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转折点,人们为什么总是悲观?

当代人对以前的需求和先人的成就不感兴趣,最感兴趣的是自己的不幸和挫折感。之所以有这种挫折感,是因为他总是拿自己的现状与自己觉得自己也应该获得的享受和财富进行比较。

timg

本文共计2202字,建议阅读时间8分钟。

作者:李子暘

悲观才深刻,乐观是浅薄

无论是当下的舆论,还是已成定论的观念,对社会发展的现实和未来趋势判断,悲观一直是主流。悲观的意见,不仅被认为是正确的,还往往被认为是深刻的。

回忆一下那些层出不穷的悲观预言吧:贫困日益加剧,饥荒就要到来,沙漠不断扩大,瘟疫迫在眉睫,水源战争即将打响,石油枯竭不可避免,矿产短缺,精子数量下降,臭氧层变薄,雨水酸化,核冬天,疯牛病蔓延,计算机千年虫灾难,全球变暖,海洋酸化,甚至小行星撞击地球。

散布悲观预言,已经成了一项大生意。人们凭借着散布悲观言论,能得到世界大奖——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出版畅销图书,拍摄热门纪录片,赢得无数听众的喝彩,得到社会良心的名声,并且,得到巨额资助,让他们继续做出更多的悲观预言。

相比之下,乐观主义则显得浅薄和无知。在无数人心目中,美好社会只存在于过去。现在则是积弊重重,未来则是前途暗淡。

要是你说世界正越变越好,人们会嘲笑你天真而麻木。如果你说世界未来还会越变越好,大家恐怕更觉得你疯了呢。——《理性乐观派》第208页

转折点思维

在那些悲观主义者看来,我们正生活在人类历史的转折点上。如果人们不听从他们的意见,在这个决定性的历史时刻,人类必将错失自我拯救的唯一机会。

奇怪的是,即使从概率的角度上来说,前后长达数十万年的人类历史,至少有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为什么偏偏就让我们赶上了决定性的转折点呢?这种机会真的像他们说的那么大吗?

19世纪的英国历史学家麦考莱在1830年说:“我们设法斩钉截铁地证明,那些说我们的社会已经到达转折点、我们好日子已经到头了的人错了。但此前所有这么说的人,全都明明白白地错了”

1830年以后的历史让我们这些人知道,那以后这么说的人也都错了。

1830年,1950年,1992年的悲观预言

现在回头去看英国的1830年,我们都知道,那是一个辉煌的工业革命高歌猛进的时代。英国人,尤其是底层英国人的生活水平正在大幅提高,整个英国社会的文明程度也正在大幅提高。英国,即将成为世界上最富裕最发达最强大的国家。

英格兰,1797年,大麦燕麦黑麦面包是主要食品,尤其是在北方。而到了1859年,大麦和燕麦面包已经消失,黑麦面包更是不可想象。城市乡村几乎所有地方,人们都吃上了小麦面包。长期以来被视为奢侈品的肉、蔬菜、水果,到了1850年,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的消费品了。

1850年代,“英国人的营养情况比世界所有国家居民的营养要好得多”。

1750年,英格兰人口是600万,1800年增长到900万,1820年,则达到了1200万人,这一是历史上前所未有人口爆炸。

“廉价的棉纺衣服和内衣的出现是个人卫生观念的一场革命。”

“工人阶级的家庭通常更舒服、更整洁、更卫生,简直就是工厂的缩影”

当时的悲观主义者是如何描述这个时代的呢?

他们对待脱粒机的态度,和今天那些人对待转基因作物一模一样——竭力诋毁和破坏,认为是对农业的巨大威胁;无数人抗议从利物浦到曼彻斯特的火车,认为火车经过会让怀孕的马匹流产。这一年,英国桂冠诗人骚赛声称:平民大众的生活条件大大恶化,甚至还不如几百年以前。

工业革命在英国和美国都造成了难以言表的悲惨状况。我觉得任何一位学习经济史的学生都不会怀疑,19世纪初期英国的平均幸福程度要低于百年之前;而这种状况几乎完全是科学技术招致的。——罗素

二战结束以后的二三十年,是西方社会又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堪称黄金时代。和平重返人间,技术加速进步,社会日益繁荣。那么,在这个时期,人们是否感到了乐观主义的情绪呢?

恰恰相反,这是一个悲观预言空前高涨的时期。后世的人如果仅看这些预言,会认为那是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可怕的时代:核战争、污染、人口过多、饥荒、疾病、暴力、科技威胁人类。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超级混乱的世界。

人类从所有这些悲观预言都无一例外地落空中学到了乐观吗?没有。

1992年在里约热内卢的联合国大会上,各国领导人签署了一份长达600页的末世挽歌《21世纪议程》。其中写道:

人类站在了历史的关键时刻。各国内部和各国之间的差距持续存在,贫困、饥饿、健康和文盲状况恶化,我们福祉所赖的地球生态系统亦持续退化。

实际上,以后的10年,贫穷、饥饿、疾病和文盲急剧减少,其速度之快,在人类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20世纪90年代,不管从绝对数量还是相对数量来看,贫困人口都在下降。

自古以来就悲观、就抱怨

就算回到古代,回到所谓的黄金时代,比如公元前8世纪的黄金时代,希腊诗人赫西奥德也在怀念另一个逝去的黄金时代,据说那时的人们“惬意而和平地栖居在大地上,拥有许多美好东西”。

打从旧石器时代以来,恐怕就没有哪一代人不曾抱怨下一代软弱无能、不曾沉摆在对过去美好回忆里的。现代人对短信和电子邮件分散了注意力的无尽抱怨,其实可以追溯回柏拉图时代。那时候,柏拉图谴责写作摧毁了人们的记忆力。

症结似乎在于:进步的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心理概念,是相对的;人们一般都不会从过去的那些已经被遗忘的角度看待他们所获得进步,而总是根据某种理想来衡量自己的进步,就像地平线一样,总是不断往后退。

当代人对以前的需求和先人的成就不感兴趣,最感兴趣的是自己的不幸和挫折感。之所以有这种挫折感,是因为他总是拿自己的现状与自己觉得自己也应该获得的享受和财富进行比较。

不管社会如何繁荣发达,人们似乎都能从中找到值得悲观的理由,并为此焦虑不已。而所有这些悲观的理由,它们的共同点是:都被随后的发展推翻了。

本文作者李子暘先生为铅笔经济研究社主编,如果觉得有收获,请分享到朋友圈,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