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的上古时代(七):基因与文字

从考古成果可以看出中国在信史时代以前的发展脉络,很多历史学家称之为“花瓣式”演进模式。也就是在中国的东南西北都各个地方,都有石器时代的上古部落或部族在活动,发展出来了多元的上古文化。

微信图片_20190526161354

本文共计1591字,建议阅读时间8分钟。

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

基因与文字

中华文明上古的历史,主要就是炎黄族群与东夷族群的争霸史。最早的源头应该可以追溯到七千年前的仰韶文化和大汶口文化,仰韶文化起源于中西部,黄河中上游;大汶口文化位于东部,黄河下游。这两种文化的标志都是彩陶。

仰韶文化与大汶口文化交融,最终在距今5000-4500年前形成了以黑陶为代表的龙山文化。

龙山文化又分为东西两支,陕西、山西、河南等地的是炎黄族群,山东、江苏、河北等地的是东夷族群。距今约五千年到四千五百年前,东夷族群中的良渚古城(可能的伏羲氏或神农氏都城)文明、蚩尤部落被炎黄族群击败并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数百年后,来自东夷部族有虞氏的舜囚禁尧夺取君权。禹建立夏朝是炎黄族群的再反击。夏朝立国约五百年后,来自东夷族群的商部族再度反攻,夺取天下。

被东夷人夺走统治权的炎黄族群从未甘心失败。在陕西岐山的周部族,他们自称是黄帝家族的后裔,经过数人的艰苦创业,势力逐渐强大,不断吞并周边部族。大约在距今年3000年左右,准备成熟,周武王宣布商国王纣残暴荒淫,带领诸侯联军进攻商朝首都。双方在首都外的牧野这个地方展开决战,中央军大败,周军攻入商都,杀掉纣王。商朝灭亡,周朝建立。炎黄族群再度夺回国家统治权。

此后,随着部族势力的消亡,炎黄族群和东夷族群终于完全融合。这场长达数千年的东西争霸战也就拉上了序幕。今天的中国人,从分子人类学的角度分析,同时继承了炎黄族群和东夷族群的典型基因。出土的古人骨检测表明,仰韶古人的特殊基因和龙山古人的特殊基因是今天中国人主要的基因特征来源。

中华文明是人类历史上唯一存在至今的完整且独立的文明体系。今天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其历史都不能构成像中国这样完整的文明传承体系。其最典型的标志就是中国的文字是一直从象形文字演化而来形成的方块字,除此以外其它所有国家都是使用的表音文字,包括受中华文明影响的韩国日本等等。文字在诞生之初,一定是以象形文字的面貌出现的,原始人类不可能一下子就创造出抽象的元音和辅音字母然后将它们按照一定的规则进行拼写。他们肯定是把自己看到的东西画出来,从图画逐渐演变成文字。拼音文字,是原生文明周边,那些没有自己创造文字的野蛮部落,借用了象形文字的符号,用来拼写自己的发音。所以日文韩文都是表音文字,他们就是借用了汉字的符号,用来把他们日常交流的发音拼写出来的。

简单来说,就是:象形文字代表原生文明,拼音文字代表次生文明。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变成表音文字,说明真正创造文字的文明被外部蛮族消灭了。这种“消灭”跟中国古代那种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然后汉化的模式不同,入侵的蛮族没有继承原生文明的文明体系,不过利用原生文明的象形文字符号拼写自己的语言罢了,而原有符号代表的含义则被完全抛弃。只有一个没有间断过的文明,才能直接继承从远古刻画符号发展而来的象形文字。当今世界只有中国一个国家能代表原生文明,其它都是次生文明。

从考古成果可以看出中国在信史时代以前的发展脉络,很多历史学家称之为“花瓣式”演进模式。也就是在中国的东南西北都各个地方,都有石器时代的上古部落或部族在活动,发展出来了多元的上古文化。包括东边的大汶口和龙山文化、西边的仰韶文化、东北地区的红山文化、东南地区的河姆渡文化、西南地区的三星堆文化、西北地区的石峁文化等等。

这些多元文化就好像花瓣一样,围绕着中华文明的中心——中原地区。它们经过数千年的交流、征战,最终孕育出来了作为一个共同体的中华文明。中国最古老的统一国家——夏朝和商朝的都城也就都位于这些花瓣的中心,它们都是华夏大地上多元上古文化冲突与交流所结出的果实。

总之,中华文明独立起源、完整传承的主要证据包括:

  1. 分子人类学的DNA证据,
  2. 田野考古的遗址和出土文物证据
  3. 古史纪事的文献证据
  4. 象形文字演变证据。

这些证据自身逻辑链条完整,且彼此之间互相支撑,没有矛盾,构成了完整的、有力的证明链,使得任何关于中华文明外来的说法都不具有需要单独予以反驳的价值。

(完)

作者简介:李晓鹏博士,主要著作有《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一卷、第二卷,《重现伟大中华史》、《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