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的西周之光(三之三)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这是不可或缺的一项文化建设。希望三门峡和河南能当仁不让地举起西周这面历史大旗,或许,在虢国博物馆的基础上能继续扩建,建成一个周朝博物馆。全国各地的人都能来这里感受和追寻我们的文化之根,共同感受中华民族从古至今、一以贯之的卓越和伟大。

微信图片_20190603235129

本文共计2520字,建议阅读时间12分钟。

虢国的命运

 

虢国这个诸侯国,现在虽然知名度不高,但在西周初期,可是一个重要的诸侯国。这从他们的分封位置就可以看出来——离西周的核心区域很近,是保卫西周国都的重要屏障。虢国国君以勇武好战著称,在周朝中的职位大致相当于今天的国防部长,主管军事。在虢国博物馆中有大量出土的兵车和兵器。

虢国在初期是很厉害的,到处和人打仗。后来为什么却被晋国灭了呢?这里面就有一个有趣的祸福相依的“辩证法”规律。

周天子分封诸侯时,把比较亲近比较可靠的兄弟分得比较近,大家互相支持,兄弟们也能“常回家看看”,见面吃个饭赏赐个好东西什么的。那些远亲啊、不太熟悉的、地位比较低的宗亲,则分配到远方,让他们自己讨生活去。

这其中的优待冷遇,很明显。优待近处的,冷落远处的。却不知,多年以后才发现,被分到近处的很可怜,被分到远处的才占了大便宜。

被分到近处的诸侯,兄弟们的封地紧挨在一起。除非撕破脸抢占兄弟的封地,否则没法扩大地盘。但撕破脸谈何容易,一则有周天子管着,二则大家的国力都差不多,吞并别人,基本不可能。

被分到远方边疆的诸侯,可就不一样了。他们可以向外发展,开疆拓土。一则周天子不会管,再说外边都是野蛮人,或者干脆就是无人居住的荒地,占领起来要容易得多。这些诸侯国扩充地盘、增加实力的“生存空间”要广阔得多。

所以到了后来,春秋战国中胜出的几个大国——齐楚燕韩赵魏秦,都分布在四分八方的边疆地区,不在核心区。齐在东方,秦在西方,燕在东北方,楚在南方。韩赵魏是三家分晋而成,而晋国呢,原来在北方,比虢国等“中央诸侯国”偏僻得多。

这些被分到远方的诸侯,开始时是不是高兴,现在不得而知,但他们后来凭借着大得多的国力,毫不客气地兼并吞并了很多“中央诸侯国”。晋灭虢国就是其中一幕。实际上,那些“中央诸侯国”,只在西周初期重要过一阵子,后来很快就“人为刀殂我为鱼肉”而消失了,以至于大多数的名字都不为后人所知。

类似的规律今天也能发现。比如北京城内的各区。原来内城是东城西城崇文宣武四区。在这四个区的人眼中,别处都是郊区、乡下,很有些不屑一顾的感觉。但没想到,改革开放以后各地加快发展,这四个区反倒尴尬了。他们的地盘没法扩大,内部也全都是城市建成区。而那些被他们看作郊区、乡下的朝阳、海淀、昌平等区县,反而有大量农地可供低成本开发。

结果,后来者居上,现在朝阳、海淀的人口、产值和地位都远超东城西城崇文宣武四个内城区。四个内城区不但被人超过了,还四合为二,据说下一步还要继续合并成一个中央政务区。命运和西周的那些“中央诸侯国”颇有几分神似。

要不怎么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呐。恋家、留在父母身边不愿意走远的人啊,比起那些走南闯北的人啊,发展机会就要小得多。

三门峡和西周

 

三门峡市内有个虢国公园,看来,三门峡人打算把自己的历史定位放在虢国上。但是我觉得啊,虢国的知名度有限,不如干脆高升一步,直接把三门峡的历史定位放在西周上。

河南、陕西是黄河文明的发源地,也是两个历史遗迹特别丰富的省份。西周的都城镐京在今天的陕西西安附近。按说,陕西成为西周的历史形象代言者有优势,但周天子的墓一直没被发现,这样一来,虢国大墓中的丰富发现就可以成为西周的代表形象。而且,三门峡市内有好几处周公遗迹。三门峡很有机会挤掉陕西,打起西周的大旗,成为西周的历史形象代言人。

陕西人看到这里,想必会很气愤吧。其实也不用气愤。陕西可以成为秦汉、隋唐的历史形象代言者。西周东周和后面的宋,就让给河南吧。

周天子墓会不会突然在陕西被发现呢?不容易。关于古墓发掘,询问有关部门人士以后得知,国家基本上是禁止的。现有的古墓发掘,往往都是偶然发现或者工程建设而造成的抢救性发掘。

之所以这样规定,原因很多,主要是由于大量发掘的话,现有的经费和保护力度远远跟不上,很可能会造成巨大损失。比如秦始皇陵,就在那里,但一直被严密保护,禁止发掘。

这当然很遗憾。很多重要的历史文化信息不知何时才能重见天日。有的考古学者甚至暗中盼望有盗墓贼出手挖墓,这样他们就有机会去“抢救性发掘”了。当然,这是玩笑话,不能当真。

人啊,不能太贪心,指望着自己这一代人就发现所有历史上的秘密。日子还长着呐。有些事,就留给后人去做吧,有些乐趣,就留给后人去享用吧。

好在现有的历史资料和文物已经够丰富了,足够打造出西周光辉伟大的历史形象。

所有国家、民族都有神圣化自身历史的心理需要。这不是歪曲虚构历史,而是一种正常的也是必要的国家心理建设。要知道,任何伟人和伟大历史,如果近距离去看,必定有很多不堪之处,但何必追求这种“彻底的真实”呢?专注于这些细节,反倒是对历史的一种歪曲和别有用心的利用。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想获得自豪感,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在整体尊重历史真实的大前提下,选取自身历史中的杰出人物和闪光点,加以必要的修饰和美化,凸显出崇高和神圣的色彩,供后人景仰和效仿,成为国家民族不断汲取的心灵资源。伟大,既是做出来的,也是讲出来的。

西周、周公、周礼、尚书完全具备“成为伟大”条件。西周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朝代,奠定了中华文明的基调和底色。周公是天才型的政治人物,他开创的政治文明异常早熟而灿烂。周礼、尚书中的很多内容,加以解释和扩展,具有巨大的现实和理论意义,足以成为世界级的经典,让我们和我们的后代自豪不已。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这是不可或缺的一项文化建设。希望三门峡和河南能当仁不让地举起西周这面历史大旗,或许,在虢国博物馆的基础上能继续扩建,建成一个周朝博物馆。全国各地的人都能来这里感受和追寻我们的文化之根,共同感受中华民族从古至今、一以贯之的卓越和伟大。

(全文完)

李子暘为铅笔经济研究社主编,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以下二维码是作者的个人公众号,欢迎大家关注。