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大力推荐这本书《增长的本质》

这本书很有颠覆性,其核心观点是:经济增长是因为信息增长,信息增长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核心。

微信图片_20190526235110

本文共计1993字,建议阅读时间12分钟。

刚刚颁布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中,有一位是保罗·罗默,其主要的贡献是:论证了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因,投资知识和技术,会带来长期的经济增长。

他曾经大力推荐过一本书,叫《增长的本质》,作者是一位物理学家,塞萨尔·伊达尔戈,智利人,现在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宏观联系研究团队的主管,他擅长用物理定律来分析和解释经济、文化等复杂系统的问题。

这本书很有颠覆性,其核心观点是:经济增长是因为信息增长,信息增长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核心。

 

1、信息本质上是一种“物理秩序”。

我们在电视上、微博上,看到的新闻,是信息;朋友圈看到的广告是信息;书籍里的知识是信息。这些信息都虚无缥缈。

但伊达尔戈认为,信息本质是物理秩序,是物质的。

顶级豪车布加迪威龙,250万美元,一旦撞到墙上,就成了废铁,价格跌到零。

同样的零件,因为组合方式不同,也就是物理秩序不同,价格天壤之别。

同样的电脑零部件,散落一堆,是无法完成写作、打游戏、看电影等事情的,但组合成电脑,则可以。

作者认为,这种组合方式,就是信息。撞坏了的布加迪威龙,是它的秩序遭到了破坏;散落的电脑零件,是因为秩序遭到了破坏。

 

2、信息只有实物化、具体化,才能耐久和使用。产品就是想象力的具体化。

比如苹果手机。

在宇宙大爆炸的时候,在人类诞生之前,不存在这样一种产品。

它的出现,依赖于人类长期积累的知识和技术,以及人的想象力。人们将知识、技术、想象力,叠加在一起,将一系列物质重新安排秩序,才有了手机和苹果手机。

所以产品就是想象力的具体化。我们可以用这一观点,重新看待经济发展方式。

进出口贸易其实也是一种想象力的交易。有时一个国家实现了一般意义上的贸易顺差,但在想象力交易的意义上可能是逆差——想象力逆差

2012年,巴西向中国出口了价值410亿美元的产品,进口了价值334亿美元的商品。从数字来看,巴西是贸易顺差,但巴西是用铁矿石和大豆,换取电子产品和化工品,在想象力贸易方面,巴西是贸易逆差。

 

3、想象力的具体化,需要非常多的知识和技术积累,我们使用产品,就使用了别人的知识和技术。

我们想日行千里,只需要购买一辆汽车,并学会驾驶即可,不需要学习钢铁生产、汽车制造、装配等。而这些工作,都有相关的科学家、发明家、设计师、工程师在做,他们共同努力,把一辆车生产出来,一辆车蕴含大量知识和技术。

我们想表达美好心情,不需要砍树、炼铁,去做一把吉他;海明威也不需要去制造笔和纸,否则他也没办法写出《老人与海》了。

任何一种想象力,想要具体化,都需要大量知识和技术。我们使用产品,就让我们的身体得到了延伸,我们不需要掌握这些知识,但我们已然获得了便利。

 

4、积累知识和技术,无论对个人还是组织而言,实际上都不容易。

我们几十年寒窗,才能读到大学、硕士、博士,即使工作了,大部分人也并没有做成特别出彩的发明创造。

只有少数人能到达人类知识的边缘,去开疆拓土,推进边界。

然而,每个人都有认知的边界,爱因斯坦、霍金也不可能知道事件所有知识。

即使是很多人组合起来的组织,比如公司等,积累知识也相当不容易。

科斯在《企业的性质》里边,介绍了企业产生的原因和边界。当企业从市场上购买商品,比自己生产这种商品时,还要便宜,企业就会去购买,而不是自己生产。

所以,苹果公司会把很多业务外包,甚至包给竞争对手三星。

 

5.知识技术越复杂,越不容易被学习和积累,在世界范围内,越不会平均分布。

越简单的知识和技术,普及程度越高,对应的,相关产业普及程度也越高。

比如说内衣、衬衫、农产品等。技术要求不高,相应产业在大多数国家都能普及。

越复杂的知识技术,越难普及,产业越集中在少数国家。

比如光学仪器、飞机和医疗影像设备等,几乎集中在比较发达的国家。

 

小块的知识技术更容易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但制造复杂产品的知识技术则必须有一个很大很复杂的网络积累。在很多情况下,这样的知识网络,就是人脉网络。传播和复制强大的网络,不像转移一小群人那么容易。

比如七巧板游戏。

移动一个复杂产业,就像把一个七巧板从一张桌子移到另一张桌子上去。

七巧板的块数越多,移动难度越大。因为如果不能同时移动所有板块,拼图就会分崩离析。

所以一个“移动七巧板拼图”的简单方法就是,把其中几块移到一个已经有同一个拼图的剩余部分的桌子上去。

在已经有很多所需“拼图”的地方,产业更容易成功。

在已经有某种产业所需的大量知识技术的地方,这种产业就更容易出现,因为已经有相关产业发展起来了。

 

6.经济结构越复杂,越容易具备优势

作者用三个指标衡量经济复杂性:多元化、普遍性、国家多样性。

一个国家的平均收入,会向有相似经济复杂程度的国家的收入水平靠拢。

另外,人均工资低本身不会提供任何经济优势,只有那些相比它的经济复杂性而言工资水平低的国家才有经济优势。

美国之所以将制造业迁移到中国,而不是劳动力工资更低的印尼、尼日利亚,是因为中国制造产品的能力强。他们是想用上这些,而不是因为劳动力的工资低。

 

本文作者王小五为铅笔社成员,他的个人公众号为:松鼠财智(ID:yitousongshu),欢迎大家关注。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