,终于治水成功。禹在这九年间以治理洪水为名,走遍了黄河沿线,跟各大部族建立了亲密的关系,默默为从舜手中夺回原本属于黄帝部族的权力打下政治基础。

——西方文化中也有有关大洪水的传说。《圣经》里面记载:上帝决定用大洪水来惩罚不信仰它的人,但有个叫诺亚的人因为行善而被允许活下来,上帝提前通知了他。诺亚于是提前造好方舟,把自己的家人和一些动物装进方舟,因而得以从大洪水逃生。东西方大洪水的传说代表了世俗文明和神圣文明对待自然灾害的态度:一个是迎难而上,以智慧和勇气战而胜之;一个是祈祷神灵宽恕和解救,苟且偷生。这种差异表明,中国能在古代世界长期称雄,并成为唯一传承下来的古文明,绝非偶然。

舜没有杀掉尧的儿子朱丹,而是按照当时的惯例将他放逐到南蛮地区。这在政治上是一个错误。即使杀掉朱丹可能造成不利的政治影响,也应该长期囚禁或软禁。放逐对普通罪犯来讲是一种惩罚,对这种高级政治犯来讲就等于放虎归山。我们应该还记得黄帝曾经把自己的小儿子昌意派往西南方的若水担任部族领袖的往事,后来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国君也声称自己是黄帝派来统治南方的,这说明黄帝家族一直注意对南方的控制。朱丹被放逐到南方后,很快就得到了诸多南蛮部落的政治支持。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朱丹在诸多南蛮部族的支持下,带兵北伐,试图夺回君位。

舜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大错,只能亲自带领各部族军队前往征讨。双方在在湖南地区交战。舜取得了胜利,南蛮军队大败,朱丹不知所踪。战后,舜下令将叛军的主力——三苗部族迁往西北三危地区,即今天甘肃敦煌三危山附近。这就是上古传说中著名的“舜逐三苗于三危”的故事。但南蛮部族并不甘心失败,等到舜晚年的时候,南方再次爆发叛乱。舜第二次南下亲征。这一次征战不太顺利,舜死于征途,被埋葬在了今湖南宁远县的九嶺山。直到今天,我国湖南地区还流传着舜的两个妃子到洞庭湖寻找舜帝的传说——据说两个妃子在北方长期得不到舜帝的消息,决定冒险前往南方寻找,在湘江洞庭湖得知舜帝已经去世,泪如雨下,滴在了洞庭边上的竹子,留下斑斑泪痕。洞庭湖边带有斑点的竹子因此也就被叫做“湘妃竹”。

南方的叛乱让各大部族领袖意识到,非黄帝家族的人担任君主,其权威不足以维持国家稳定。舜去世后,禹依靠治水的威望,在诸部族的拥戴下,夺回了原本属于黄帝家族的君主之位,复辟成功。南蛮部族的叛乱也就自动平息。

——儒家学者这次没说舜是禅让,因为舜死于征途,不具备玩禅让的客观条件。但他们坚持认为舜在生前就有强烈的“禅让”意愿,而禹一再推辞。舜去世后,禹找了个偏僻的地方躲起来,以便让舜的儿子继位,但诸侯们拒绝拥立舜的儿子,不辞劳苦到禹藏身的地方把他请出来。禹勉为其难,答应了大家的请求。儒家学者的这种说法,显然也很不合常理,与《竹书纪年》相矛盾。我们仍然倾向于认为后者更接近历史真实。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李晓鹏博士,主要著作有《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一卷、第二卷,《重现伟大中华史》、《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