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的上古时代(五):建立夏朝

大禹确定了君主的称号——国王,还给国家定了一个国号:夏。大禹也就成了夏国王。这标志着炎黄古国的终结和夏王朝的建立,以部族联盟为主要特点的上古国家也就被以国王世袭和分封上贡体制为特点的封建制国家所取代了。

微信图片_20190526160801

本文共计2631字,建议阅读时间12分钟。

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

建立夏朝

大禹继位以后,为了防止君主的位置再次被黄帝家族以外的部落领袖篡夺,决定改变传承数百年的部族推举制。

尧舜时期全流域的大洪水必须跨诸侯国进行物资调动和人员的组织。这种组织力量原本是各个部族的领袖们一定会竭力抵制的,但是面对大洪水,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暂时性的把调动物资、民夫甚至可能包括军队的权力交给负责治水的禹。禹利用治理黄河的契机,掌握了巨大的权力,建立了很高的威望,这为他推动国家体制改革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大约距今4000年前的时候,初登大位的禹召开诸侯会议,命令全国各地所有的部族首领都必须来参加。防风氏部族——听名字他们可能最早发现了一些治疗风寒的药物——的首领晚到了几天,大禹就下令把他杀掉。这种君主因为如此微小的过失就杀掉一个部族首领的事情,在历史上可能是头一次出现。这极大的震慑了各个部族。会议上,部族领袖们被要求向禹行跪拜扣头之礼,表示绝对的臣服。

大禹对炎黄古国的体制进行改革,最重要的是削弱了部族的势力、并建立了一套比较标准化的上贡体系。很多部族的地盘被减少,剩余出来的被分封给了大禹的儿孙或者中央政府的贵族,分封制逐渐取代联盟制成为了国家的基本制度。同时,他要求被分封的诸侯和原来的部族都必须根据本地的物产和距离首都的远近,每年上交中央规定数量的物资,以作为中央政府运转和供养军队的费用。

这样,一个国家的财政税收体系的雏形被建立起来了。中央可以利用诸侯上贡的财物建立更强大的军队,这就在根本上增加了中央政府的权威。在此之前,君主只能依靠本部族的力量来确保其它部族的服从,这种权威的根基非常薄弱。上贡体系建立起来以后,君主的力量就不再只依靠自己的嫡系部族,而是依赖于上贡制度带来的财物,这就可以确保君主掌握的经济实力稳定的超越各个部族和分封诸侯。

大禹确定了君主的称号——国王,还给国家定了一个国号:夏。大禹也就成了夏国王。这标志着炎黄古国的终结和夏王朝的建立,以部族联盟为主要特点的上古国家也就被以国王世袭和分封上贡体制为特点的封建制国家所取代了。这是一次巨大的政治进步,强化了国家的统一、促进了社会的发展进步,其历史意义跟后来的秦始皇统一六国,用郡县制取代分封制是一样的。

大禹死后,他的儿子夏启宣布继位。禹的执政官——相当于总理、同样来自黄帝家族的伯益反对这种未经部族领袖们推举就直接世袭的做法,举兵造反,被夏启镇压了下去。伯益被杀。君主世袭制遂最终确立。

三皇五帝的时代结束,夏商周三代的历史开始了。

发现甲骨文

夏商周三代的特点就是君主世袭制和分封制,这三个朝代总共存在了大约两千年。关于夏朝和商朝的情况今天保留下来的史料已经很少了,我们只是知道它的帝王世系以及建立和灭亡的大概时间。

现存记载夏商时期历史的最早史料应该是《竹书纪年》,成书于战国时期。《竹书纪年》采用的是流水账形式,哪个国王的哪一年发生了什么大事,非常简略,一般每隔几年才会有一句话,是非常严肃的官方史学记录,不是对故事传说的整理。

尽管如此,但还是有学者认为夏商是一个朝代而不是两个朝代,夏的国王可能并不存在,只是商朝早期的一个称号。因为现在发掘出来的被认为是夏朝首都的二里头遗址,没有发现成规模的文字;而商代遗址出土的甲骨文,也都没有提到之前有夏这么一个朝代。因此也有学者把夏朝时期的诸多考古成果称之为“早商时期遗址”。

夏时期的遗址中没有发现大规模的文字记录,这是我们研究夏朝历史的一大遗憾。有可能是夏没有像商一样用龟甲刻字占卜的习惯,他们把文字都刻在了木头或竹片上,这些载体无法在地下掩埋数千年以后还能保存文字的痕迹。

有关夏和夏之前的历史,最终是以口耳相传的形式流传下来,再由后人整理成文的,因此不能称之为信史,但也不能完全斥之为神话传说,只能称之为半信史。不管怎样,甲骨文和当前的考古都表明,在文献记录中的夏朝存在的年代,中原大地上确实有发达的文明活动。夏朝的情况与《竹书纪年》等传世文献在多大程度上相符,不影响我们对中华文明的历史追溯。

夏王朝大约存在了五百年,在距今大约3600年左右,东夷部族的商部落造反,攻入夏王朝首都、杀掉了夏朝最后一位国王桀。夏朝灭亡,商朝建立。商部落自认为是舜帝的后裔,他们祭祀舜和黄帝,但不祭祀黄帝家族的其它上古帝王。《国语》里面说“商人禘舜”,这里的“禘”就是祭祀的意思。

“舜”字甲骨文中前面往往会加上“高祖”二字,是甲骨文中地位最高的祖宗神。甲骨文中黄帝被称为“黄”或“黄尹”,尹字就是古君字。“帝”的称号在商朝还没有出现,五帝都是后来的周人追封的。商人对“黄尹”的祭祀规格也很高,超过了国王。除舜和黄帝外的其它炎黄古国时期的上古人物,都没有在甲骨文中被发现,虽然有尧字,但不是作为人的代称出现的。

商朝早期的历史跟夏朝一样难以考证。考古学家在二里头夏都遗址附近发现了一个比二里头规模更大的商朝早期城市遗址,它兴盛的时间跟二里头衰败的时间正好接的上。这应该是商灭夏之后兴建的新都城。但此后商朝的都城也跟夏朝一样,总是搬来搬去。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商都大都位于黄河中下游,而黄河每隔数十年或上百年就要改道一次,造成地理形态的巨大改变,逼着商国王不停的营建新都。一直到距今3300年左右,当时的商王盘庚为了躲避黄河水患,再次从山东曲阜迁都到殷(今河南安阳西北),才算稳定下来。到了十二世纪初,考古学家们在这里挖掘出了殷都的遗址,并发现了大量的甲骨文和青铜器。其中尤以甲骨文的出土意义最为重大。

甲骨文,顾名思义,就是刻在龟甲和其它动物骨头上的文字。跟木头、竹片等不同,甲骨可以长期保存,因而铭刻其上的古文字有幸到今天还能被我们通过考古发掘看到。甲骨文是一种非常成熟的文字,已经发现的字就有四千多个,被破译的文字两千多个。这已经足够表达非常丰富的思想。今天,一个初中文化的中国人一生所使用的汉字也就两千来个。这种高度成熟的文字体系在产生之前,必然经历过至少上千年的发展。由此可知,中国人进入文字时代的历史不会少于五千年,从文字角度表明中华文明五千年历史的论断是可靠的。

甲骨文是用途是商王占卜只用,因此很少讨论历史事件,主要都是记录的商王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困惑,刻到甲骨上向神灵请求指示或保佑。有理由相信,当时肯定还有很多其他文字载体用来记录行政命令或历史事件,但都未能像甲骨一样保存下来。

尽管如此,甲骨文中的记载还是与《国语》、《史记》等传世文献中的记录可以互相印证。证明了古代文献记录中有关商朝中期以后历史的可靠性。中国历史也就自此从半信史时代进入了信史时代。(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李晓鹏博士,主要著作有《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一卷、第二卷,《重现伟大中华史》、《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